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方铭的私心(二合一)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莫格罗,一辆专机在小镇上空行驶,最后,在医院的草坪上停了下来。

    医院高级病房前,黑衣女子站在窗口,看着停下来的直升飞机,再看到从飞机上下来的一男一女,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不管如何,她都是一个女人,而女人总是八卦的。

    想到这里,黑衣女子回头看了眼病床上正在休息的女人,这是一个绝美的女人,但好像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的那位白衣女孩也是不差,真是有趣啊,她倒是想看看,那位会怎么选择呢。

    “方铭哥哥,乔乔姐没事吧。”

    “没事。”

    方铭神情也是有些紧张,从挂掉电话之后,他便是让上面给安排了一辆飞机前往欧洲,到了欧洲这边之后又转了私人直升飞机过来莫格罗,虽然梦姬告诉他母女平安,但没有亲眼见到之前,他还是放心不下来。

    不需要人指引,方铭直接是带着叶子瑜来到了病房前,推开病房门,梦姬正站在窗口前,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至于张燕则是靠在墙角,脸上还挂着泪痕。

    敲门声将张燕给惊醒,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方铭的时候,张燕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不过当看到跟着方铭进来的叶子瑜,张燕整个人一下子就缩了,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感觉。

    作为韩乔乔的助理,张燕自然是站在韩乔乔这边的,可乔乔姐和眼前这位叶小姐一比,那就好比一个是原配一个是小三,此刻给她一种原配抓小三的画面。

    不过作为助理,张燕虽然不好意思面对叶子瑜,但还是站起身走到病床前,一脸小心谨慎的表情,她怕这位叶小姐是过来撕逼的,要是这样的话那她就得护住乔乔姐了,毕竟乔乔姐现在身体还很脆弱。

    “不负所托,母女平安。”方铭看向梦姬,梦姬朝着方铭笑了笑,说道。

    “多谢梦姬小姐了。”

    “行,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梦姬很是爽快,右手在方铭肩膀拍了拍,给了方铭一个“我懂的”眼神,而后笑着走出了医院病房。

    梦姬一走,张燕一副护仔的模样护在病床前,方铭一脸苦笑,不过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梦姬又一次推门进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不过孩子哭了,我想你们应该是想抱一下她的。”

    梦姬的手上抱着一个婴儿,整个身躯都包裹着,只露出了一个皱巴巴的小脑袋,像个小老头一样。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干瘪瘪又皱巴巴的小家伙,方铭看到的第一眼的时候,身躯便是一颤,这就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留下的第一道血脉。

    方铭伸出手,就要去接,不过想想叶子瑜站在边上,又有些纠结了。

    “先把孩子给我吧,你……你和乔乔姐说会话。”

    叶子瑜从梦姬手里接过了孩子,并没有再待在病房,而是朝着外面走廊走去,张燕看了眼病床上的韩乔乔,又看了看方铭,也是走出了病房。

    张燕走出病房可不是给方铭和韩乔乔留下私人的空间,而是要去看着叶子瑜,在她看来叶小姐肯定是不喜欢这个小孩的,换做是她也不会喜欢,所以很有可能会虐待婴儿,现在乔乔姐在睡觉,她自然要保护好乔乔姐的女儿。

    病房内只剩下了方铭和韩乔乔。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韩乔乔,方铭脸上苦笑表情更甚,悠悠说道:“好了,别装睡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以方铭的感知,自然是可以感觉到韩乔乔的呼吸和心跳,那么快的心跳,不可能是睡觉的人会有的,所以只能说韩乔乔是在装睡,此刻心里也是无比的紧张。

    被识破了,韩乔乔也不装了,睁开眼睛,怒视着方铭,骂道:“方铭,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叫你不要来打扰我,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给我走,带着叶子瑜离开,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见到你们。”

    “留点力气吧。”

    方铭不在意韩乔乔的态度,从韩乔乔瞒着他怀孕到生下孩子,方铭便是明白韩乔乔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可能是真的打算这辈子不和他见面了,也不会告诉他关于自己女儿的事情。

    “你个王八蛋,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韩乔乔,你怀了我的孩子,一声不吭就跑了,你还问我是什么态度。”

    方铭没好气的走到床头前,原本准备敲一下韩乔乔的脑袋的,但是看到她那张苍白的脸,最终还是不忍心,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沉默,病房内有短暂的沉默。

    “方铭,我想过的,不会打扰你和子瑜的,等到我出院了,我就会带着孩子离开,不会再回到国内,但如果你要是想跟我抢孩子,那我就和你拼命。”

    “什么叫你孩子,那也是我的孩子,没有我,你能生出来?”

    “那你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让我留在你身边,你觉得是我会同意还是子瑜会同意?”

    韩乔乔用讥讽之色看向方铭,方铭愣了一下,有一种被看穿了内心深处想法的囧样,这个念头在他心底深处确实是存在过。

    “呵呵,果然男人都是这样的,你是不是觉得有了孩子我这边就会好说话,然后子瑜因为孩子的存在,最终也会同意,这样你就可以享齐人之福了?”

    有一丝冷汗在方铭的额头出现,此刻的他尴尬的不知道该说啥。

    “方铭,我告诉你,你做梦,孩子是我的,你只能和子瑜在一起,放心,等明天我就出院离开,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见到我。”

    “我就不信,这世界之大,就没有我韩乔乔的容身之处,本小姐有钱,也可以将孩子给养大,用不着你操一点心,所以现在你可以给我麻溜的滚出病房了。”

    韩乔乔似乎是脾气上来了,越说越气,只是那眼眶中流出的泪水说明了她此刻内心的激动。

    “你……韩乔乔你先给我闭嘴,就你这身体还想照顾孩子,先给自己养好身体再说。”

    方铭有些头大,韩乔乔的彪悍一直就让他招架不住,没有想到躺在病床上了,嘴巴还是这么的不饶人。

    只是看到韩乔乔那眼角的泪水,他又说不出什么重话来,这事情该怪韩乔乔吗,一个女人为了自己愿意生下孩子,甚至愿意带着孩子远走天涯再不相见,这份深情……

    “你别在那脑补自作多情了,老娘对你没啥感情,只是觉得你这小道士的种子不错,你也算是半个超人了,这才找你借个种而已,毕竟等到老娘老了,还是需要孩子来养老的。”

    “所以,快点给我滚吧。”

    韩乔乔一脸的不耐烦,面对着这个状态的韩乔乔,方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恰好这个时候叶子瑜也是走回了病房了,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脸小心谨慎的张燕。

    看到叶子瑜进来,韩乔乔脸色变化了一下,俏脸有着愧疚和尴尬,整个病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寂起来。

    “方铭哥哥,你抱着孩子去找医生吧,医院这边还有一些手续要办理,我和乔乔姐说一会吧。”

    叶子瑜看向方铭,方铭点了点头,接过叶子瑜怀中的婴儿,又看了眼病床上的韩乔乔,最终还是默默走了出去。

    “燕子,你也出去吧。”

    “可是乔乔姐?”

    张燕有些不放心,虽然刚刚跟着叶小姐出去,叶小姐对婴儿并没有动什么手脚,甚至抱着婴儿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笑容,可这难免是因为叶小姐看到自己在边上跟着才没有动手脚,乔乔姐身体这么虚弱,如果她不在这里看着的话……

    “可是什么,叫你出去就出去,哪来这么多废话,再不出去我就给你赶回国去。”

    韩乔乔一瞪眼,张燕不敢再说话了,缩了缩脖子,跟着走出了病房,不过她很聪明的没有把病房门给关上,只是虚掩着,这样一来可以偷听到病房里的动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燕子,给我把门给关上。”

    自己家的助理,几乎是情同姐妹,韩乔乔怎么会不知道燕子的心思,直接是一句话让得张燕的小算盘都没用了。

    “我知道对于某人来说,几十米的距离不能影响到他的听力,不过我相信某人应该是自觉的。”

    叶子瑜的声音也是传出,原本在病房走廊外面抱着婴儿,正竖起耳朵倾听的方铭,听到这话只能是苦笑着收敛感官,确实他刚刚是存了偷听的心思。

    以他的实力,病房内的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中,别说是对话了,就是韩乔乔和叶子瑜的一举一动他都可以感知的到。

    没能偷听,方铭只能是将目光看向怀中的婴儿,婴儿睡的很沉,皮肤皱巴巴的并不好看,但看着怀中的这张小脸,方铭却是觉得那么的亲切。

    这就是血缘带来的亲切感。

    “方……方先生,您有没有想过该怎么办啊?”张燕站在走廊,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上前询问。

    方铭看了眼张燕,没有回答。

    “那个叶小姐还有乔乔姐两人之间,您是选择?”

    张燕很想知道答案,虽然现在社会上许多有钱有势的人多的是三妻四妾,但真正能够登上户口的可只有一位,像澳门那边那位有四五位太太的传奇人物,也只有在那个特殊时代才有,放到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张燕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探探口风,当然了,要是可以的话,最好方先生选择的是乔乔姐。

    毕竟对于那些豪门大家来说,血缘很重要。

    但这事情也说不准啊,方先生这么的年轻,又不是生不出来,而且叶小姐也是这么的优秀,张燕心中实在是充满了负罪感,要是换做其他女人的话,她一定旗帜鲜明的站在乔乔姐这边,让乔乔姐把方先生给抢过来。

    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张燕很清楚有一位强大的靠山的好处,而方先生无疑就是一根很粗的大腿,再加上乔乔姐和方先生之间又不是没有感情的,两人从小就认识,也可以算是半个青梅竹马了,在一起自然是最好的事情。

    面对着张燕的询问,方铭没法给出答案,放弃子瑜他做不到,可如果说真的就让韩乔乔带着孩子这么离开,他又不甘心,或者说,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男人的那种私心在作祟的吧。

    没有得到答案,张燕也不敢再问了,连着问了两次,已经是用尽了她全部的勇气了,她可不是乔乔姐,敢对方先生大吼大骂。

    走廊一端,梦姬的身影又一次出现了,不过她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来向方铭告别的。

    “我族里有点事情要回去处理,就先不陪你了。”

    “这一次谢谢你了。”

    方铭点了点头,不过他也注意到梦姬身边两位老妪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问道:“怎么,遇到问题了?”

    “没什么,就是族里今天有个会议,我估计要迟到了,那些老家伙都是不知变通只认死规矩的人,不过也没啥大事,最多就是被唠叨几句,行了,我就先走了。”

    梦姬一脸无所谓,也不多做停留,不过当越过方铭身边的时候,看了眼方铭怀中的婴儿,笑着说道:“小宝贝幸亏是像她母亲,将来肯定是个大美人,要是像你的话,啧啧……”

    面对着梦姬的嘲笑,方铭也是哑然,当初和梦姬的合作是出于无奈,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会做人的女人,跟她合作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而且对她还不会起太大的防备之心。

    这样的女人,在国内他也见到过意外,那就是念瑶冰,两个都是长袖善舞的女人,有野心但知道分寸。

    出了医院,两位老妪有些埋怨的看向梦姬,其中一位说道:“小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事实真相,这一次是因为他的事情而没有赶得及参加继承人选举会议,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如果他不知道的话,那这牺牲有什么意义?”

    梦姬嘴角上扬,回头看了眼医院,意味深长的答道:“有些事情让对方自己发现才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