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80章 打死了也没事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许久之后,方媛的情绪才平复下来,看了看院子,又看了看屋子里,半响后说道:“小铭,姑姑去给你拿条凳子出来,你跟我好好说说这些年你的经历。”

    小铭,是方媛知道方铭的名字后给喊的,对于自己姑姑这么称呼自己,方铭也是有些无奈,但也不好拒绝,只能说自己姑姑不了解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小铭(明)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更不知道,所有的学生几乎都恨透了小明。

    方媛进去拿凳子,而方铭这才有时间好好打量着这个院子,院子不大,靠着墙角一侧有块菜地,种植着一些蔬菜,这些蔬菜长得很是旺盛,显然是因为这里的土壤要比外面肥沃许多。

    而在菜地不远处则是有着几个水池,里面正在浸泡着一些黄白物体,而靠在院墙上则是放着一些木板,木板上贴着金黄色的纸张。

    看到方铭目光打量着四周,方洋脸上露出惭愧之色,解释道:“这些都是造符纸用的,因为一些强大的符箓需要特殊材质的纸张,而这种纸只能是靠人工去制作,所以最后便是被分派到了杂役堂。”

    纸张对于现代人来说不算什么,因为成本太低廉了,然而如果有善于观察的人就会发现,一些经书或者和尚道士做法所画的符箓,用的纸张都是比较特殊的纸张。

    就那最普通的黄纸来说,只能是依靠手工制作,否则的话根本没有那个效果,只有那些特定的纯粹的树枝的纤维才能够承受灵力。

    比如纳西族只用荛花树来造纸,用这种纸来誊写经文,比如傣族只用构树树皮来制造纸张,而且制造出来纸张之后,都要将其中一半送到寺庙中去,然而换取一些祈福、镇宅、消灾的经文。

    方家也是一样,方家也有自己专门用来誊写经文和画符用的符纸,这种纸采用的是这些山峰上所特有的一种树枝的树皮来制造的。

    对于那些有修炼天赋的弟子来说,家族的高层自然是不会让他们自己去弄来符纸,于是这种活计便是交给了杂役堂的族人来完成。

    方家不养闲人,凡是进入杂役堂的族人每个月都需要完成一定的任务,制造符纸便是其中之一,而方媛每个月需要制造出一千张符纸,如果有多的话,可以用来换取贡献分,拿着这贡献分去获取其他资源,只是,所能交换到的贡献分少的可怜罢了。

    像那些守卫山门的方家弟子,守卫一个月他们可以得到一百贡献分,但一千张符纸的话,只能是换取十个贡献分,而像方媛这样每天拼命的干,一个月最多也不过才能制造出来一千五百张左右。

    听完方洋的解释,方铭没有说什么,而方媛这个时候也是拿着凳子走了出来,除了凳子之外,手上还拿着一个果盘,里面装着一些干果。

    方家和外界不同,因为方家人很少外出,所以很难去外界购买水果,至于山门之内,各个山峰也很少种植果树这种纯粹只是用来满足口舌的无用果实。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方家人的日子就过的很清苦,方家也会对外界进行采购,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只不过像水果这类东西,只有高层和身份地位较高的人才能够享用。

    而对于方家人来说,他们也不屑于去外界享福,所有方家人都渴望着可以成为强者,哪怕自己不行,那就培养自己的后代,对于享乐倒是不怎么在意。

    当然,这也和方家的族规有关系,就是方家弟子不到地级不得离开山门前往俗世,而能够成为地级的,在家族内都有一定的地位,至少不会从事杂役的活。

    方媛是杂役弟子,但方洋因为已经突破到地级,所以并不算杂役弟子,但他还无法改变他母亲的身份,除非他可以修炼到地级中期,一旦突破到中期,家族就会给他们重新安排居住的地方,整个方家一共有十万多弟子,但地级中期的也不过才是千人。

    “来,尝尝这些干果,可别小看这些干果,这些干果都是从山峰上摘下来的,营养要比外面的高许多,在外面就算有钱也买不到的。”

    方媛一脸慈爱的看着方铭,方铭也没有拒绝,拿起一个松子放入嘴中,而确实是如自己姑姑所说的那样,这松子的味道要比外面的松子好吃许多。

    这让方铭联想到了自己当初魂穿秦阳身上所弄的那个度假村,难道在这方家山门内也蕴含有龙脉?

    就在方铭一边吃着干果,一边讲述着自己的经历的时候,院门口却是出现了几道身影。

    “方媛,这个月的任务完成了没有?”

    院门口处,一位中年男子背负着双手走了进来,当看到方媛和方铭在聊天的时候,眉头皱了一下,似乎就要发怒,不过在看到站在一旁的方洋后,又忍了下来。

    “田叔,这不是还没有到月底吗?”

    方媛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几人,脸色变化了一下,这几人她都认识,这位田叔也是杂役弟子,而且就住着不远,可对方虽然是杂役弟子,但他的儿子今年三十五岁已经突破到了地级三层,不出十年肯定是可以突然到地级四层踏入地级中期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位田叔在他们这些杂役弟子当中的地位很高,谁也不敢得罪他,甚至有些杂役弟子为了巴结上他,还把原本属于他的杂役任务都给接了过去。

    “是没到月底,不过也没几天了,我听我儿子说,这几天可能会下雨,到时候你这任务可就没法完成了,你也知道我儿子是天象堂主的弟子,这是天象堂主亲口说的。”

    听到方田这话,方媛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如果未来几天下雨的话,那她还就真的无法完成任务了,因为这种手工符纸需要阳光照晒,而且只能是用阳光照晒,就算是烘干都不行。

    “大妹子你也不用着急,田大哥和杂役堂的管事关系很不错,到时候让田大哥帮你说几句好话,那管事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说话的是跟着方田到来的一位中年妇女,而听到她的话后,方媛不但没有觉得高兴,相反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

    “赫嫂,没有完成任务我会接受惩罚的,不需要外人帮忙。”

    没完成任务,那就要扣除十个贡献积分,但是方媛宁愿扣除贡献积分也不愿意找方田帮忙,因为她知道方田醉翁之意不在酒。

    “哎呦,大妹子你这话就说错了,田大哥也是为你好,你现在也是孤苦伶仃一个人,方洋又不住在这里,难免需要一个人照应吧,田大哥的老婆也去世得早,如果你可以嫁给田大哥,田大哥也能帮衬帮衬你,等到田大哥家的儿子修炼到了地级四层,到时候你还能脱离杂役堂,这有什么不好。”

    “就是,不知道多少妹子看上了田大哥,可惜田大哥看不上我,否则的话我都想嫁给田大哥。”有一位妇女开口劝道。

    一旁听着的方洋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冷笑道:“我记得你家有一个女儿吧,既然人家看不上你,那你可以让你女儿嫁给他啊。”

    方洋的话让得这位妇女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她女儿才二十出头,而方田今年已经是五十二了,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女儿嫁给方田。

    “方媛,你儿子今年才二十三岁,虽然已经是地级一层,但要想修炼到地级中期起码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到那个时候恐怕你都已经不再人世了,而如果你嫁给我的话,那方洋就是我的儿子,我可以让他大哥多多教导他,传授他一些修炼心得,这样的话他也就能少走些弯路。”

    方田开口了,早在他老婆死后第二年他就看上了方媛了,毕竟方媛和他们这些一出生就是杂役的弟子不同,方媛出生的时候是家族的核心弟子,所以从小过的很优渥的生活,容颜气质也都是上佳,虽然现在被贬为了杂役弟子,但和其他杂役妇女相比,那就是掉进鸡窝里的凤凰,极其夺目。

    也正因此,方田一直都在惦记着方媛,一开始的时候故意帮助方媛、接近方媛,可等到他向方媛表露心迹之后,方媛直接是拒绝了他,并且再也不和他来往,甚至还称呼他为叔,虽然按照年纪他确实是比方媛大了十岁。

    方田心中也是充满怒火,你方媛以前是核心弟子不错,可你们这一脉都已经是断绝了,你还端着个破架子,为此他特意买通杂役的管事来为难方媛。

    原本方媛干的并不是造符纸的任务,而是另外一种更轻松的任务,然而面对杂役管事的故意刁难,方媛也不争辩,更没有向方田低头,硬是干了起来。

    “方田,你少惦记我妈,我告诉你,我妈是不可能嫁给你的,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快点给我滚。”

    方洋怒了,就要动手赶人,方田几人表情也是有些发怵,毕竟他们只是人级一两层,完全不是方洋的对手,要是方洋真动手,谁也挡不住。

    “方洋你别得意,就你这样的我儿子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不怕告诉你,一会管事和我儿子就要过来了,倒是看你一会还敢不敢这么傲气。”

    方田退到了院子门口开始叫嚣,站在院子外的话,方洋要是敢打他,那就是触犯了族规,到时候自己儿子就可以狠狠接受方洋一顿,甚至还可以因此逼迫方媛就范。

    “洋洋,你不要乱来。”

    方媛也是连忙开口,就怕自己儿子冲动打人上了圈套,不过一旁的方铭在这个时候却是开口了。

    “只要不打死,你随便打,当然,要是打死了也没事。”

    方铭这话是对着方洋说的,而方洋听到自己堂哥这话,脸上立刻露出喜色,对啊,自己怎么忘了堂哥的本事了,有自己堂哥在,揍几个杂役弟子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