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76章 要个说法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这几位中年男子,都是方家的执事,每一位都是地级中期。

    “方觉?”

    看到方觉和听到方觉的话,这几位执事脸上表情都有些诧异,他们虽然是执事,但实际上在家族内的地位并不高。

    方家是修炼界第一大家族,不像穆家那样,执事就是仅次于长老的存在,在方家会担任执事的都是地级中期而且潜力已经见顶的人。

    执事,负责的是处理家族的一些琐事,因为没有足够的修炼潜力,他们无法从家族中得到足够的资源,所以需要用贡献度去兑换修炼资源。

    所以在方家,执事的地位还不如那些天才弟子,因为那些天才弟子所拥有的修炼资源要远远超过他们,日后实力必然也是要在他们之上的,而方觉,就是这么一位天才弟子。

    方觉之所以会接贡献堂的任务,不是因为他没有分到家族的修炼资源,而是他需要更多的资源,因为他想让自己的实力进步的更快。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几位执事见到方觉之后,态度都很谦虚,丝毫不敢摆执事的架子。

    “方洋,私通精怪可是家族大罪,外加打伤族人,束手就擒跟我们去执法堂。”

    其中一位执事开口了,为了讨好方觉,甚至他都没有问方洋是否认罪,直接是要把人给带走,另外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目的都暂时忘记了。

    他们四人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山门,就是因为守卫山门的两位弟子传讯进去,说有人冒充方家弟子打伤方家弟子后想要逃离,他们是过来抓捕冒充方家之人的。

    可现在因为方觉的缘故,这几位压根就没有搭理方铭了,而是将威压笼罩在方洋的身上。

    一位地级中期强者的威压,又怎么是方洋这么一位地级初期的强者所能够承受的,方洋的额头很快便是出现了冷汗,整个脸色也是变得苍白,但依然是倔强着一言不发。

    “方洋,你还不认罪?”

    看到方洋没有认罪,那位执事感觉自己脸上无光,又加大的威压,在这股威压之下,方洋要是不认罪的话,那就真的要受到重伤了。

    然而另外三位执事却是没有阻止,作为执事他们其实并没有处罚族人的权力,所有方家弟子要是犯了错,都将由执法堂的人将其带回执法堂去接受处罚。

    所以,所谓执事根本就没有让方洋认罪的权力,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讨好方觉罢了。

    然而,就在那执事加大威压的时候,他的表情突然变了,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因为他发现从方洋那边竟然同样也是有着一股恐怖的威压袭来,这威压甚至比他的还要恐怖。

    噗!

    一秒之后,这位执事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这不可能?”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方家弟子脸上全都带着惊骇之色,有几位甚至还直接是惊呼出声,一位执事用威压压迫方洋,最终自己反噬吐血,这简直就是一件天方夜谭般的事情。

    “谁,是谁在暗中?”

    其他三位执事目光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方铭的身上。

    先前他们忽视了方铭,然而此刻在打量方铭的时候,三人的内心都有些震惊,因为他们发现他们三人竟然看不透眼前这位青年男子。

    一个人看不透另外一个人的境界,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境界在自己之上,一种就是对方修炼了隐匿境界的秘法,这三位执事下意识的认为方铭是后者。

    因为他们无法接受一个年纪这么轻的人实力会在他们之上,就算是他们方家的第一天才方战都做不到。

    “你是谁?”

    “执事,这就是冒充我方家弟子擅闯山门的人。”先前守门的方家弟子立刻答道。

    方铭没有理会那执事的问话,而是朝着方洋走了过去,问道:“你母亲叫方媛,你外公是不是方震海?”

    方震海,是方铭爷爷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外公名字的?”

    方洋也是用疑惑目光看向方铭,自己外公去世的比较早,在自己母亲几岁的时候便是去世了,听自己母亲说,当初母亲和舅舅相依为命,小时候谁要是欺负自己母亲,舅舅就会把那人给揍的半死。

    想到自己那位没有见过面的舅舅,方洋就想到自己母亲眼中的思念之情,按照母亲所说,自己舅舅很厉害很强大,可是后面因为和家族闹翻了而离开了方家,从那以后也再也没有回来过。

    方洋的回答让得方铭确认了,这位就是自己的堂弟没错了。

    “他抓走了你的妖狐茜茜是吧,想不想夺回来?”方铭没有回答方洋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

    “茜茜不是我的东西,她是我的朋友,我要救她。”方洋纠正道,同时目光看向了方觉手上的布袋。

    “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将妖狐给放出来。”

    方铭目光转向了方觉,那一刻方觉只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什么洪荒猛兽给盯上了一样,浑身的寒毛都竖立起来了。

    不过,身为方家年轻一代的翘楚,如果这个时候他真的放了妖狐,那他的名声恐怕就要一落千丈了,将会成为方家的笑话。

    “阁下冒充我方家弟子,现在态度竟然还如此的嚣张,难道是以为……”

    “括噪。”

    方觉的话没有说完,方铭便是直接打断了,与此同时的是,他的右手一指点出,方觉眼瞳收缩,只感觉眼前被一道光亮给彻底的霸占了,下一刻手臂处传来钻心的痛楚,虎口一松,手指直接是松开了。

    手指松开,那被方觉给抓在手中的布袋也是掉落在了地上,没一会,一只有着三条尾巴的白色狐狸从布袋中爬了出来,那双灵动的小眼睛晃悠悠的转动了几下,而后猛地一窜给跳到了方洋的肩膀上。

    “茜茜。”

    方洋连忙伸手抚摸着狐狸的尾巴安抚着,而在方洋的安抚下,这三尾白狐才安静下来,窜入方洋的怀中,只露出一双眼睛骨碌碌的盯着在场众人。

    看到方洋和三尾白狐的互动,方铭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这堂弟和这只三尾白狐之间的关系可不简单的,要知道对于妖狐来说,她们的尾巴是不允许任何人抚摸的。

    而这只妖狐却能让自己堂弟抚摸尾巴,并且一脸的享受表情,方铭也是觉得有些头大,人妖可终究是殊途啊。

    当然,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而那边,方觉看着自己抬不起的右手,看着手臂上的那个血洞,脸上有着恐惧之色,如果刚刚那道光芒不是射向自己的手臂而是射向自己的胸口,那么现在自己是不是就是个死人了。

    想到这里,方觉的牙齿都因为害怕而有在打颤,而相比起方觉,其他方家弟子全都张大了嘴巴盯着方觉那流血的手臂,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立刻通知上面,有强敌来犯!”

    几位执事是最早反应过来的,看到方觉一招便是被人给废了一条手臂,这几位执事就算不愿意承认也得承认,那就是眼前这年轻人的实力要在他们之上。

    一位执事从手中掏出了一张符,符瞬间燃烧,一道火光朝着山峰方向飞去,而在飞的途中方铭可以感受到空间的波动,显然,虽然这山峰看起来就在眼前,但实际上是处在阵法的保护中。

    “你们几个是自己动手扇自己的耳光还是让我来?”

    方铭的目光扫视着方觉边上那几位,他可是记得刚刚这几位开口侮辱了自己的姑姑。

    几位方家弟子听到方铭这话脸上全都变了,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那几位执事,这几位执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阁下未免也太嚣张了,难道真以为我方家无人吗?”

    “括噪。”

    方铭皱了下眉,一手挥出,那一刻那说话的执事便是感觉到自己脖子一紧,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锁住了自己的脖子,让得他无法呼吸,脸色涨的通红。

    那几位方家弟子看到为他们说话的执事都这幅下场,再也不敢奢望什么了,直接是用手扇起了自己的脸。

    啪啪啪的声音在这里响起,这几位方家弟子一脸的屈辱,甚至到现在他们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眼前这恐怖的青年男子和方洋有关系?

    看到那几位侮辱自己母亲的家伙现在自己打脸,方洋脸上有着快意之色闪过,不过随即他又一脸担忧说道:“多谢阁下出手相助,不过一会恐怕族内的强者会出现,阁下还是先离开吧。”

    虽然有些诧异这位帮助自己的人的实力,可方洋还是不觉得对方可以和他们方家的强者相比,毕竟方家太强大了。

    方铭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如果没有发现方洋,他可能真的就离开了,不过现在见到了自己堂弟,他就不准备走了,而且看样子自己堂弟和自己姑姑在方家过的不怎么样,他总得找方家要个说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