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2章 赌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金沙赌场有多大?

整座金沙大厦总共有三百层楼高,下面五十层都属于赌场,而从五十层到一百层之间则是酒店,是给赌客们休息的地方。

一百层之上,传闻又是赌场,但要想上去那就需要一定的身份地位,或者是赌场的会员才可以,而这高级赌场则是占据了一百层的高度。

从两百层到两百五十层,则是赌场的内部员工居住和办公区域,而从两百五十层到三百层则是赌场会员或者有一定身份地位的贵宾才能够入住。

金沙赌场,传闻背后站着几大势力,实力非同一般,甚至还有天级强者坐镇,然而即便如此,金沙赌场依然是把最高层的位置让给了赌客,这就是赌场的精明之处。

实际上,赌场就等于是一个服务行业,聪明的赌场从来不会在自家赌场弄什么老千之类的,荷官也都是靠的赌技,不过是比一般的赌客多一些经验和眼力罢了。

赌场要的是让赌客有一种大爷一样的体验,只有这样,这些赌客哪怕是输了钱也依然还会在来,而赌场真正赚钱靠的是赚取抽成。

根据不同的赌法,赌场有不同的抽成份额,一般都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点,也就是说如果赌客赢了,会抽取赢的钱的百分之三。

所以,聪明的赌场不怕赌客赢钱,因为你赢的越多他们抽成的也就越多,而一般只要上了赌桌,有了一次就会有两次,输输赢赢的,跟滚雪球一样滚下去,最后会发现钱都给赌场赚去了。

金沙赌场,就是这一家聪明的赌场。

在这里只要你有钱那你就大爷,如果你赢钱,那更是大爷中的大爷,当然了,你要是输的多了,同样也是大爷中的大爷。

“方先生、方小姐,你们是想玩什么呢,这里有传统的赌法,比如百家乐、德州扑克之类的……”

莫宁走在最前面带路,虽然也是豆蔻年华,但身体已经是发育的相当齐全,走在前面的时候,tun部摇曳生姿,青涩中又带着一抹妩媚风情,吸引了不少赌场男人的目光。

“这里还有扑克,难道就不怕被人给看穿底牌?”

方雪有些疑惑,对于修炼者来说,要想看到扑克背面的牌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记牌也都是可以做到的。

“方小姐,我们这里的牌都是特制的,可以阻隔大家的感知和窥探,所以这个问题根本就没必要担心。”莫宁笑着答道。

“那连天级强者的神识也能够阻止吗?”

听到方雪这问题,莫宁俏脸浮现一抹古怪的笑意,而一旁的方时则是有些无奈的看向自家老姐,答道:“姐,你觉得天级强者会在这几层赌吗?”

天级强者,就算要赌那也是去一百层以上的贵宾区域,别说是天级强者了,这下面连地级强者都没几个,大部分都是人级阶段。

“小时子,去换点筹码,看姐大杀四方。”

方时对着自家老姐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有拒绝,朝着莫宁问道:“请问换筹码的地方在哪里。”

“方先生要换筹码啊,请跟我来。”

莫宁表情都是没有多少激动之色,虽然说她们所带的赌客去换筹码,她们可以得到千分之一的提成,但在她看来,方时估计换也换不了多少,只是换一些玩玩而已。

兑换筹码的地方在不远处就有一个,整个赌场很大,所以每百米距离便是有一个兑换筹码的柜台,莫宁领着方时来到柜台前。

“方先生。”

莫宁笑着看向方时,方时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卡,那是一张纯黑的卡,泛着黑色的光泽,看到这张卡的时候,莫宁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在赌场当了半年的礼宾,对于银行卡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其中不乏一些银行所发出的限量卡。

自从修炼时代到来之后,金融行业也是出现了变局,最大的中央银行发行了一种特殊的货币,这货币叫做灵币,而灵币是修炼者之间相互使用的,当然了可以和普通纸笔互通。

万rmb。

而灵币,是将这天地的灵气给凝聚起来形成的,每一块灵币都拥有一定的灵气,这一特性也就导致了灵币并不只是由中央银行发行,如果有强者将天地灵气给收集起来也可以变成灵币。

中央银行所做的其实就是钱庄生意,就比如有些修炼者凝聚了一百分天地灵气,一时之间又吸收不了,就可以将这些灵气给存入中央银行换取灵币,一来是容易保存,二来也可以用灵币和其他修炼者换取所需的东西。

而如果储存的灵币过多的话,就可以办理银行卡,这样使用的时候直接刷卡就可以了,一些接待修炼者的商店都有专门的刷卡pos机。

当然了,对于一些有大门派的弟子和强者,中央银行也会给对方一个信用额度,可以透支消费一定的灵币,有点类似于信用卡。

莫宁见过这类银行卡,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泛着黑色光泽的卡,如果不是上面有印刻着中央银行的标志,她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一张玩具卡了。

“给我换一百灵币的筹码吧。”方时想了下答道。

听到方时的话,柜台的服务生表情一亮,一旁的莫宁俏脸上也是有着诧异之色,一百灵币对于赌场的贵宾来说不算什么,但那是一百层以上,在这下方,能够一次性换一百灵币的赌客可不多。

一百灵币,对于普通来说那就是一百万了,哪怕对于修炼者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向莫宁这样在赌场当礼宾的女孩,有着人级三层境界,一天运气好的小费收入加起来可能会有那么十个灵币,但这样的收入是少数的,大部分时候一天也就是一两个灵币的收入。

“先生,这是你的筹码。”

柜台的服务生接过方时的卡在专用的pos机上刷了卡之后,拿出了一个盘子,一旁的莫宁上前将这盘子给端起,上面放着一大把的筹码,在这赌场里,一个灵币可以兑换十个筹码。

美女端盘,赌客就负责下注,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在美女面前都想着表现自己,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气,下筹码的时候也会要比平时下的大一点,尤其是一回头,就看到一位青春靓丽的美女对着你浅笑嫣然,就更不敢显得小气抠搜的,不得不说,金沙赌场很善于抓住赌客的心理。

等找到方雪的时候,方雪已经是在站在摇骰子的赌桌前了。

赌桌前有不少人,看到自己弟弟过来,方雪连忙喊道:“小时子,快点拿筹码过来,我刚在这里看了三把,都被我给赌对了,这一次我要下筹码。”

从莫宁那边的端盘那过一摞筹码,方雪直接是押到了大的一边,赌骰子有几种玩法,不过方雪选择的是最简单的,那就是大小两种,一二三是小,四五六是大,赔率都是一赔一。

方时看了眼自家老姐下的筹码,起码有三百个,这就是三十个灵币了,果然,女人都是败家子啊。

老爸带着妈和二妈出去旅游之前,给了他和姐姐一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万灵币,足够他们姐弟两生活了,然而自己姐姐硬是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败光了。

一万灵币啊,一般的地级后期强者一年的收入估计也就这个数字了,可自己姐姐呢,拿去买了一些没用的东西,鸽子大的钻石,这东西除了好看有啥用?

自从普通人也知道修炼之后,许多原本对于世俗来说是奢侈品的皮包珠宝迅速沦陷,因为以前人们买这些奢侈品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逼格,显示自己是有钱人。

可现在,你就算穿一身阿玛尼带着百达翡丽的手表,对于女孩子的吸引力也不如一位人级修炼者来的强,既然这些奢侈品已经没有了逼格,甚至不能成为泡妞利器,自然也就不被人追捧,许多奢侈品公司因此倒闭了。

当然了,奢侈品这东西是永远不会倒闭的,现在时代新的奢侈品出现,比如带有灵气的腰带,带有灵气的珠宝,新的奢侈品品牌诞生了。

如果自家老姐买的是新的奢侈品也就算了,至少对于修炼还有些帮助,可自家老姐偏偏买的都是没有灵气的珠宝,完全就是浪费钱。

“买定离手,开!”

荷官打开了骰盅,看了眼点数说道:“五点大。”

“哈哈我中了,继续押大。”

方雪激动的握紧了小粉拳,这一次把赢的加本钱全部押了上去,结果又一次出大。

“这把我押小。”

“哈哈,又中了。”

“继续继续,我压大。”

……

七把,方雪全都押中了,筹码也从一千筹码变成了七万多筹码,也就是说有七千多灵币了,这个数字,对于一楼的赌客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

莫宁的嘴巴张的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而那荷官脸上更是出现了汗水,看向方雪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

连押中七把的人不是没有,但每一次全把本钱和赢的一起押下去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般的赌客都是越赢越不敢下注,越输也是下的到,因为他们赢了想要稳妥,而输了就想翻本。

“姐,可以收手了。”

方时看到自家老姐有些上头,在一旁劝说了一句,而莫宁张了张嘴,也想劝说一下,可最后还是放弃了。

作为赌场的礼宾,她不能劝赌客继续赌和不赌,否则的话这荷官要是投诉,她不但会丢到这工作,还会遭到赌场的惩罚。

“好像是没啥意思哦,那有其他好玩的吗?”

方雪目光扫了扫四周,此刻在她周围已经是汇聚了不少人,都是被她这连押中七把给吸引来的,听到方雪的话,其中一位男子说道:“小姑娘,你可以去贵宾楼层玩,那里才是真正的好玩。”

“贵宾楼吗?”

“对,贵宾楼只要有一万筹码就可以上去玩,我是贵宾楼的接待,可以带你们上去。”男子笑了笑,摆出了一个潇洒的姿态。

然而方雪丝毫不为所动,目光看向了莫宁,说道:“我不要你带,就她继续带我们上去好了。”

“我带?”

莫宁有些诧异,一般来说她们这些礼宾是很少带赌客上贵宾楼的,因为贵宾楼有贵宾楼的礼宾接待,但如果客人要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将客人从普通楼带到贵宾楼,不管客人输赢,她们都可以赚到十个灵币的提成,这几乎就已经抵得上她前面一个礼拜的收入了,所以尽管有些诧异,但她并没有拒绝和将这机会让给同事。

“那我带方小姐和方先生上贵宾楼吧。”

贵宾楼有着专属电梯,有莫宁带着自己是没有人检查,而随着电梯门再次打开,一股和楼下完全不同的火热气氛扑面而来。

“打死那狗娘养的,老子在他身上下了一百灵币,结果这狗娘养的的竟然输了,连一头狼都打不过,真是给我们修炼界丢脸,死了算了。”

“打,打,打,打,打死的好。”

各种怒骂声充斥着整个楼层,方时皱了皱眉,却是看到在前面有十几个擂台,每一个擂台上面都有着对战,而在擂台四周则是围满了狂热的修炼者,一个个都在咬牙切齿怒骂着。

“这是修炼者的对战,擂台上的都是参赛选手,而边上的人都可以下注,当然了,双方的频率是不一样的。”

“这些都是西方教会和黑暗议会的人?”

擂台上,有兽人和狼人,一看就是西方修炼界的。

“嗯,这是被抓捕来的西方修炼界的,如果他们想要活命就只有在擂台上战胜对手,否则的话就只能被对手给打死。”

莫宁说话的时候,有一位兽人头颅刚好被对手给拧断,方雪脸色苍白了一分,这样血腥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反倒是莫宁神情淡漠,因为这样的场景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这样会不会有些残忍?”

“方小姐,我觉得不怎么残忍,因为如果我们东方修炼者落入西方那边,下场只会更惨。”

莫宁解释了一下,而方时倒是没什么表态,东方和西方是敌对,这种情况是不可能避免的。

“这里都是人级强者啊,就没有更高级别的吗?”方时好奇问道。

“有,不在这一层,但那边有下注起点,最少是五百零币。”

“那快带我们去,我要见识一下地级强者的打擂。”方雪立刻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