当前位置:

第969章 谁也不行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龙渊榜擂台,全球各大媒体直播,有数十亿的民众在观看,几乎只要是能够接受的到信号的地方,所有人都在观看。

    这是一场全球盛世,如果说世界杯是足球迷的盛世,那么为期三天的龙渊榜就是全球所有民众的盛世。

    毕竟这是一个全民修炼的时代,而那些不能修炼的普通民众,也是不想错过瞻仰强者对决的机会。

    十几个擂台,每一个擂台都有着好几台摄像机拍摄着,各大媒体同时转播,哪个擂台的战斗精彩就切换大屏幕播放该擂台。

    当然了,最受关注的依然是地级后期的那几个擂台,而作为地级一层的擂台,只是以小屏幕的形式播放着。

    “咦,刚收到前线导播报告,让我们将目光锁定地级一层擂台上。”

    负责播报的解说将镜头一转,换到了地级一层的擂台上。

    于是,全球的人便是看到了擂台上一位少年站在那里,略显稚嫩的脸蛋似乎和眼前这生死擂台的气氛有些不相符。

    “各位观众,之所以会将镜头切到这里,是因为导播得到消息,这位选手已经是击败了两位西方联盟的强者,现在只要在击败一位,就可以成功进入龙渊榜,也将会是这一届龙渊榜第一位上榜人员。”

    龙渊榜擂台赛,其实和奥运会有些相似,在奥运会第一个拿金牌的选手是最受关注的,因为这代表着开门红,所以当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已经击败两位对手,就差最后一位就有可能拿下一个龙渊榜的名额,东方媒体自然是要转播这边。

    “当然,另外也有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咱们东方修炼界另外两位参赛的地级一层修炼者都已经是失败了,殒命于此擂台上,我们相信这位选手将会带着前面两位同伴的魂魄一起战斗,嗯,这位选手的资料我们也已经是拿到了。”

    解说手中很快便是出现了一份资料,只是看到这资料的时候他却是愣了一下,因为一般情况下,参加龙渊榜的选手的信息是很详细的,家族长辈和师门来历都会记载在这上面,因为这同样也是一次给师门和家族长脸的机会。

    然而眼前这份资料,却只有这位选手的名字,至于家庭背景完全没有,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位选手是一位散修,身后并没有家族和门派,而另一种情况便是这位选手的家族来头很大,大到不想这么暴露出去。

    在解说心中,他更相信是后一种情况,要知道这是龙渊榜,能够有资格进入的本身就已经是同境界的顶尖强者了,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是一位散修。

    解说没有再说话,而此刻擂台上,方时表情倒是显得很平静,虽然击败了两位对手,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甚至眉头还微微皱了一下。

    他在学校里面并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学生,也很少和其他人切磋,所以他并不知道同级别的修炼者战力具体是设么程度,但在他想来,能够出现在龙渊榜上的必然是强者,少不得要有一场龙争虎斗。

    可这两场比试下来,他发现对手的实力比他相信的要弱,他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那两位就败了,当然了,其中一位知难而退认输,他也没有赶尽杀绝,而另外一位不识好歹,他也没有留情,直接是让他永远留在了擂台。

    西方那边,第三位选手也很快便是走进了擂台区域,这是来自于狼人一族的一位年轻强者,一双血红的眼睛闪烁着寒光,此刻如狼一般的眼神锁定方时。

    咻!

    狼人身影在原地划过一道残影,朝着方时而来,不少通过镜头观战的观众惊呼了一声,因为这狼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狠、准!

    这是狼人的特性,很多人对上狼人,明明实力更强一筹但还是败了,原因就是因为狼人的攻击速度太快了。

    寒光闪过,狼人化掌为爪,那锋利的指甲甚至都闪着寒光,直接是朝着方时的脑袋抓去,这一下子抓准了,方时的脑袋得裂开。

    正当所有观众的东方民众为方时担心的时候,方时表情不变,等到狼人靠近到跟前的时候才一拳轰出,很普通的一拳,但这一拳却是诡异的轰在了狼人的胸口。

    方时的脸上露出回忆之色,这一拳是他在跟自家老爸对战的时候领悟出来的,按照他老爸所说,任何招式和术法其实都是势的表现,大道若简,大势自成。

    对于这一句话,方时并不怎么理解,至少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彻底领悟,但不妨碍他自信的挥出这一拳。

    砰!

    西方狼人选手的身躯直接是倒飞了出去,如同断线风筝一般,这就是狼人的特点,追求快狠准,但同样也牺牲了自身的防御能力,狼人的身躯在黑暗议会诸多种族中算是比较脆弱的。

    所有观看这一战的东方民众此刻全都欢呼出声,仅仅是一拳便是击败对手,这实在是太解气了,所有人也都知道,这位少年这一次要一战成名了。

    “厉害,一拳击败对手,来自于东方修炼界的方时,已经锁定了龙渊榜的一个名额,现在让我们恭喜方时。”

    解说也是一脸振奋,这龙渊榜的第一位上榜人员是东方修炼界的,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代表着开门红。

    “我们看到方时已经是前往了位于两界山中心的龙渊榜提名处了,嗯,跟随的还有他的两位朋友,也是,如此喜事自然是需要和好友分享的。”

    镜头依然是在方时的身上,每一位挑战成功的强者都可以在龙渊榜单提名,而龙渊榜单就是一块巨大的石碑,这石碑每一届更新一次,上榜者要亲自去过刻上名字。

    “我们看到方时的表情有些紧张,这和他先前比赛时候的冷静不一样,想来是因为激动吧,要是换做我在龙渊榜单前也会激动到紧张。”

    解说半开着玩笑,然而他却不知道方时是真的紧张,不仅是方时紧张,就连方雪和米莉此刻心里也不平静,因为眼下才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龙渊榜单是两界的真正分界处,按照计划米莉要趁着方时提名的时候,迅速跑到西方那边,但这只有几秒的时间,最关键的是在这龙渊榜单下有东方和西方的强者共同坐镇,一旦被认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年轻人,你很不错,给我们东方修炼界取得一个开门红。”

    等到方时来到龙渊榜石碑前,一位老者笑呵呵的开口,这是一位地级后期的强者,是负责龙渊榜单的。

    方时笑了笑,露出腼腆表情,接过老者递过来的特殊的笔,就要带着方雪和米莉朝着石碑走去,整个两界山,这块石碑是唯一没有设防的地方,因为许多来两界山游玩的人都会到这里来参观。

    “等等!”

    就在方时已经接近石碑的当头,突然一道声音从苍穹传来,听到这声音,方时面色变化了一下,随即一把拉住米莉的手,化作一道离弦的箭,直奔西方那边而去。

    方时没有抱任何的侥幸心理,一位天级强者根本不会关注到这么一位地级一层的,哪怕是上了龙渊榜,这就像诺贝尔奖得主绝对不会在意一位小学生一样,不管这位小学生有多么的优秀。

    天级强者开口,那就是看出了米莉身上的破绽,毕竟米莉是血族,这气息可以瞒过其他人,但绝对瞒不过天级强者。

    几乎就在方时拉着米莉逃跑的瞬间,一只大手便是从天上落下,横档在了米莉和方时的前面。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这大手是谁的?”

    因为直播的镜头还在这边,所以此刻全球的观众都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一个个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首先他们不明白方时为何不在石碑留名,反而是要拉着人往西方那边跑。

    其次他们困惑就是这突然出现的大手又是谁的,敢在这种地方出手,这简直就是挑衅龙渊榜的权威啊。

    看到横在眼前的大手,方时脸上也是露出狠色,没有任何后退的趋势,将米莉往前面一推,而他自己则是一拳轰向了即将落下的大手。

    这一拳,阻止了大手不到一息的时间,如果把大手比作一道正在缓缓滑落下来的铁门,那么方时就是用自己的身躯给堵在铁门上,阻止铁门的下落速度,给米莉争取逃脱出去的时间。

    一息的时间眨眼就过,但对于米莉来说已经是足够了,就在她的身躯越过大手的瞬间,西方那边也有天级强者出现了。

    砰!

    方时的身躯被大手给挥中,整个人就如同柳絮一样飘飞了起来,最关键的是他飘飞的位置恰好是在两界山的中心位置,一般的身躯属于东方,一半属于西方。

    那出手的东方天级强者一手就朝着方时的身躯抓去,想要将方时给抓回来,然而西方那边的天级强者直接是出手阻止了,两人的大手在空中交汇,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哼,此人是我东方修炼界,你们西方联盟想要做什么?”

    “他已经过界,按照规则将由我西方联盟来处理。”

    两位天级强者目光对视,而安全到达西方边界的米莉却是停住了脚步,并没有就此回到西方阵营,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方时,最终还是朝着方时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血族的小娃娃,快点回来。”

    西方那位天级强者皱眉开口,他自然也是可以察觉到米莉身上的血族气息,然而米莉并没有因此听话而停下脚步,反而是将方时给抱了起来。

    “那少年的朋友是西方血族的!”

    因为镜头直播还在,所以现场的人也都是听到了东西方天级强者的对话,一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血族小女娃,把他给抱过来。”西方天级强者命令道。

    米莉看了眼这位天级强者,但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知道如果让方时落入这位的手中,绝对是没有活命的机会的,一位上了龙渊榜的天才,西方联盟如果有机会的话是绝对不会让其活下去的。

    “背叛东方修炼界,这样的天才不要也罢。”

    东方修炼界这位天级强者神情冷漠,他不在意方时的生死,一个地级一层的天才而已,死了也就死了。

    “小时子。”

    方雪此刻也是跑到了自己弟弟的跟前,看着自己弟弟苍白的脸是心疼不已,但她知道自己弟弟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回东方,否则以东方修炼界这位天级强者表现出来的态度,自己弟弟回来那就是死路一条。

    不能回来,但同样不能踏入西方,方雪一时之间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到西方这边来,我会保住他的命。”米莉看向方雪,极其郑重的说道。

    方雪愣了一下,目光看向米莉,看到女孩脸上坚定的表情,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相信女孩。

    米莉将方时抱起,看向西方那位天级强者,说道:“我是血族克丽丝亲王的嫡系血脉,他是我的初拥。”

    听到米莉这话,这位天级强者确实是有些犹豫,血族很强大,整个血族只有三大亲王血脉,而克丽丝这一脉有着好几位天级强者坐镇,如果眼前这位真的是克丽丝嫡系血脉的话,那就是血族的小公主了,身份地位无比尊崇。

    “克丽丝公主,一位东方修炼者,不配拥有我们高贵的爱丽丝血脉,这样的初拥不允许存在。”

    然而就在这时候,西方这边又有一位天级强者现身,这位天级强者正是当初为了营救米莉而和东方开战吸引火力的血族强者。

    他的身份虽然没有米莉尊贵,但他是天级强者,他的话代表着血族的高层。

    血族是一个很特殊的种族,以血脉的来评身份的高低,有着亲王血脉的身份最为高贵,就比如米莉,便是血族爱丽丝亲王的嫡系血脉,而其他的旁支,大部分都是爱丽丝亲王所发展出来的初拥,这些初拥拥有一滴爱丽丝亲王的精血,慢慢炼化壮大自己,但依然是要服务于嫡系血脉。

    这是从他们成为初拥的那一刻便是决定了的,但这服务也是仅限于保护和不背叛嫡系血脉,不代表着就一切都要听命于嫡系血脉,他们依然是可以有自己的主见,而当实力强到一定的程度,还可以决定家族的重要大事。

    这位血族天级强者开口无疑是判了方时的死刑,血族不会庇护方时,那么其他西方联盟的强者也就没有什么可忌惮的了。

    米莉的脸色变得苍白,她下意识的就想要将方时给送回东方那边,然而西方的这两位天级强者又怎么会让她如愿,直接是禁锢了她。

    “索伦爷爷,我是克丽丝的公主,我有权利……”

    “公主,你现在还小,家族的事情还没法做决定,按照克丽丝家族规矩,嫡系传人要到成年之后达到地级后期才能够行驶无上权力,在这之前,由长老会决定族内事宜。”

    索伦的话让得米莉彻底的绝望,方雪看到这情况,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是冲过边界,因为她要将弟弟给带回来。

    “哼,在我的眼皮底下也想溜走,找死。”

    西方那位天级强者冷哼了一声,右手一伸,化作一只巨大手掌,朝着方时和方雪给拍下去,至于米莉则是被禁锢住在原地不能动弹。

    东方修炼界这边的天级强者表情冷淡,丝毫没有要出手相助的打算。

    全球观众中的不少人脸上露出惋惜之色,如此年轻的天才,这一次却是要彻底殒命了,还有那小女孩也是要香消玉损了。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敢动他们两个。”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所有人便是看到,在那女孩和男孩的身前,出现了一位年轻女子的倩影,直接是一指点向了大手。

    出手的那位西方天级强者面色变化了一下,身躯朝着后面踉跄的退了几步,而一旁的索伦看到年轻女子后,老脸上也是有着震惊之色。

    “爱丽丝公主!”

    索伦认出了这位年轻女子的身份,正是他们血族三大亲王血脉之一的爱丽丝亲王一脉的公主。

    血族三大亲王血脉源自于德古拉,而爱丽丝一族是德古拉的长女,也是三大亲王血脉最尊贵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情,爱丽丝一脉彻底没落。

    但就在五年前,爱丽丝公主强势回归,硬是凭借着一个人的实力恢复了爱丽丝亲王一族的赫赫威名,就算是他面对爱丽丝公主也不敢放肆。

    “姑姑!”

    方雪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女子,眼睛一酸,眼前这位正是她们的姑姑,在她和小时子小的时候,天天陪伴着她们的姑姑。

    “思思别哭,有姑姑在!”

    爱丽丝看着方雪,脸上露出了疼爱的笑容,这两个小家伙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想到竟然有人敢欺骗两小家伙,便是心头一怒,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自己侄女和侄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