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0章 退出修炼界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魔都别墅。

    方铭披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嘴里哼着小曲,一副悠闲自得的家庭妇男形象,在他的脚下,思思抱着个奶瓶,乐滋滋的当一个跟屁虫,不时抬起那稚嫩的小脸看着自己爸爸。

    “思思,去沙发跟你爱丽丝姐姐玩。”

    对于自己这女儿,方铭那是无比的爱护,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现在她算是理解这一点了。

    自己这闺女跟自己最亲近,比对她妈妈都要亲,气的乔乔那妖精好多次都大骂闺女到底是从她肚子出来的,还是从方铭肚子出来的,简直就是一个白眼狼。

    “哦。”

    思思极其乖巧的走出了厨房,但却没有找沙发上的爱丽丝,因为她那个小小的脑袋还无法理解,为什么爱丽丝姐姐不喜欢她喊姐姐,而是要她喊姑姑,可她已经是有了一个姑姑了啊。

    “哥哥,我们回来了。”

    秦雪和张思翰还有张安娴三人回到了别墅,小黑当先从秦雪的怀中跳下来,朝着方铭蹦去,爪子抓着方铭的裤脚抓了抓,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

    “黑,抱……抱。”

    思思看到小黑出现,小脸露出笑容,直接一手抓住小黑的尾巴,而后一把扑上去,将小黑给搂在怀里。

    思思这样的举动,昨天秦雪她们都已经是看到过了,但昨天是不知道小黑的真正底细,也就没放在心上,只当小黑这宠物脾气好,不会被毛孩子给惹毛咬人。

    但是在路上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了解到了小黑的实力了,具体的说,就是小黑一个人对付上千个普通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就是这么强大的妖兽,却是被思思给抱在怀里,还没有任何的不满和反抗的举动。

    一时间,张安娴看向方铭的目光带着异样,她想起昨天在饭局上,这男人说自己侄子太弱了,当时她觉得这人是喝多了酒吹牛,可现在看来……

    宠物都这么厉害,更何况是主人呢?

    只是让张安娴有些不理解的是,那些高手不都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吗,有哪个高手会这么一副家庭妇男的打扮,不怕传出去高人风范全没了吗?

    “哥哥,门外……”

    “我知道了,让他们进来吧。”

    在秦雪她们回来的时候,方铭便是察觉到了门口站着两人,一位是方家的方墨,两个月前方墨上门拜访过,至于另外一位,虽然不认识,但也能猜到肯定是修炼学院的负责人。

    看来自己猜的没错,张思翰这小子今天去学校肯定是受欺负了,而方墨是见过小黑的,认出了小黑之后,修炼学院的人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动张思翰。

    得了方铭的首肯,方墨和高济宏这才敢踏入别墅,方墨还好,神情还很轻松,然而高济宏此刻心里却是充满了忐忑,七上八下的,他这一趟过来是来赔罪的。

    事情涉及到了方铭,高济宏也是不敢隐瞒,直接是第一时间联系了院长,而院长却是有事赶不过来,但在电话里直接是命令他前去赔罪,如果方铭大人没能原谅他的话,就等着上面的责罚吧。

    进入别墅,当看到大厅内的方铭的时候,方墨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便是恢复了正常,因为方铭长老这幅装扮,在两个月前他就见过了,倒不至于太震惊。

    但高济宏整个人就是懵住了,眼前这位手上还拿着铁铲带着围裙的男子,真的是叱咤修炼界,有着煞星之称的天王之下第一人方铭大人吗?

    这身装扮实在是和那位在修炼界的赫赫威名不符合啊。

    可如果不是的话,方墨又怎么会向着这位行礼,方墨是不可能认错的。

    “见过长老。”

    “见过方铭大人。”

    方铭看了眼这两人,也不见有什么举动,然而高济宏这一刻整个人就感觉周围有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压袭来,而他就好像是在狂风暴雨的一叶扁舟,随时就有可能会被狂暴的海浪给湮没。

    冷汗瞬间流下。

    “告诉你们院长,修炼学院的建立是为了培养修炼者,而不是成为某些人扩大势力排除异己的工具。”

    方铭终于开口说话了,而高济宏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那股威压消失了,虽然他的后背在这一刻已经是彻底的湿透了。

    这一刻,高济宏对于方铭的身份没有任何的怀疑了,除了天级强者,谁又能做到仅凭一个眼神就让自己差点窒息。

    “是,我一定会把方铭大人的话给带到。”

    “行了,你可以离去了。”

    方铭挥了挥铁铲,一脸的不耐烦,锅里的鱼快要糊了,他和没时间和眼前这家伙在这里扯淡。

    高济宏听到这话不但没有不满,相反的心里却是暗喜,因为这代表着方铭大人不追究他的事情了,他算是逃过一劫了。

    “墨堂主,留下来一起吃饭?”高济宏走了,方铭笑着对方墨开口问道。

    “不了,我估计修炼学院的院长也该回来了,估计会找我询问下具体情况,就不打扰方铭长老一家人用餐了。”

    从辈分上来说,方墨算是方铭的长辈,但是在修炼界除了至亲血脉之外,是没有亲戚可言的,尤其是方家这样的家族,不过以往就算小辈实力和长辈强,也都会尊称一声叔伯。

    可方墨如果按照辈分来算,那是方铭的爷爷辈分,方铭自然不可能称呼方墨一声爷爷,不说方铭会觉得别扭,就是方墨自己也都不敢承受,让一位天级强者喊自己爷爷,那是会被整个修炼界耻笑的。

    “好,那我就不留墨堂主了。”

    方铭也只是客套一句,含笑目送方墨离去之后,便是拿着铁铲重新回到了厨房,丝毫没有理会已经是有些石化的张安娴和张思翰姑侄两人。

    “侄子,这一次你好像是抱到了一条好粗的大腿。”半响后,张安娴幽幽说道。

    张思翰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竟然发现自己无法反驳,自己这大舅哥的大腿确实很粗。

    ……

    方铭重复着家庭妇男的生活,整个世界民众也开始慢慢接受修炼者的存在,社会秩序在有序和混乱中继续发展,然而此刻在东西方边界,却是十分的紧张。

    西方教会和黑暗议会屯兵一万,而东方这边,修炼界和修炼门派也是结成联盟,各大势力都派出了强者,双方虽然还没有全面开战,但小规模的摩擦依然是有的。

    甚至,就连普通民众都知道两方之间将会有大战,因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进行遮掩,甚至还招收有修炼天赋的年轻天才参战。

    两方显然还没有做好彻底大战的准备,于是弄出了许多比武场,分别是属于不同境界的,双方各自派出该境界中的强者参战,赢者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

    甚至为了刺激修炼者们刻苦修炼,两方阵营还弄出了排名榜,每个境界都有一个龙渊榜,上面只有十个名额,而能够上榜的,便是代表着在当前境界中整个世界最强的十位。

    这份荣耀是所有修炼者都想要的,所以比武场是两方战场中最激烈的,而经过十年的时间,西方那边上榜人数会稍微占优一点。

    十年的时间,世界有着很大的改变,首先是这个世界的灵气又开始慢慢变得充足起来,而在这种情况下,十年的时间东西方有超过五十位踏入了天级境界,几乎是每年都会有那么四五位。

    一个个天才鹤立鸡群,一位位强者扬名立万,这些名字不但被修炼者所熟记,也是被普通民众所了解。

    当国家不再封锁关于修炼者的消息后,以现在媒体之发达,任何事情几乎可以一瞬间就传遍整个世界角落,更何况还是在上面有意的推波助澜下。

    虽然说西方教会和东方修炼界的战斗不涉及世俗,但上面很清楚,如果修炼界真的败了,让得西方教会进来,绝对会引起动荡,所以上面是和修炼界站在一块的。

    如何能够让得大家刻苦修炼,自然是要有足够的利益,这利益不仅仅是奖励,还有荣耀和地位,每一位能上龙渊榜的都会被媒体大肆宣传,甚至有点类似于古代中了状元之后,朝廷出钱给修状元坊,让得上榜者光宗耀祖。

    人们也不再开始追那些娱乐明星,年轻人的偶像几乎都变成了那些天才修炼者和那些顶尖的强者。

    而在这十年的时间内,方铭这个名字则是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尤其是在普通民众和新一代的修炼者耳中,他们根本就没听过这么一个人。

    就连那些老人也都是慢慢有些忘记了,毕竟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就连天级强者都时不时会出手战斗一番,像方铭这样十年没在修炼界走动,没有在世人面前现身一次,不被忘记才奇怪。

    三年后!

    魔都方家别墅,方铭和两位娇妻都已经离去,一道身影出现在这里,看着空空如也的别墅,嘴角微微上扬:“这家伙,还真的想退出修炼界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