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7章 黑蛇组织总部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当从流月口中知道自己分身在阴间的作所作为之后,方铭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段时间,自己在阳间突破到天级强者,甚至还掌控了时间法则,已经是引起了整个修炼界的震惊,然而相比之下自己的分身也是丝毫不差,甚至还犹有过之。

    自己分身,在前往南域落山府之后,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是得到了落山山主的看中,成为了落山区域仅次于山主的大人物。

    一位山主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整个阴间只有五域,而一域只有五山,能够成为山主的存在,那都是阴间一方霸主级别的人物。

    阴间的整体实力肯定是要高于阳间的,因为阴间鬼修的寿命比起活人要长太多了,虽然说修炼讲究天赋,但再强大的天赋也敌不过时间啊。

    方铭未满三十岁踏入天级境界,靠的是超人的天赋和机缘,但如果给一些普通天才一两百年的修炼时间,他们虽然不至于每一位都踏入天级境界,但至少也会有一大批可以踏入。

    而阴间,就是这么个情况。

    更关键的是,像方铭这样的天才整个阳间修炼界有几个?而阴间鬼修的普遍寿命都在两三百年,就算是一般没有修炼的鬼民也都可以轻松活过百年。

    所以别看在阴间一个郡城郡守只是相当于天级强者的六品境界,但那是因为阴间的地理体系所导致的。

    阴间的阴气越是靠近各大山脉中心便越是浓郁,所以但凡是强者都不愿意到下面的郡城来,都会选择在每一条山脉中心处居住修炼。

    而阳间却不一样,阳间的天地灵气虽然也有分布,但不会这么的密集在一处,再加上现代社会灵气太稀薄了,各大势力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洞府,所以天级强者反倒是不那么集中在一处。

    其实阴间有点类似于国内的官宦体系,在下面县城一个处级干部就是顶天的厉害了,可一旦到了省城,处级干部便是不下百位,而到了中央就更不用说了。

    自己的分身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被落山山主所看中,这有些出乎方铭的意料。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你那分身可不老实啊,就在前不久,那山主的小舅子因为对你那分身的婢女动了心思,直接是被你分身给断了一条腿。”

    流月那妩媚的脸庞带着深意,说道:“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一位女人得罪废掉了山主的小舅子,你觉得你分身在罗山还能够待的下去吗?”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我的分身和落山山主对上了?”

    “暂时还没有,但我估计矛盾已经是产生了,像落山山主这种区域霸主级别的人物,恐怕就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无法受掌控的下属存在,尤其是这位下属还如此的有潜力。”

    方铭明白了流月的话了,自己分身现在的处境恐怕不安全,那落山山主上面有域主在,恰好南域又要和西域开战,这个时候域主肯定是不会愿意见到下面的人互相残杀的。

    落山山主明着不会动手,但肯定在酝酿动手的机会和理由。

    原本以方铭和分身的关系本该是心灵相通的,分身所经历的一切他都会知道,可因为阴阳相隔的原因,他在阳间无法感应到分身的行为举止。

    “除了分身的事情,你说发现我父亲的线索,是什么线索?”

    方铭决定再去阴间一趟,而且当初他师傅也给他留下书信,让他踏入天级境界的时候进入阴间一趟,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他。

    “你父亲,很有可能就在西域。”

    提到方铭的父亲,流月的神情也是变得正经起来,看向方铭说道。

    “在西域?”

    方铭皱了一下眉,西域已经对外封锁,而且再次开启之时就是三域大战之时,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们组织在阴间有联络人,根据他们这些年的调查,你父亲当初刚到阴间的时候是出现在北域,而后也来到过南域,不过最终去了西域,再后面西域战乱爆发,所有线索也就没了。”

    “等等!”

    方铭突然打断了流月的话,目光就这么盯着流月,而流月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妩媚一笑,“人家好看吗?”

    “不用跟我转移话题,你们组织在阴间调查了我父亲多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是前不久才让你打探一下我父亲的消息,何来多年之说?”

    “哈哈,我说错了,就是最近。”

    流月打着哈哈,然而方铭目光依然是盯着他,意思很明显,你觉得我相信你说的话吗?

    “给我个答案。”

    “答案,答案很简单,你父亲和我们组织有点关系,但我觉得你是不会想知道的。”

    流月脸上突然露出了邪笑,那是一种很玩味的笑容,说道:“黑蛇组织除了我这样的四位天王,上面还有一位存在,这位……嘿嘿,跟你父亲之间有些恩怨。”

    “所以,你们组织寻找我父亲的下落,是因为你上面那位想要找我父亲了结恩怨?”

    方铭皱了下眉,虽然他不怀疑流月的话,但总觉得流月这话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如果黑蛇组织的更高层和自己父亲有恩怨的话,那么流月就不应该和自己坐在这里相谈。

    而且最重要的是,方铭可以确定一点,自己是方家弟子的身份,流月恐怕早就知道了,而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回归方家,黑蛇组织完全可以在那个时候对自己下手。

    “既然你这么的好奇,那要不要跟我走一趟,我带你去组织见见那位,以你现在的实力,也不怕组织针对你弄什么陷阱。”

    “也好,我对大名鼎鼎却又神秘无比的黑蛇组织也是挺感兴趣的,既然如此那你就带路吧。”

    “跟我来吧。”

    流月也很干脆,从位置上站起,直接是走出了巫道馆,领着方铭打了车直奔机场而去。

    黑蛇组织的总部没有在魔都,这一点方铭不觉得意外,然而当看到登机牌上打印出来的位置的时候,方铭愣了一下,这目的地的竟然是长白山。

    长白山,可是有不少修炼界的门派存在的,而这些门派竟然没有察觉到黑蛇组织的存在,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些门派都是黑蛇组织发展出来的,用来对外掩人耳目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这些门派是真的不知道他们有一位极其恐怖的邻居存在的。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说明了一点,黑蛇组织绝对非同小可。

    当然了,方铭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遇到天王境界的强者,哪怕不敌也有自保退走的实力,更何况他身上还有自己师傅所留下的最后一根毛发,就算是面对天王强者也是不惧。

    从长白山机场出来,流月一言不发,直接是带着方铭直奔长白山而去。

    对于长白山,在外人眼中最出名的自然就是人参了,其次就是天池了,当然了,最近这些年因为盗墓笔记的大火,长白山青铜门也是成为了不少年轻人津津热道的事情。

    长白山天池,坐落在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度,位于中朝边界区域,也是国内深度最高的湖泊,当然了,这最深是官方测量的数据。

    关于长白山天池的传说有很多,不同的版本起码有十个,当然科学的说法是说这里曾经是一个火山口,随着火山的喷发之后形成的一个天然湖泊。

    也正是因为是火山喷发导致的,长白山的天池又有冬无冰、夏无萍之说。

    流月,带着方铭来到的正是长白山的天池。

    长白山的天池已经是不对外开放,但这难不到方铭和流月两人,连景区的管理人员都没有发现,天池湖泊前已经是多了两道身影。

    “你们组织的总部在这天池水下?”

    方铭看了眼湖水,这湖水官方公布的深度是有两百多米深,黑蛇组织把总部位置给放在天池底下,倒还真是不容易被人给发现。

    把总部给弄在湖泊底下,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很难,但方铭相信黑蛇组织有这个实力,正如方家可以在神农架众山之中开辟处山门一样的道理,靠的是阵法的力量。

    流月点了点头,伸出了右手,在他的手指上同样是有着一枚戒指,只不过这枚戒指没有方铭那枚这么的绿,这枚戒指表层是淡绿色。

    将戒指对准湖泊水面,流月的口中念诵着咒语,同时左手也是结着一个手印。

    一般来说,启动一个阵法那需要触动阵眼,但像这种隐蔽的阵法,如果靠阵眼的话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炼制一些启动阵法的物件,这类物件被称之为阵物。

    十息时间过去,流月手指的戒指射出了一道绿色的光芒,射向了湖面,与此同时原本平静的湖面也是出现了波澜,水波荡漾。

    随着水波的荡漾,两道水浪突然卷起,在湖面上组合成了一扇水门。

    “走吧。”

    流月朝着方铭招呼了一声,便是迈步朝着那水门走去,虽然说这水门离着湖岸有几十米的距离,但这点距离对于方铭和流月来说都不算事情。

    踏入水门的刹那,方铭清楚的感受到了周围空间的波动,那种能量波动在没有踏入天级之前他还不是感应的特别的明显,但自从踏入天级境界之后,对于这类空间阵法的敏感度要远超过以往,哪怕他还没有掌握空间法则。

    为此,他还特意有段时间,每天进进出出方家的山门达到上百次,最后长老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开口阻止了他,这才作罢。

    因为,这类空间阵法每一次启动也是需要消耗能量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能量补充,空间阵法也会慢慢失效,就拿方家来说,之所以限制一般族人外出,其实也是不想过多的消耗能量,而普通的地级弟子,一个月也最多只有三次出门的机会。

    踏入水门,眼前的场景便是变了,不再是湖泊,而是出现在了一个溶洞中,温度也是陡然增加。

    “火山口?”

    方铭眼中有着精光闪过,一瞬间他便是明白黑蛇组织的总部是在哪里了,竟然是在火山口下面。

    长白山在无数年前确实是一座火山,但根据科学家们的考察,这座火山已经是非常的稳定了,至少未来几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的时间都不会有火山喷发的情况发生。

    然而感受到溶洞的温度,方铭却是明白,长白山依然是一座火山,而且还是一座活跃的火山,只不过内里的情况被阵法给遮盖住了。

    “有没有觉得我们组织其实很伟大,如果不是我们组织的阵法护佑,长白山可早就没了。”

    流月笑着看向方铭,方铭也是回了一个玩味的笑容,黑蛇组织会这么好心在这里布置阵法就为了阻拦火山的喷发?

    “你这人太无趣了,就算我们组织在这里设置阵法是另有目的,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间接的做了一件好事。”

    流月撇了撇嘴,直接大步流星的朝着下方走去,整个溶洞其实就是一个火山口,所以是朝着下面走的,而越是往下,这温度也就是越高。

    一路上,方铭和流月也是碰到不少人,不过这些人在看到流月的第一时间便是将头给低下,站在原地等着流月和方铭走过之后,这才抬起头继续行走。

    从这一幕便是可以看出,流月在黑蛇组织中的地位很高,也同样说明了黑蛇组织的等级制度之严格。

    “流月,跟在你身后的是谁啊?”

    走下了差不多一刻钟,迎面又走来了一位,不过这位看到流月的时候并没有低下头,相反的还好奇的打量着流月身后的方铭。

    方铭也是注意到了这青年男子,一身黑色衣服,浑身却是散发着强大的煞气,被对方用眼睛给盯着,给他一种被毒蛇给盯上的感觉。

    “关你屁事啊,爬虫。”

    “流月你!”

    男子气怒,然而流月压根不搭理他,径直是朝着前面走去,流月不搭理,方铭自然也不会开口。

    “流月你不要太嚣张了,我也是四大天王之一,咱两地位身份相当,别以为有圣主给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长老们都已经是对你很不满了。”

    “那又怎样?”

    流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男子,说了一句让男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啥的话。

    “你……你等着吧。”

    男子最终还是离去了,不过临走时看流月甚至包括方铭的目光都带上了狠毒。

    “你们四大天王之间这么不和睦?”

    等到男子走后,方铭目光看向了流月,要说同层次之间存在相互竞争说的过去的,但像流月这样丝毫不给对方面子,直接是撕破脸的还是少见。

    越是高层,就越会保持表面友善。

    “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吗?你说人家要是给他好脸色的话,他肯定会问你的身份,为了不让他盘问,我就只能是骂走他咯。”

    流月用一种看负心汉的表情看向方铭,让方铭恶心的差点就想一巴掌拍扁他那张妩媚的脸。

    “流月,你又和黑龙吵架了?”

    身后,传来了声音,是女子的声音,而当这女子走到流月跟前,看到方铭的时候,下意识的右手一挥,一道冷光从手指尖射出。

    只是,哪怕是突袭,她这速度对于方铭来说还是太慢了,而且这道冷光离着方铭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便是被化解掉了。

    “方铭,你竟然敢劫持流月进入我黑蛇组织!”

    这女子是认识方铭的,因为当初她跟流月一起去魔都完成任务的时候,曾经暗中见到过方铭,现在看到方铭跟在流月身后,第一时间便是怀疑方铭劫持了流月。

    毕竟,方铭最近在修炼界可是凶名远扬啊。

    “冷月,你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快去通知圣主,只有圣主才能降服的了他。”

    流月一脸着急表情,方铭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什么时候都没有个正行。

    “方铭,这里是我黑蛇组织总部,就算你是方家长老,也休想在我黑蛇总部放肆。”

    冷月右手捏碎了某样东西,一时间整个溶洞响起了尖锐的声音,这是警报声,当有外人入侵的时候,一旦被黑蛇组织的成员发现,便是会发出警报声。

    几乎就在警报声响起来的下一刻,先前的黑龙便是去而复返出现了,看到方铭的时候眼瞳收缩了一下,而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一拳轰了过来。

    这一拳很有威力,然而对于方铭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手指一弹,黑龙便是闷哼一声,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这个结果,让得黑龙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你到底是何人?”

    方铭没有回答黑龙的话,而是一指朝着身后指去,因为那里有着能量波动传来,一道身影朝着他袭来。

    “何人敢闯我黑蛇禁地。”

    苍老的声音传来,一只巨大手掌从下方伸出,直接是朝着方铭而去,正好和方铭这一指给碰撞在一起。

    PS:五千字二合一章节,哎,感觉沙漠也没有我想象中的好啊,我想象中是躺在柔暖的沙子上,然后放空自己什么也不想,或者坐在骆驼上,听着铃铛声,想象着这里曾经发生过历史轨迹,尘封的文明,但事实上是,风吹的几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