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42章 好巧,我也是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三个年轻人,一人捧着一个物件,第一个年轻人,手上捧着的是一个小型的盆栽。

    这是一盆紫藤盆栽,样貌精致,尤其是那一层裸露在外的白色树皮,萦绕在还保持火力的两枝紫藤枝干上,犹如白龙绕碧玉,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心旷神怡。

    盆栽,现在的年轻人接触的不是很多,因为一颗盆栽从开始到成型,需要漫长的时间,短则几月,长则数年乃至数十年,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耐性,最多也就买几盘普通的,放在办公室或者摆在家里用来净化空气。

    然而对于一些老人来说,尤其是一些已经退休的高知识分子,亲手弄一颗盆栽,然后给它施肥和精心裁剪,让得盆栽向自己想象中的模样生长,这份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梁正桥爱盆栽,而他身边的一些老友同样也都是文化水平不低的,大家平日里都会将自己弄好的盆栽给拿出来一起参观。

    人嘛,不管多老,总会是有争强斗胜之心的,谁都不想自己弄出来的盆栽太差了,在老友面前丢脸。

    可梁正桥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八字和这些绿植相冲,这些年他所弄的盆栽,除了一些普通的容易生长的,大部分绿植不是被养死了,就是被养残了。

    其实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关键的是,在他们喜欢盆栽的圈子里,有一位跟他很不对付,两人互相针对了几十年,哪怕是退休了后都相互看不顺眼。

    “老梁啊,看到没,这紫藤可是夺得了这一次盆栽大会的冠军呢,知道这次大会你没去,所以我特意带来给你看看。”

    陈福海一脸笑呵呵的表情,然而梁正桥听到他这话却是面色铁青,他之所以不参加这一次的盆栽大会,就是知道陈福海手上有一株紫藤盆栽,品相非常好,肯定是可以夺冠的,所以不愿意见到陈福海小人得志的模样。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福海这老东西竟然如此的无耻,亲自找上门来了,这是要当众羞辱他啊。

    “来,把紫藤放桌子上,给你梁爷爷好好欣赏一下,你梁爷爷可喜欢盆栽了,只是他这个人啊,自己运气有些不好,养什么死什么,我估计也就只能养个仙人球啥的了。”

    听着陈福海话语中的嘲讽,梁正桥那叫一个气啊,心里连骂着老东西不要脸,但脸上还不能表露出来,毕竟,上门是客啊。

    盆栽被摆在了桌子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因为样子确实精致,梁家有几位年轻人还拿出了手机拍照,这让梁正桥的面色更冷了一分。

    “老梁啊,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除了陈福海之外,另外一个老人也是笑呵呵的让自己孙子把带来的东西给放在了桌子上,那是四个核桃,散发着如同玛瑙一样的莹润色泽,一看就是有一段年头的。

    “这两对狮子头是我孙子给我弄来的,花了不少心思和精力,你看这包浆还有这纹理,都是上等吧。”

    梁正桥看到这四个核桃的时候,老眼中确实是有着羡慕之色,自从退休之后,他除了喜欢盆栽,也爱上了文玩,而把玩核桃就是其中的一种。

    都说穷玩车富玩表,但只有了解文玩的人,才知道文玩有多费钱。

    一个好品相的文玩核桃都要好几万,如果盘的好的话,几十万一对都很正常,而且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因为这都是人家盘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都已经是有感情了,怎么可能轻易会卖。

    文玩,每一个物件都是一种精神的寄托,经过岁月的包裹,和主人息息相通,体现的是主人的涵养和生性,也是一种文化的代表。

    这年头,家里每一件文玩,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化人。

    一个人如果穿着各种logo,带着各种名牌,大家只会说你这人有钱,属于炫富和败家,可你要是弄一个文玩,你花再多钱,也不会有人说你败家,只会说你是个有文化的人,是一个有品味的人。

    “这两对核桃确实很不错,你孙子也是有心。”梁正桥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老梁,我这次来倒是没啥好东西,就是前不久刚淘到了一个小物件,一块砚台,让老梁你给我掌掌眼。”

    第三位老人也开口了,说完这话之后,年轻人也是将手上的一个木盒给放在了桌子上,动作很轻盈,而后小心的打开盒盖。

    一块紫色砚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看到这块砚台的时候,大部分梁家人表情都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只是觉得这砚台颜色很好看,而且看起来也很大气。

    然而梁正桥看到这砚台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只是他,就连徐严松还有另外老者也都是目光紧紧的盯着这砚台。

    “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徐严松呢喃了一句。

    “紫云割尽无奇石,次品纔珍蕉叶白。如今又复推青花,摩挲指点争相夸。一蟹不能如一蟹,可怜浪掷黄金买。请君试此新研砖,挥毫亦自如云烟。”

    陈福海嘴里也是念诵着,同时苦笑着看向第三位老者,说道:“端木兄你这可是给我们一个大惊喜啊,先前问你带了什么好东西,你还保密不说。”

    “紫云砚,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紫云砚台,上一次见到紫云砚台,还是在国家博物馆里。”

    这几位老人感慨,而一旁的梁家人听着有些糊涂,这块砚台来历很大吗?

    叶明撇了撇嘴,他对砚台不敢兴趣,对于他来说,砚台这东西几乎已经是用不上了,也就是一些书法家会用一下,当然,要是古董的话那就另说了。

    “紫云砚,是纪晓岚阅微草堂中的紫云砚吗?”

    叶子瑜开口,作为一个才女,自然是饱读诗书,曾经也看过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很多人受到电视剧的影响,以为纪晓岚的阅微草堂就是一个草堂子,但实际却是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那个时代,最贵的是什么,最贵的就是读书人用的东西啊,文房四宝,每一样可都要花不少钱,而纪晓岚作为文官,怎么可能没有文房四宝,甚至对于文房四宝的追求更是远远超过其他人。

    光是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记载的砚台便是有九十九方,而其中最受他本人喜爱的便是紫云砚,先前那老者所吟诵的那首诗,便是纪晓岚本人为紫云砚台所做。

    紫云砚,是砚台中的极品,这一点没有人会质疑。

    在众人沉浸在紫云砚的震惊中,方铭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他不知道子瑜的外公做人到底是有多差,竟然有这么多人会亲自找上门来打脸。

    紫藤盆栽,文玩核桃还有这紫云砚,这哪里是送来给掌掌眼的啊,这分明就是过来显摆打脸的。

    这要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回敬,估计这脸得被打的啪啪响。

    方铭沉吟了一下,朝着叶明说道:“叶叔,我好像有东西落在车上了,你车钥匙给我,我下去找找看。”

    “好,车子就停在下面的停车位上。”

    叶明将车钥匙交给了方铭,而在方铭走出房门后,那徐承安眼中却是闪过了亮光,因为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三位老人,根本就不是过来分享好东西的,这是故意想要打梁爷爷的脸。

    想到这里,徐承安突然想到自己车上放的东西,也是找了个理由走出了梁家。

    楼下,方铭自然不是要在车上拿什么东西,而是走到了一个拐角,手放在了胸口处的印记上,身影在原地消失,几分钟之后,才再次出现在了原地。

    方铭再次现身,手上却是多出来了一个盒子,而巧合的是,徐承安这个时候也是从楼下走了上来,他的手上同样也是拿着一个盒子。

    两人目光相对,互相笑了笑,不过徐承安的表情却是有些尴尬,但还是说道:“这一次上门来拜访梁爷爷,礼物给忘在车里了。”

    “好巧,我也是。”

    方铭很清楚,徐承安绝对不是礼物忘记在了车里,毕竟先前他手上可是提着礼盒进来的,只能说,他手上的这个礼物是临时决定要送的。

    当然了,方铭自己也是一样,所以两人心照不宣的说了几句后,便是先后走进了梁家。

    梁家大厅内,此刻陈福海三人正让梁正桥给这三件好东西点评,梁正桥哪里想点评啊,可人家都找上门来打脸了,他怎么不能拒绝吧。

    正当梁正桥准备压着不满点评的时候,徐承安笑着开口说道:“梁爷爷,先前上来的匆忙,忘记有一礼物还没有带上来了。”

    徐严松听到自己孙子的话,脸上有着疑惑之色,等到看到自己孙子手上的礼盒时,愣了那么一下,不过随即老眼瞥了下坐在自己好友身边的叶子瑜,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不用这么麻烦的。”

    梁正桥笑着摆了摆手,不过随即也注意到了跟着走进来的方铭,而方铭手上也是拿着一个盒子。

    “那个,我刚刚也有一个礼物忘记在车上了。”

    不管众人的怪异目光,方铭极其淡定的将盒子给放在了桌子上。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