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88章 大乱将起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方铭想过这位守陵老人的辈分应该很高,因为他说两百年前见过自己师傅,而方家大长老也不过才一百五十岁左右。

    可是方铭没有想到,这位竟然会是方家老祖。

    老祖,那就是五代之上,也就是说这位是大长老最起码也是他们的曾曾祖父一辈的,这么推算起来,最少也是将近三百岁的高龄了。

    三百岁的高龄,那就相当是一个老古董了啊。

    不过相比起这些,方铭更在意的是有关自己师傅的消息。

    “你师傅在两百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是修炼到了天级境界,只是你师傅野心很大,他想走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那就是三次转世轮回,至于这条路最终的归宿在哪里,老夫也不清楚,想来只有你师傅他自己知道。”

    方家老祖没能给方铭释惑,但却提到了一点,就是可能和道教的斩三尸有关系。

    “这一次有十二位弟子被历代先人给看中,想来你们也是发觉到了不寻常了。”

    方家老祖开始回归正题,而他的话让得大长老等人也是跟着点头,确实,一次性出现十二位弟子,他们也是略微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等愚钝,还请老祖明示。”大长老恭敬答道。

    “修炼界,可能将不会太平了。”

    方家老祖那深邃的眸子中闪烁着智慧的光泽,说道:“先祖们纷纷显灵,这是一种预兆啊,修炼界将会大乱,我方家身为第一家族,必然首当其冲,先祖们这是在给我们示警。”

    听到自家老祖的话,大长老等人表情全都变得严肃起来,修炼界不是风平浪静的,以往也出现过霍乱修炼界的人物和势力,但还有能够动摇到他们方家。

    “天机门如此迫不及待的开启龙门秘境,这已经是说明问题了,毕竟,天机门老祖神断天下,这么做必然是有深意的,我们方家也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无极子和九长老之间的交流,瞒不过这位方家老祖,或者更准确的说,整个方家的事情就没有能够瞒过这位老祖的,只要他想知道。

    天机门,擅长推衍之术,如果修炼界真的要有大事情发生,天机门必然是最早知道的,那么这一次的龙门秘境开启,就是天机门针对即将发生的大事所做的准备。

    “老祖,我们会详细调查一下最近修炼界所发生的一些怪异的事情的,同时也会提高防备。”

    方家老祖摇了摇头,连他都没有察觉到一丝踪迹,又能去哪里调查?

    “行了,继续未完成的祭祖大典吧,方铭你留下来。”

    听到老祖这话,大长老等人也不再说什么,纷纷告辞退出石屋,很快这石屋便是剩下了方铭和老祖两个人。

    “老祖可是有什么教诲?”

    方铭看到老祖就那么盯着自己,被盯的心里有些发毛,这可是活了三百多年的老古董啊,谁知道境界到了什么程度,没准就能看出自己身上的秘密。

    “你还真是学的够乱的,身为他的弟子,可却没有学习道教之法,而且身上还有着阴间的气息,以你这个境界能够和阴间扯上联系也是少有,除此之外我在你身上还感受到了另外几道不同寻常的气息。”

    方家老祖的话让得方铭心里一颤,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位能够从自己身上看出这么多秘密的人。

    “老夫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想要觊觎我方家弟子的身躯。”

    正在方铭犹豫的时候,方家老祖突然冷笑了一下,而后一手朝着方铭抓去,方铭整个人就如同是被定身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就只能是看着老祖的手掌落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当然,方家老祖并没有一掌拍下去,手掌离着方铭的天灵盖还有一寸的距离,一股能量从他掌心透出,渗入方铭的脑袋之中。

    随着这股能量的进入,方铭整个头有着崩裂开来的剧痛感传来,下一刻便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随着方铭的昏厥,在方铭的头顶之上突然浮现了一道身影出来,方家老祖神情也是变得冰冷,在他看来,分明就是某位强者附身在方铭身上,这么做的目的自然就是为了以后的夺舍。

    “看来方铭能够这么快修炼到地级大圆满也是和你有关系,不过你做的太心急了,一年的时间从地级初期到地级大圆满,要不惹人怀疑才奇怪。”

    方家老祖冷哼一声,看着慢慢凝聚的身形,然而他这笑容没有保持多久,下一刻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眼瞳急骤收缩,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几步。

    “这怎么可能的?这景象……”

    因为震惊,方家老祖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只是他这个境界的强者又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震惊到语无伦次?

    方铭头顶上的那道身影很快便是消散,反而方家老祖过了许久心神才安稳下来,看着昏厥过去的方铭,眼神中有着复杂之色。

    “哎,对你来说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方家老祖一指点在了方铭的眉心处,几秒钟后,方铭悠悠醒转过来。

    “老祖,刚刚?”

    醒过来之后,方铭立刻是回忆起来先前所发生的事情,带着疑惑之色看向自家老祖。

    “我先前怀疑你可能是被某些强者附了身,所以特意探查了一番,不过现在看来是老夫多虑了。”

    方家老祖没有告诉方铭他所看到的景象,不是他不能说,而是他不敢说,有些东西是禁忌,是不能诉之于口的。

    “哦。”方铭应了一声,直觉告诉他老祖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

    “你在外流落了二十多年,家族没有帮到你一点,老夫给你一个许诺,只要是方家有的东西,你看上了都可以拿走,这也算是家族对你的补偿。”

    “多谢老祖。”

    方铭神情倒是没有多么激动,因为这几天他已经是洗劫了那些堂主一波了,当然有了老祖这话,他就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