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0章 让小弟们先上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大昭寺的异象,也是引起了外面许多游客的注意,这些游客纷纷拿出了手机拍照,而也没有人上前阻止,因为根本阻止不了,与其阻止还不如到时候请一位专家发布一个公告。

    嗯,这种异象是因为天上云层的折射关系导致的,属于正常的光照现象。

    大昭寺内,当梵音落下之后,一道幼小的身影在诸多僧侣的护卫下,出现在了高台后方,而当这道幼小身影走出来的第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他的身上。

    方宝宝,此刻表情肃穆,缓步走出,面对着数千人的注视,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丝毫没有一个小孩子所拥有的胆怯。

    别说是小孩子了,就算是换做一个普通成年男子,让他面对上千人的目光也会变得有些不自在,目光会左顾右盼,但方宝宝做到了目不斜视,就那么一步一步朝着高台走去。

    “这就是转世佛子吗?”

    不少人窃窃私语,虽然他们来到大昭寺已经是有一两天了,但并没有见过佛子,此刻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佛子。

    方宝宝身上披着特定的袈裟,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年轻的小沙弥,但没有一个人敢小觑他,尤其是他所表现出来的模样,根本就和小孩扯不上关系。

    那一双眼睛古井无波,比起常伴青灯古佛的高僧也差不到哪里去,眸子之中充斥着智慧和灵动。

    “此子年纪虽小,但给我一种感觉仿佛是历尽了沧桑。”

    “嗯,那双眸子中所透露出来的智慧深不可测,要说是转世ling童我觉得不会有错。”

    关于转世ling童,在场的人都了解,甚至有不少人还参加过转世ling童的坐床仪式,但仅仅只是符合转世ling童的特征明显是不够的,这可是佛子,可不是区区转世ling童可以相比的。

    说句实在的话,一百年内起码有十几位上师圆寂,同样也就有十几位转世ling童的出现,那么上年年下来就更多了,但是佛子呢,从佛教出现以来,还没有出现过,两者毫无可比性。

    方铭没有出现在前台,而是在后台,不过在这里他也可以看到方宝宝的一举一动,因为在后台有着一个投影仪,上面拍摄着高台上的情景。

    佛子加冕,这么盛大的仪式,要是放到过去肯定是要画师在场的,就算没有现场作画,等到后面也会画下盛典场景,然后画成壁画出现在各个寺庙内的石壁上,用来宣扬佛法。

    不过现在科技进步了,自然是不需要再靠画画这种方式了,直接是用摄像机拍摄下来,到时候会洗成照片,当然影像也会保留下来,成为佛家最珍贵的资料之一。

    从大屏幕上看,方宝宝走到了高台前,面向着下方众人,随后开口,那清脆的声音传遍全场。

    “我亦如来,如来亦我,明见本心而为佛,从众生而来……”

    声音虽然清脆,但却自带一股威严,尤其是那些三宝弟子,更是神情一震,因为方宝宝的话直指成佛本性。

    在许多外人眼中,以为成佛要历经多少磨难,大部分都是受到西游记的影响,但实际上成佛和历经多少磨难没有关系,佛家认为,是否成佛在于能否明见本心,也就是在于能否认清自己。

    真我、自我、妄我……

    方宝宝看着下方这些三宝弟子的表情,脸上表情不变,但心里却是露出得意之色,当初他和秃驴待过一段时间,也从秃驴口中听到过一些在他看来是扯淡的话,这些话并没有被他的那些弟子所收录,拿出来装逼效果是很不错的。

    只是他才说完第一句话,还没有彻底开启装逼模式,广场外突然传来了喧哗声,而后一道如同雷鸣般的声音在广场响起。

    “佛子出世,我等佛家弟子岂能不来?大昭寺何故不通知我等?”

    一群穿着和在场之人都不同的僧衣和尚出现了,皮肤都比较黝黑,领头的几位老僧更是黑的几乎无法看清面部表情,但从样貌和穿着来看,可以确定不是内地的僧人。

    “印度阿三?”

    站在后台的方铭,看到这群僧人的出现,眼中有着精光闪过。

    提到佛教的起源,自然就必须要谈到印度,毕竟这个国家也是佛教徒众多的大国,而且对外还标榜自己是佛教的起源地。

    许多不了解佛教文化的人都错把印度当做了佛教的起源地,但实际上释迦摩尼并不是印度人,而是现在尼泊尔,至于那个时候的尼泊尔到底是归属于华夏还是印度,各有各的说法。

    然而即便如此,印度其实也算不上是佛教圣地,因为在印度真正盛行的还是印度教,这个教和佛教的教义实际上有所背离的,有点类似于西方教会所衍生出来的新教和天主教这样。

    印度教等级制度及其森严,说白了就是为了高层服务,这一点和拉萨这边的佛教有些类似,教内还有着专门供那些高层僧侣和婆罗门长老享受的“圣女”存在。

    佛家教派众多,但总归可以称之为八大宗:性、相、台、贤、禅、净、律、密。

    而这八大宗的特点如果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密富禅贫方便净,唯识耐烦嘉祥空。传统华严修身律,义理组织天台宗。

    当然,国内主要是禅宗和净土宗为主,唯独拉萨这边是密宗,而印度则是属于法相宗,又称之为瑜伽宗,这两宗都是有钱有权的代表。

    同教不同宗,各大宗实际上谁也不服谁,明争暗斗各种辩法都没少弄,而国内更是很少和印度接触,虽然同属三宝弟子,但相互之间交流并不多,都是各弄各的。

    所以这一次,佛子加冕大典,大昭寺也没有邀请印度那边的僧侣,当然原因不仅是因为两边交流不多,更重要的是因为利益的不同。

    佛子出现在国内,其他宗虽然会有所疑虑,但更多的还是激动和高兴,因为有佛子在,那么国内佛门必将更加兴旺,这是所有国内佛门弟子都愿意见到的。

    可对于印度那边就不一样了,他们标榜自己是佛门圣地,是佛教的发源地,可佛祖的转世却没有出现在佛教的发源地,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这事情一出,不仅是对他们声望的打击,更会动摇到他们体系根本,会让一些佛门弟子认为是不是本教的教义出现了问题,所以被佛祖所不喜?

    这样的一幕自然不是印度现在这些既得利益的高层僧侣和婆罗门长老所愿意见到的,所以他们的来意,在场的人转眼间也是想到了。

    这些印度僧人绝对不是来道贺和拜见佛子的,而是来找事的。

    “如是我闻,我佛化万万千,如来是我,我是如来,何来佛子一说?”

    印度一位老僧一开口便是否定了方宝宝的佛子身份,按照他所说的,每个人都是如来,每个人都是佛,那么何来的佛子?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老僧引用的还是佛教经文,是得到了所有僧人认可的。

    方宝宝看着老僧,脸上露出了灿然的笑容,因为他想到了他当初和秃驴辩驳的场景,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言,因为他很清楚,得先让下面的小弟发言,作为大哥怎么可能第一时间跳出来,这不符合大哥的风范。

    得先让小弟们在前面对骂,等到骂的差不多了,他再出手一招KO。

    而正如方宝宝所想的那样,在印度老僧话音落下之后,大昭寺的一位上师便是开口了。

    “阿弥陀佛,此言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