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分身的计划(第四更)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方铭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巧合。

    方铭也没有想到,楚念蝶竟然会是落山山主布置的一个棋子,用来对付自己的分身的。

    楚念蝶确实是普通鬼民,这一点方铭可以确定,一位普通鬼民要如何对一位六品强者造成伤害呢?

    “楚姑娘,能否为我解惑?”

    楚念蝶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反抗已经是没有用了,那三位大人的人头就是最好的佐证。

    按照计划,那三位大人在自己计划失败前是不会出手的,可现在三位大人被斩杀,只能说是计划失败了,山主的计划早就已经是被人给识破了。

    至于这位方先生和秦阳是什么关系,和自己的相遇是不是真的是意外,也已经是不重要了。

    “因为我是特殊的玄阴体质,与人承欢的话,如果不是阴间鬼魂,那么承欢之人被玄阴之气给沾染上,一身修为尽毁。”

    有一句话楚念蝶没有回答,那就是她同样也会香消玉损。

    山主,不过是想借用自己的身躯确定秦阳到底是不是阴间鬼修。

    如果不是的话,山主便算是找到理由亲手灭杀秦阳,如果是的话,那山主便是会灭掉自己,而后不再针对秦阳,至少在落山区域不会对秦阳出手。

    至于那三位大人,不过是山主安排的后手,是用来监视院子里的一举一动的,当然,也是事后负责杀人灭口的。

    “你一直都是落山山主的人?”

    “春乐宫,本就是落山山主当初年幼之时所创,但除了少数几位管事和我们几位花魁,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些,只当这就是普通寻欢作乐之地。”

    楚念蝶的回答让得方铭明白了,当初这位落山山主还落下的时候,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或者是为了其他目的,创建了这春乐宫,利用春乐宫的特殊性,一来可以赚取钱财,二来也能打探一些消息。

    不过很显然,以落山山主现在的身份地位,春乐宫这样的组织已经是看不上眼了,这事情最多是交给下面的人负责,只是这一次为了对付自己这分身,才重新动用了春乐宫这枚棋子。

    “楚姑娘,进房间休息去吧。”

    听到方铭这话,楚念蝶妙目有着诧异,她不傻,方先生这话是不会杀她?可是为什么?

    虽然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但是楚念蝶也知道,在这等强者眼中,女人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漂亮女人,在这类强者眼中,他们在乎的只有两点:性命和实力。

    让自己回房间,那就是不杀自己,可要是不杀自己的话,那就不怕自己告密吗?

    毕竟现在整个落山只知道有一位秦阳大人,却根本不知道暗中还有一位和秦阳大人一模一样的方先生。

    楚念蝶不敢去揣摩这位方先生和秦阳大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她清楚,这位方先生的实力比起秦阳大人应该是只高不低,很有可能便是秦阳大人的底牌。

    这样的底牌,怎么可能轻易暴露?

    虽然带着疑惑,但楚念蝶还是走回了房间,因为她不想死。

    此刻,院子内就剩下了方铭和他的分身两人。

    “道友,为何和落山山主这么快就决裂?”

    “迟早是要决裂的。”

    分身回答的很轻松,而听到他的话后,方铭眼睛却是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是和我父亲有关系吗?”

    “根据调查,道友的父亲在西域,甚至很有可能,就是赶走西域老域主的新域主。”

    听到分身的回答,方铭在惊讶之后却是露出了苦笑之色,既然自己分身都这么说了,那么西域那位新霸主就很有可能是自己父亲。

    不知道怎么的,方铭莫名的想到了当初堂伯方天说的一句话,“你们父子两都是变态。”

    这几年,自己在阳间搅动着修炼界风云变化,而自己父亲来到阴间更加的过分,竟然直接夺了一域域主的宝座,看样子还想要统一整个阴间。

    一域域主最次也是天王强者,甚至还有可能更强,不过对于自己父亲拥有天王实力方铭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自己突破速度不算慢,但家族长老们虽然惊讶却还可以接受,原因就是因为他有一个同样变态的父亲在前面。

    自己能够做到短短几年突破到天级境界,那么自己父亲十几年的时间突破到天王境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如果此刻要是有外人知道方铭心中所想,估计是要破口大骂,十几年时间突破到天王境界,还叫可以接受,这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多少人一辈子都突破不到天级境界,又有多少人突破到天级境界之后,保留在天级初期停滞不前,越到后面,修炼的进度也就越慢。

    你方铭说这样的话,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道友父亲统一了西域,但要做什么目前还打探不出来,之所以会知道这些消息,是因为不久前域主府那边曾经派人来过山城,提到了西域新域主的名字,也就是你父亲的名字方正。”

    “除此之外,南域和北域之所以会答应西域老域主联手攻打西域,是因为他们从西域老域主口中得知了你父亲的身世,知道你父亲并不是真正的阴间鬼修出身,而是从阳间偷渡而来。”

    分身的话不多,说话这些话便是沉默不语。

    不过,这些讯息也是够让方铭明白了。

    无论是五域中的哪个域,大家都属于阴间原住民,如果放在阳间来说那就是属于同一个种族,谁当域主那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可自己父亲在其他域主眼中那就是异类了。

    在南域和北域域主当中,自己父亲就属于是外来侵略者,而且既然野心勃勃的拿下了西域,难免不会向其他域发起进攻,与其等待自己父亲出手,还不如先联手灭掉自己父亲。

    “那其他两域呢?”

    阴间有五域,除掉南域和北域还有自己父亲所掌控的西域,还有东域和中域,尤其是中域,号称是五域当中实力最强大的,中域域主更是深不可测。

    “东域离着太远,并不打算加入战局,但不保证会一直袖手旁观,倒是中域的态度有些模糊,一直都未曾表态,不顾,到底是其他域的事情,我没有前往域府那边并不是很了解。”

    作为一位六品天级强者,方铭分身在南域也算是上层人物了,但到底根基太浅,所能够打探到的消息也是有限,再加上被落山山主猜忌和怀疑,更是不可能轻举妄动,以免给人把柄。

    “道友这么快和落山山主翻脸,显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吧。”

    “瞒不过道友,之所以会这么快翻脸,是因为现在才是最好的翻脸机会。”

    方铭分神点头承认了下来,现在是三域备战期间,西域被封锁了不知道情况,但南域和北域都已经下令六品强者在这期间不得无故动手,甚至就连五品强者也都要遵守。

    这个时候和落山山主翻脸,对方就无法光明正大的对付自己,而如果下阴招的话,只要不是落山山主亲自出手,方铭分身自然是无惧的。

    “我与落山山主的矛盾上面虽然不说但心里很清楚,南域域主所颁布的法令实际上对落山山主有效,对我并没有多大约束力。”

    “此话怎讲?”方铭有些好奇问道。

    “所有人都知道我实力不如落山山主,自然不会主动对落山山主出手,但如果有一天我和落山山主突然大战了一场,众人只会以为我是被落山山主逼迫的没有退路了,不得不绝境求生出手反击。”

    方铭的分身脸上露出了笑容,继续说道:“如果侥幸,落山山主被我击杀,那南域域主想来也不会说什么,其他人也最多只是幸灾乐祸说一句落山山主是自己活该。”

    “道友果然是通透。”

    方铭眼睛有着亮光,他明白自己分身的意思了,这就如同学校规定学生之间不能打架,但一位高年级的学生却被一位低年级的学生给揍了,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会觉得是这位高年级学生的错,肯定是这位高年级的学生去找低年级学生的麻烦,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位低年级的学生头铁了点。

    所以,一般老师处罚,屁股也会偏向低年级的学生。

    “看来道友已经是有了计划,只是理由呢?”

    “理由,就是我手上的这颗人头,落山山主欺人太甚,指使这三人明义上与我结交,将我引出然后想要趁我没有防备袭杀我。”

    有些消息是瞒不住的,方铭分身是被人请来赴约的,如果不是遭遇到了袭杀,方铭分身怎么会无缘无故动手杀人?

    “所以接下来,就该是道友发怒,一怒杀向山主府了。”

    “没错,落山山主确实是该易位了。”

    “好,那就一起去会一会这位落山山主。”

    方铭眼中也是战意,落山山主是天王强者,而这一次必然是他和分身两人一起联手,如果赢了,那就等于在南域有了一个完全的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