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2章 指引之地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黑雨落下,南域和北域的大军心头都变得沉重起来,如果西域老域主真的战败了,那绝度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场战斗,并不是靠人数就能够取胜的。

    甚至,别看他们已经是推到了西域域城前了,但最终决定战局走向的还是要靠上面那些大人,或者更确定的说,是看域主他们。

    如果几位域主都拿不下西域新域主,那么他们在战场上就算再占据优势也没有用,一位域主就可以消灭他们全部了。

    突然,一条长鞭显现在苍穹之上,这长鞭直接是朝着苍穹之上的上古战场而去,鞭子所到之处,空间坍塌,散发着滔天的鬼气。

    “北域域主出手了!”

    北域大军神情一振,因为他们知道知道这长鞭是他们域主的武器,域主这是出手相助西域老域主。

    虽然说两位域主联手对付一位,说出去面子有着挂不住,但这是三域大战,要的只有胜利,过程怎么样都不重要。

    然而,也就在这长鞭朝着上古战场打去的时候,西域域城也是有着一道光芒升起,一柄长戟出现,直接是撞向了长鞭。

    啪!

    长鞭和长戟碰撞,整个苍穹都崩塌了一片,承受不住这两件武器所爆发出来的能量。

    嘶!

    城门外的两域大军,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骇之色,难道西域域城内除了那位新域主之外,还有域主级别的强者?

    如果不是的话,那这长戟的出现又该怎么解释?

    “西域域城肯定不简单,否则的话,域主他们也不会让我们在这城门口汇合而不第一时间攻城。”

    “没错,这西域新域主面对两域大军不逃走,反而在域城等候,肯定也是有后手的,可能域城里面还有一位域主级别的强者。”

    两域大军轻声议论着,而此刻在那苍穹上方,长鞭和长戟碰撞之后便是各自分开,漂浮在那苍穹上,遥遥相对。

    两件武器散发着恐怖的威压,让得下方的人瑟瑟发抖。

    “果然,你们这些余孽全都跳出来了,战场一战吧。”

    北域域主的声音传出,西域域城这边也是有着一道身影一步踏出,在众人还没有看清楚这道身影,便已经是迈步踏上上古战场了。

    同样的北域域主的身影也是踏上了上古战场。

    四位域主级别的强者在上古战场战斗,然而此刻一只大手出现,直接是朝着域城拍下,这大手遮天,还未落下,域城便是有不少城墙开始坍塌。

    南域域主出手了。

    三大域主,两位在上古战场迎战,而现在面对着南域域主的攻击,西域域城又该拿什么来抵抗?

    所有人都不相信,西域域城还能够有一位域主级别的强者,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西域的底蕴就太恐怖了,当初也用不着封锁西域。

    轰!

    整个西域域城有一半在这大手之下被毁掉,域城内数千鬼修瞬间毙命。

    “背叛阴间,罪不可赦!”

    南域域主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这一片区域响起,很显然在南域域主心中,西域的这些鬼修都已经算是阴间的叛徒了,被判了死罪。

    “所司,你敢毁我域城,我必斩你!”

    苍穹上,传来了一道暴喝声,这声音自然不是西域老域主的,而是来自于西域新域主方正。

    在那上古战场上,方正越战越勇,相比之下,西域老域主只是勉强招架,身躯都已经是被打的半残,这么下去,显然用不了多久就要败下阵来。

    所司,是南域域主的名字。

    南域域主没有回话,然而在上古战场上多出了一道身影,那就是南域域主所司。

    “所司,一起联手。”

    西域老域主看到所司出现,脸上露出喜色,他已经是有些支持不住了,越打越是心惊。

    当初他逃离西域的时候,和方正交手,虽然最后败了,但方正也只是险胜,面对他的离去也拦不住他。

    可现在的方正实力竟然又提升了,如果上一次方正就有这样的实力的话,那他根本就不可能从西域逃出去。

    所司也不废话,直接是朝着方正出手,这一次他答应了西域老域主对西域出兵,如果这一次要是失败了的话,对方肯定也会反攻南域的。

    有了所司的加入,西域老域主也是开始反扑起来,两位域主级别的强者,方正应对起来就有些吃力了,没一会身上便是喋血。

    “确实是个天才,但就算再天才,你也不可能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西域和南域两位域主联合出手,整个上古战场几乎都被鬼气给弥漫,方正周身大道法则萦绕,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有着二十多道大道法则萦绕。

    五种大道法则便是天王强者,十道大道法则便是天尊,而二十道大道法则,这已经是远远超过天尊级别了,在这之上根本就没有级别划分了。

    大道法则护体,方正以一敌二,虽然落于下风,但并没有到招架不住的程度,而另外一边两位域主级别强者的战斗也是到了白热化。

    那持着长戟的老者和北域域主不相上下,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这场战斗至少短时间是不会有结果。

    苍穹上,两域大军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等候着上面的战斗结束。

    ……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秦阳的目光突然朝着一个方向看去,而也就在他目光朝着这个方向看去的瞬间,其他七品强者也都将目光看向了那个方向。

    轰!

    一股鬼气突然爆发出来,这鬼气瞬间便是弥漫了整个阴间五域,所有鬼修都感受到了恐怖的鬼气,尤其是那股鬼气当中所蕴含的那种威压,让得整个阴间鬼民都跪了下来。

    上古战场上,方正等人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变化,几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诧异起来,所司更是微微眯起了眼睛,轻语道:“那是?”

    中域域城!

    一柄长剑冲天而起,快速朝着这边战场而来,最后冲入了上古战场。

    “是中域域主的武器!”

    不少鬼修看到这柄长剑的时候都愣了一下,五位域主中,只有中域域主的武器是长剑,而且相比起其他四位域主,中域域主是公认五位域主当中实力最强的。

    五域,中域的区域最为辽阔,而且也是阴间的中心,中域域主比其他四位域主成名的时间都要早,一柄长剑更是所向披靡。

    而此刻,中域域主的长剑出现在战场上,难道中域也要加入这场战斗了吗?

    上古战场,长剑横立,方正等人都暂时停手,目光看向了这柄长剑。

    “诸位道友,刚刚的鬼气想来也察觉到了,指引之地开启了,诸位还要在这里争个你死我活吗?”

    长剑中传出声音,所司和另外两位域主脸色变化了一下,显然是被指引之地这四个字给震惊到了。

    “域主此言当真?”

    “此事又怎么可能作假,当务之急我觉得诸位道友不如暂时止戈,你我商量一下这指引之地的事情。”

    听到中域域主这话,所司几人脸上都有着犹豫之色,显然他们也是知道指引之地的,不过,这场战斗进行到了这里眼看着胜券在握了,这个时候放弃他们又有些不甘心。

    “方兄弟确实是天才,如此年纪便是能够修炼到这个境界,既然方兄弟现在已经是西域域主,那么也算是我阴间之人了,指引之地也是有资格参与。”

    中域域主又朝着方正开口了,然而他的话引起了所司几人的不满。

    “域主,方正是阳间之人,又怎么能算我阴间的,域主难道要见到阴阳两界的规则被人破坏?”

    西域老域主有些不满,当初他前往中域,想让这位也出手一起征伐方正,可没有想到这位竟然直接是拒绝了,现在呢,又要让他们停手,还承认了方正西域域主的身份。

    方正是新的西域域主,那自己呢,自己算是什么?

    “戚兄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我中域,中域域主的位置可以让给戚兄。”

    中域域主这话说出口,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没有想到中域域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域主言重了。”戚山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会去继任中域域主的位置。

    “指引之地于我阴间关系重大,诸位不妨到中域一聚,到时候我会详细告诉诸位指引之地的一些秘密,想来到时候诸位就会明白我为何会劝阻各位了。”

    说完这话,中域域主的长剑便是消散了。

    方正和戚山相互对视,戚山不想收手,但他发现所司和北域那位已经是不想动手了,知道如果这两位没有了动手的心思,凭借他自己,别说是夺回西域了,能不能从方正手上安然脱身都是个问题。

    “罢了,既然中域域主这么说了,这一次就给中域域主一个面子,你我双方暂时止戈。”

    戚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下坡,而方正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他对中域域主所说的指引之地也是充满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竟然可以让几位域主都没了战斗的心思。

    “走!”

    南域和北域域主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不再停留,直接是从上古战场离开,而与此同时的是,下方的两域大军也是听到了各自域主下达的命令。

    “撤了?”

    两域大军听到自家域主下达的命令,全都愣住了,都打到这里了,这个时候竟然放弃撤退了?

    “难道中域域主是过来劝架的?”

    有心思灵活之人便是想到这战局的变化肯定是跟出现的中域域主有关系,最大的可能就是中域域主给双方调解劝住了自家域主。

    虽然疑惑,但两域大军还是纷纷撤退,谁也不敢违背自家域主的命令。

    随着两域大军的撤离,西域域城外面很快便是空无一人,但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有一道身影不但没有撤退,反而趁着这机会进入了西域域城。

    西域域城,被南域域主的大手毁掉了一半,此刻许多鬼修也都在开始修复城墙,而在域主府内,方正和一位老者两人坐在大厅中,脸上带着思索之色。

    “中域域主是五域当中实力最强也是最神秘的,甚至有传闻,除了很少和外界接触的东域域主,其他三位域主联手都不一定是中域域主的对手。”

    老者看向方正,他知道反正对中域域主不怎么了解,但关于中域域主的实力有许多传说,不过所有人都不否认的一点,就是中域域主的实力深不可测。

    现在的南域域主所司和北域域主往上数三任,前前南域域主在世的时候,中域域主就已经是那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南域和北域还有西域包括东域,都已经是换了几任域主了,但中域域主依然还是那位。

    “指引之地是什么?”方正好奇问道。

    “这个目前还不清楚,不过相信中域域主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答案的。”

    老者摇了摇头,而就在这时候,有域主府的下人进来汇报道:“启禀域主,有人求见域主。”

    “谁?”

    “对方是南域落山山主,说是和域主您相识。”

    “和我相识?”

    方正神识放开,已经是可以感应到站在域主府门口的青年了,只是他的印象中并不认识这位青年,而且他并没有去过南域。

    “让他进来吧。”想了想,方正说道。

    几分钟后,秦阳在域主府的下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域主府,走到了大厅。

    “秦阳见过域主。”

    秦阳目光落在方正身上,不卑不亢,方正微微一笑,“你说认识本域主,可本域主并没有见过你。”

    “域主自然是没有见过我,此次前来,也是受人所托,受一位道友所托,前来见域主。”

    “是谁?”

    “那位道友名叫方铭。”秦阳笑着答道。

    方正原本表情还很平静,然而在听到秦阳说出“方铭”二字的时候,浑身一颤,激动问道:“你说他叫什么?”

    一旁的老者看到方正的激动模样有些纳闷,他虽然和眼前这位相识不久,但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对方这么的失态过,一直以来方正给他的印象就是稳重和霸道,就算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