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8章 一群垃圾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五道身影,很快便是出现在了宫门众多人眼前,看到这五位,在场的修炼界年轻人表情都变得有些复杂。

    看向那四位的目光是带着怒火,而看向一旁的陈颖则是带着失望和痛苦。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陈颖自然是可以感受到这些人的目光,不由得低下了头,而一旁的青衣男子脸上却是带着玩味之色,伸出手捏着陈颖的下巴,将陈颖的头给抬起,说道:“做本少的侍女,是你的荣幸,抬起头让大家看看。”

    听到青衣男子这话,修炼界年轻人几乎是要气炸了,而陈颖竟然还没有反抗,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笑脸。

    “陈仙女,你是不是被强迫的,如果是被强迫的就说一声,我们这么多人一定会解救你的。”

    有一位年轻男子忍不住开口了,在他看来陈颖肯定是被强迫的,不然堂堂修炼界四大美女之一,怎么会甘愿给人当侍女,还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羞辱轻薄。

    青衣男子目光冷冷扫了过去,那年轻男子打了一个寒颤,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突然是倒飞了出去,撞倒在了不远处的大树下,倒地不起。

    “真是括噪,陈颖给我家大哥当侍女,那是她的荣幸,谁不服气便站出来。”

    出手的是那位白衣男子,一脸傲然之色扫过全场,而现场的年轻修炼者虽然心中激愤,但也知道双方的实力差距,只能是强忍着要上前跟对方拼命的怒意。

    看到没有人敢出头,白衣男子脸上带着不屑之色,这就是修炼界的年轻一代,都是群无胆鼠辈。

    “念瑶冰呢,本公子都亲临门下了,还不出来吗?”

    白衣男子目光看向望月宫,口出狂言要将念瑶冰收入囊下的便是他,而听到他的话,在场的年轻人更加愤怒了。

    望月宫前,原本站在那里就好像入定了一样的邵泽明几人,在白衣男子这话说出口后,纷纷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白衣男子身上。

    “哟,看来这是找了几个护花使者啊,只是要想护花,那还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

    元笑目光也是落在了邵泽明几人身上,眼神中依然是带着不屑,根本就没有把邵泽明几人给放在眼中。

    “十年前,念仙子于在下有救命之恩,今天也是时候还恩情了。”

    一位青年男子走出,手上捧着一个类似于棋盘一样的东西,目光扫过元笑,右手一挥,棋盘散开,飞出八个黑白棋子将元笑给包围在中间。

    “世间万物皆有道,有浩然正气通天者,有百年雕刻一朝飞升,而在修炼界传闻也有那么一群人,一生专注于黑白棋局,以天下为棋盘,以苍生为棋子,在棋局中悟大道。”

    人群看到青年男子的举动,有人轻语了一句。

    “我知道他是谁了,棋痴齐蒙,传闻此人是星罗门的天才弟子,十岁之时在棋局之上便已经是无敌,十三位那年便开始蒙面下棋,十八岁那年跳脱棋盘,以地为棋盘,石头树叶皆可为棋子,不过在二十五岁那年后这位便是在修炼界消失了。”

    齐蒙,一个以棋道入道的天才,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实力,星罗门最擅长的本身就是布阵之术,几个棋子便可以布置一个罗天杀阵。

    “风起,云动,七杀!”

    齐蒙口中轻语,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些棋子飞快转动,一股肃杀之气也是传遍了全场。

    “不愧是星罗门的第一天才,这阵法只是泄露出来的一缕杀气便是让我有些承受不住,要是在阵内的话,估计此刻已经是被煞气给绞成肉屑了。”

    边上的年轻修炼者一个个脸上露出了钦佩之色,同时眼中也是有着期待的光芒,他们期待着齐蒙能够将眼前这嚣张之人给斩杀在阵法中。

    而另外一边,青衣男子几人脸上却是没有一点担忧之色,只是带着看戏的表情看向前方。

    “一个破下棋的,也敢在本公子面前献丑!”

    元笑脸上带着冷笑,下一刻一脚扫出,那八个棋子直接是朝着四周飞散,阵法瞬间便是崩溃。

    齐蒙面色变化了一下,就要再次抛出棋子,然而还没等他的袖袍扬起,元笑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跟前,一手直接是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咔嚓!

    没有任何的停顿,齐蒙的脖子传来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而后脑袋便是与脖子分离,滚落在了地上。

    堂堂星罗门的第一天才,就这么丧命了。

    静!

    现场陷入一片安静,修炼界的年轻一代都傻眼了,在他们心中很厉害的齐蒙竟然这么快就败了,败了不说还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阁下太重的煞气,有伤天和,小道觉得还是带阁下去道祖神像前忏悔忏悔。”

    上清宫易承拂尘一甩,朝着元笑卷去,速度迅猛绝伦,眨眼之间便是来到了元笑跟前,拂尘如龙,扫在了元笑的胸前。

    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这拂尘所蕴含的能量,当看到拂尘击中了元笑,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高兴之色,在他们看来对方受了这一击,就算不死也得受重伤。

    砰!

    然而,拂尘轰在元笑的胸前,啪的一声断成了两截,而元笑只是身躯晃动了一下,退都没有退一步。

    “臭道士,我看你也是活的不耐烦了。”

    元笑脸上露出恼怒之色,在他看来,被人给击中就已经算是一种耻辱了,就这些垃圾还能碰到他的身躯,害得他在大哥面前丢人。

    一手伸出,元笑直接是朝着易承抓去,不过易承的反应也不慢,在拂尘断了的一瞬间便是立刻后退,同时手中也是射出三枚铜钱,想要阻拦元笑。

    只是,那三枚铜钱还没有靠近便是被元笑的掌风给吹散,而元笑几个踏步便是来到了易承的跟前,这让一旁观战的其他人看的是心惊胆战,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带着担忧之色。

    先前齐蒙就是被近身扭断了脑袋,如果易承也被此人给近身的话,恐怕也会是性命不保。

    咻!

    正当众人担忧之时,一道剑光划过,直接是隔断了易承和元笑,在感受到剑光所蕴含的威力,元笑主动收回了手,第一次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着一个硬茬子啊。”

    元笑眯着眼睛看向邵泽明,先前是他看走眼了,此人不出剑和出剑之后完全是两个状态,前者平淡无奇,而后者则是锋利如孤峰,让人无法忽视。

    邵泽明没有回应元笑的话,只是举起手中的长剑,从出剑的那一刻起,他的眼中就只有对手,而且不管对手强弱,都会全力以赴。

    “本公子不杀你,本公子要毁掉你的剑,让你后半生都在痛苦中渡过。”

    元笑手指连弹,一道道光芒朝着邵泽明射去,他很清楚,对于这种纯粹的剑客来说,根本就不把生命当一回事,这类人心里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他们手中的长剑。

    剑断人亡,毁掉他们的剑就等于摧毁了他们的信仰,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邵泽明手中长剑挥舞,每一剑挥出便是有着数道光芒落下,同时也是欺身朝着元笑靠近。

    “看来元笑这一次是遇到了麻烦啊。”元笑的那位女子同伴笑着说道。

    “没有动真格罢了。”青衣男子摇了摇头,喝道:“行了,别玩了,早点解决掉。”

    听到自家大哥的话,元笑脸上露出阴狠之色,双手改弹为印,结着一个手印,而随着这手印的结成,在元笑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头猛虎。

    吼!

    一声虎啸,直接是震得在场的年轻修炼者血气上涌,脸色变得苍白,而邵泽明眼中也是有着凝重之色,开始改双手持剑,默默凝视着眼前的猛虎。

    咻!

    在猛虎扑来的瞬间,邵泽明的长剑也是挥舞出,如长虹贯月朝着猛虎而去。

    只是,那剑芒还没有劈中猛虎,便是被猛虎的爪子给直接挥散,相反的,猛虎气势更甚,一声巨吼直接是朝着邵泽明吞去。

    “小心!”

    这一刻,有不少人惊呼出声,而邵泽明面色变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慌张,又是一剑挥出。

    一连三剑!

    猛虎的两只爪子也是被剑芒给斩断,但不管如何,这猛虎也是到了邵泽明的跟前,巨头的虎口张开就要一口吞下邵泽明。

    “本公子改变主意了,去死吧。”

    元笑脸上有着阴狠之色,他决定直接杀掉邵泽明,而在场的人此刻心也全都提了起来,如果邵泽明也败了,那这一次他们修炼界年轻一代就彻底没有了脸面。

    邵泽明,是年轻一代最后的尊严了。

    一定要坚持住啊。

    这是此刻在场修炼界所有年轻人共同的心声,没有嫉妒,没有私人恩怨。

    然而,当邵泽明身躯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手中的长剑也是垂落,修炼界众多年轻人脸上全都露出了失望之色。

    邵泽明还是败了。

    “一群垃圾!”

    元笑冷哼了一声,就要上前收走邵泽明的性命,不过也就在这时候,望月宫的宫门打开了,里面有着两道身影正缓缓走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