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46章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这盆栽,不是你自己的吧。”

    方铭看向陈福海,而陈福海听到方铭这话后,愣了一下,随即答道:“这盆栽当然是我的,只不过是我买来的,毕竟这紫藤有几百年的寿命了,最早的主人自然不是我。”

    对于这一点,陈福海没有否认,因为几百年的盆栽,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位主人了,至少他买来这盆栽的时候,从买家嘴里也都没能打听到盆栽最早的主人是谁。

    可以说,这紫藤盆栽,最起码也是换了几十任的主人了。

    “不过现在这盆栽在我这里,我会精心呵护它,会让它传承下去,在我陈家后代一代代人手上得以保存。”

    在进入现代商品房之前,以前的人们建造房子都会弄个院子,在院子里栽种一些树木,等到树木长大,到最后见证祖孙三代的成长,这是一件极其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在陈福海的心中,这盆栽也是一样的,一代代传下去,这样的话后代也就不会忘记他们这些先人,至少还能睹物思人,这是一种传承和延续。

    而听到陈福海的话,梁正桥几位老人也是露出了认可之色,要是换做他们的话也会这么做的,这盆栽等到他们老去了,就教给孩子们,然后孩子们可以告诉他们的后代,这盆栽是你们爷爷或者曾祖爷爷留下来的。

    “留在你手上?”

    方铭笑了笑,淡淡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盆栽你从上一位主人手中买过来的价格并不是特别的高吧。”

    盆栽,根据植物的珍贵还有形状来决定价格,但一株几百年的紫藤,最关键的是还修剪的这么好,价格绝对是不便宜的,一般人也买不起。

    梁正桥这个时候开口了,“这紫藤价格绝对不会低的,如果真的拿出去卖,最起码也要几十万,要是遇到特别喜欢的,很有可能卖出百万以上的价格。”

    虽然喜欢盆栽,而且家里也不算穷,但梁正桥却是不会买这么贵的盆栽,实际上他们圈子里,大家的盆栽也都不是那么珍贵的,最好的也就几万块钱。

    因为大家都是文化人,玩的是一个情怀和心态,是用来陶冶情操的,自然不可能去斗富,所以陈福海拿出这么珍贵的盆栽,自然也就是圈子里的第一了,但同样的,看到这盆栽的时候,梁正桥也是有些疑惑的。

    老陈家的情况他是了解的,和自家差不多,花个上百万买个盆栽,这事情不应该是老陈做的出来的,毕竟如果没有呵护好,紫藤枯死了,那就等于钱打了水漂了。

    百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不是特别有钱的土豪,是不可能买这么贵的盆栽的。

    “好吧,这盆栽确实买来的价格不高,这也是我为什么会买这盆栽的原因。”

    陈福海承认了,当初见到这盆栽的时候,他纯粹只是抱着欣赏的心态,因为他知道这样的盆栽他是买不起的,就算买得起也不可能这么奢侈的去买。

    可当他随口一问的时候,盆栽主人告诉他的价格让得他傻眼了,这盆栽竟然只要二十万。

    二十万,这个价格就跟买古董捡漏了一样,完全就是一个大白菜的价格,陈福海相信,如果那些喜欢盆栽的人知道这紫藤只要二十万,估计会立刻过来争夺。

    就算不是特别喜欢盆栽的,单独是为了投资,那买下来这盆栽也是划算的,到时候转手哪怕不卖上百万,卖个六七十万都是轻轻松的事情。

    当然,陈福海活了这么一大把的年纪了,自然不是那种冲动类型的,调查了个清楚,确定盆栽没有问题,甚至他还特意请了植物学方面的专家过来鉴定这紫藤的年龄还有活力,保证了紫藤并没有生病也没有枯萎的征兆,这才花钱把盆栽给买了下来。

    而从他买下盆栽到现在,一个月还不到,不过圈子里的人都已经是知道了他有一盆极好的紫藤盆栽了,而这一个月来的时间,紫藤也很正常,所以他就彻底的放下心来了。

    “二十万?这怎么可能?”

    梁正桥和徐严松几人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这么珍贵的紫藤盆栽,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问题,怎么可能卖这么便宜的价格。

    就算是原主人真的缺钱,那也不用这么贱卖啊,只要消息放出去,可以卖贵几倍的价格啊。

    “原主人告诉我,他卖这盆栽,并不是为了钱,而是希望这盆栽可以在真的喜欢盆栽的人手里,所以才选择了我。”

    陈福海补充了一句,然而方铭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嗤之以鼻之色,他这表情也是被陈福海给看到了,陈福海不满质问道:“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陈老别误会,我不是嘲讽您,您确实是真正的盆栽爱好者,否则的话也不会得到这盆栽之后还留在手里,完全可以转手卖给其他人,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情,是针对这盆栽的上一任主人,他说的根本就不是实话。”

    方铭解释了一句,看到众人疑惑的模样,继续说道:“他之所以会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卖掉,那是因为他不想声张出去,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就是这紫藤盆栽的上一任主人。”

    “方铭,我越听越糊涂了,这不就是一盆栽吗?那原主人有必要这么做吗,给你说的这原主人就好像是在转手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而且还得偷偷摸摸的不能见人。”叶明忍不住开口说道。

    “叶叔,你说的没错,盆栽的原主人就是在转手不好的东西,因为他知道,这盆栽属于谁,就会给谁带来灾难,而他本人也是受害者,所以他必须要选择将灾难转给其他人。”

    方铭的话让得在场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一个盆栽能带来什么灾难?

    现场当中,唯独叶子瑜一家三口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因为她们是知道方铭的本事的,知道从方铭口中说出来的事情不能按照一般人的认知来理解。

    “方铭哥哥,也就是说这盆栽没那么的简单,这盆栽隐藏着秘密。”叶子瑜看向方铭,说道。

    “这不可能的,一个盆栽能有什么秘密?”

    陈福海摇了摇头,其他人也是觉得方铭说的有些天方夜谭了,一个盆栽能有啥秘密?

    “陈老得到这盆栽一个月了,对这盆栽也很宝贵吧,想来是把盆栽放在家里很重要的地位吧。”

    方铭看向陈福海,陈福海点了点头,答道:“嗯,这盆栽就放在房子里。”

    这么珍贵的盆栽,自然不可能摆在院子里,免得被人偷走或者碰到刮风下雨天被摧残了,就算紫藤需要阳光的照射,也是在他的看护下给放在阳台。

    “那么想来陈老这一个月的时间,身体应该出现了一点小毛病了吧,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心脏会有隐隐疼痛的感觉,不过并不是很明显,所以陈老自己也没有太在意。”

    方铭这话说出口,陈福海老眼眼瞳放大,脸上有着震惊之色,而他的表情也是告诉了在场其他人,方铭说对了。

    “爷爷,您的身体真的出现问题了?”

    最着急的是陈福海的孙子,陈福海看了眼自己孙子,没有隐瞒,而是如实答道:“这一个月心脏确实是有疼痛感,但并不怎么强烈,所以我也没有在意,毕竟上了年纪,身体有那么一些小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因为现在是才刚开始,等到第二月,这疼痛感又会加深,而如果过上半年的话,应该就会出现心肌绞痛,而以陈老您这岁数,恐怕撑不过一年。”

    方铭的话让得在场的人面色都变了,这个撑不过一年的意思在场的人都知道,也就是说,陈福海最多还能活一年的时间。

    “老陈,身体有问题要去医院检查,别没事强撑着。”

    另外一位老人开口了,而陈福海却是摇了摇头,他觉得方铭是危言耸听了,这么一点小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另外他前不久才刚体检过,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更没有一些无法医治的疾病,别说是一年,正常来说再活个十来年不是问题。

    “陈老可能觉得我危言耸听,但如果我告诉陈老,这紫藤盆栽之你之前起码有着两百任主人,而超过一百任的主人都死于心肌梗塞和心悸疼痛,不知道陈老你会不会觉得奇怪。”

    陈福海愣住了,不过他还没有做出反应,梁正桥就先摇了摇头,不相信他这话,沉思道:“虽然这盆栽有上百年的历史,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任主人,一般除非原主人没有时间料理才会将盆栽转手给其他人,但盆栽的打理并不算多难,每天只要抽出那么一点时间就可以了。”

    梁正桥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大部分盆栽一生都是一个主人,有时候是原主人离世了才会转到其他人手上,或者是原主人搬家了,搬家到很远的地方,不方便带上这盆栽。

    所以,正常来说上百年的盆栽,主人估计也就那么几任,不可能达到两百多任的。

    “当然,这紫藤盆栽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主人,不是因为这些主人没有办法照料这盆栽,而是因为这些主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发现了盆栽的秘密,将盆栽给转到下一任主人的手上。”

    方铭目光扫过众人,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否则的话,这盆栽的上一任主人又怎么会将盆栽以这么便宜的价格转手给陈老呢,他是没有办法了,着急着要把盆栽脱手,但这盆栽又不能随意的丢到,接手的人也必须要满足某些条件,而恰好陈老就符合这些条件。”

    陈福海沉默了,因为他在回忆,好像当初那位卖家的一些举动确实是有些可疑,那卖家在卖给他紫藤前,还问了他的生辰八字,当时这卖家解释说,因为盆栽这东西实际上也是风水摆件,所以要和主人的八字相合。

    如果八字相合的话,盆栽会给主人带来好运。

    当然了,陈福海是不相信这些的,他是一个文化人,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只当是卖家比较迷信,说出了生辰八字之后也没当回事。

    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看到这盆栽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另外几人,那几人也是看上了盆栽,而且也说了生辰八字,可那卖家却选择了将盆栽卖给了自己。

    要知道,当时他的出价并不算最高的,可最后卖家还是选择了自己,按照卖家所说,是觉得自己是真心喜欢这盆栽,而其他几人不过是要将盆栽买过去,转手高价卖掉,不会精心照料这盆栽的。

    当时陈福海并没有怀疑卖家的话,喜欢盆栽的人都知道,对于自己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盆栽,那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就算后面出于其他原因要将盆栽转手给他人,也是希望给盆栽找到一个适合的接手的人的。

    可现在想起来,陈福海却发现卖家的话语中存在着漏洞,盆栽不是什么宠物,打理盆栽并不需要付出感情什么的,哪怕那些人只是想要转手卖高价,可为了卖高价,也会静心照料盆栽的,因为只有打理好了,盆栽才能卖个高价。

    也就是说,那卖家之所以将盆栽卖给自己,原因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

    “方铭,这盆栽到底有什么秘密,你就一口气说出来吧。”

    叶明有些承受不住了,他觉得这样一点一点的揭露,还不如一口气给说出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方铭这一次没有再卖关子了,而是淡淡说道:“这句话说的十年的时间可以让一颗树苗长成参天大树,但如果要培养一个人才可能需要百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培养人才是一个长久的工作。”

    在场的人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因为以他们的文化水平自然是懂这句话的意思的,尤其还是在教育系统内工作居多的梁家人。

    “但是,这句话其实还有另外一层含义,这百年树人可不仅仅只是指的人才啊,也有着另外一层含义。”方铭一字一顿吐出,“树精!”

    树精!

    这两个字让得在场所有人更加的疑惑了,树精,是指的树成精了吗?

    “在许多村落里,如果有百年以上的树存在,当地的老人有时候都会祭拜这树,而且大部分村子都有把这些树当做村子守护神来祭拜,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树不一定有自己的智慧,但多少会有那么一点灵性。”

    方铭的话让得梁正桥等人面面相觑,在场的都是高学历的人,鬼神精怪这东西他们平日里是嗤之以鼻的,这话要是换在方铭一开始说的,不少人直接就是开喷了。

    可方铭猜对了陈福海身体情况,加上盆栽的价格确实是有诡异的地方,众人这才暂时没有反驳方铭的话。

    “种在露天的树经过时间的洗礼会有灵性,更何况盆栽这种东西呢,长期的与人接触,更容易诞生属于自己的灵智,而这株紫藤便是诞生了自己的灵智。”

    “灵智?也就是说这紫藤成精了,所以它在害人,是它害的老陈的心口疼,而紫藤的上一任主人也是遭遇到了这些问题,并且知道了问题出在这紫藤上面,所以想要将紫藤转手给他人。”

    梁正桥根据方铭的话,推断出来了方铭想要说的,但依然还是皱了皱眉,因为方铭的解释中也有着一些明显的破绽。

    “首先不管树会不会成精,但即便成精了,如果真要害人的话,完全有许多办法吧,其次是既然上一任主人知道了是紫藤搞怪,那为何不直接将紫藤给丢掉算了,如果是因为不舍得而要卖掉,那为何不选择一个高价卖掉?”

    面对着梁正桥提出的,也是众人心中共同的疑问,方铭笑了笑,解释道:“它只是有了简单的灵智,而且要想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至于为什么不丢掉,不是原主人不想丢掉,而是因为他没法丢,一旦丢掉的话,将会遭到这紫藤树精的疯狂报复,所以只能是找到接手的人。”

    “而不是谁都可以接手的,只有生辰八字符合的才能够接手,当然了,这不是原主人的要求,这是紫藤精的要求,如果达不到要求的话,紫藤精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就跟丢掉没有区别,紫藤精依然是会报复。”

    方铭看向陈福海,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陈老的生辰八字中的五行应该是木属性比较旺吧。”

    “嗯,当初我出生的时候,算命的告诉我爸,我五行属木。”

    陈福海点了点头,他父亲那个年代,对这些还是很相信的,每一个孩子出生都会找算命先生算一下,看一下五行会不会缺什么。

    “五行属木,这样天生和草木会比较亲近,而对于这紫藤精来说,只有这样才能够影响到你,我相信陈老你应该留有原主人的电话吧,现在打个电话直接问他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