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68章 赌约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徐辉,名牌大学毕业,谦谦有礼,又有一位当市领导的叔叔,本身交际能力也很厉害,在许多机关单位的人眼中,这绝对是前途无量的潜力股。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道的是,徐辉的父亲正是他的那位叔叔,当年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徐辉的父亲生下他之后,将孩子登在了大哥的户口上,所以名义上两人是叔侄,实际上却是父子。

    而徐辉的这位亲生父亲徐书记,又是一个有些迷信的人,一路升官的过程中,离不开金龙寺的住持替他算的那几卦关键时候的卦。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对于自己儿子的前途和婚事,徐辉父亲也很在意,而曹霞有一次跟她的妈妈去金龙寺烧香的时候,金龙寺的住持便是看出了曹霞是那种罕见的旺夫之像,对于丈夫的事业运势将会有极大的帮助。

    金龙寺的住持从曹霞妈妈嘴中套出了曹家的来历,然后将这事情告诉了那位徐书记,徐辉这才被安排到了曹父所在的单位入职,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曹父,从而拿下曹霞。

    当然了,徐辉会这么配合除了因为他本身也是官迷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曹霞长得也很漂亮,一个又漂亮又能给自己事业带来巨大帮助的女人,他自然是不会拒绝。

    曹霞的面相连金龙寺的住持都能够看出来,实际上方铭第一次见到曹霞的时候也是看出来了,所以他才会第一次见面就送出平安符这么珍贵的礼物。

    有平安符在,要是曹霞遭遇危机可以保一命,但方铭之所以没有将曹霞的面相告诉张小龙以及张耀辉,就是因为他不想让张小龙因为这一点而对曹霞的态度变得功利。

    爱情,最好还是纯粹一点。

    “徐辉,小龙那里有诋毁金龙寺了,这东西是小龙的好朋友送给我的,那在我心中就比什么金龙寺的住持的平安符要珍贵。”

    听到自己女友这么挺自己,张小龙还是挺感动的,也不枉自己在女朋友父母面前一直装孙子,就因为阿霞对自己的态度,哪怕阿霞的父母对自己再怎么冷嘲热讽,自己也得忍住。

    不过那是对自己女朋友的父母,对于这个想要挖自己墙角的人,张小龙可不客气,泥人都还有三分火,当着自己的面挖自己的墙角,给自己女朋友送礼物,这分明是没把自己给放在眼里。

    “金龙寺确实很出名,但我朋友这平安符一点也不差,至少我觉得要比你手上的平安符好。”张小龙看着徐辉,冷冷说道。

    “这位朋友,我婶婶是虔诚的佛教徒,如果你是因为我给曹霞送礼物而生气,我可以给你道歉,但你这话说的未免有太有些过了,难不成你那位朋友还能比慈光大师佛法更高深?”

    慈光大师,就是金龙寺的住持。

    “够了,张小龙你不要说了,一个对佛祖不尊敬的人,我们家不欢迎你。”

    曹母此刻也是愤怒了,因为她也是一个佛教信徒,每年都要去金龙寺烧香,在她心中金龙寺的住持就是一位真正的有道高僧,不允许被人诋毁。

    张小龙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压制内心的怒火后朝着曹母说道:“阿姨,你等我一下。”

    说完这话之后,张小龙直接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一旁的曹霞见状就要跟着过来。

    “阿霞你别急,我不是要走,我是要给铭哥打个电话,问他一点事情。”

    听到张小龙的解释,曹霞这才停下了脚步,她还真怕自己男朋友受不了自己爸妈的冷嘲热讽而一气之下离开,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说道:“小龙,你要走就告诉我,我跟你一起走。”

    张小龙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而后走出了房门,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方铭的电话。

    “铭哥,是我,我这边遇到了一点事情……”

    张小龙没有像方铭隐瞒一点情况,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包括被自己女朋友父母所嫌弃,被情敌给找上门来这样丢脸的事情。

    高铁上,听着张小龙诉说的方铭眼睛也是微微眯了起来,一个官二代对曹霞这样已经有男朋友的女人穷追不舍,张小龙不明白是因为什么,他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冲着曹霞的命格去的。

    “你等我一分钟的时间。”

    方铭挂掉了张小龙的电话,而后拨打出去了a部门的号码,等到电话接通后直接问道:“岳阳这边的金龙寺住持慈光法师是修炼者吗?”

    “好,我知道了,没事。”

    挂掉了a部门的电话后,方铭再次拨打了张小龙的电话,而这一次回答的只有一句话:“那就让那慈光法师自己来判断吧,记住,告诉那位慈光法师,你说这平安符是一位姓方的年轻人制作的。”

    方铭已经是从a部门口中知道了慈光法师确实是修炼者,但境界并不高,所以方铭对自己制作出来的平安符有自信,而之所以让张小龙告诉慈光法师自己的姓氏,这是给那慈光法师一个警告,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其实如果那位慈光法师不傻的话,看到平安符后,就该知道能够制作的出这种级别平安符的人不是他所能够得罪的起的。

    当然也不排除这慈光法师和徐家关系很深,会故意胡说,所以他才让张小龙说出自己的姓氏,在修炼界,方姓代表着什么,慈光法师心里应该有数,也该知道说谎的下场。

    ……

    另外一边,得到了方铭肯定答复的张小龙,眼中也是有着亮光,实际上他心中也是和方铭一样想的,自己女朋友的父母对自己有偏见,哪怕自己说出这平安符的用处,他们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位慈光法师自己来说。

    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这平安符更好,他也要利用这次机会将徐辉给赶走。

    重新走回曹家,张小龙也不跟曹父曹母对话,而是直接看向徐辉,说道:“既然徐先生认为你这平安符更好,而我认为我这平安符更好,咱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不如这样,那就去找慈光法师,让慈光法师自己来判断,我相信慈光法师这样的高僧肯定是不会说谎的。”

    听到张小龙的话,徐辉怔住了,看向张小龙的目光就跟看傻子一样,让慈光大师来判断,这家伙脑子没毛病吧,慈光大师肯定是站在他这边的啊。

    “小龙?”

    一旁的曹霞倒是有些担忧,她虽然见过方铭的本事,可慈光大师的名气在整个岳阳都很响,而且慈光大师年纪也比方铭大了许多,就像武侠写的那样,高手都是需要时间来修炼的啊。

    然而,曹霞却是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武侠的主角都是年轻的,但功力最后都会超过那些老牌强者。

    “阿霞,相信我。”

    张小龙给了曹霞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面带嘲讽之色看向徐辉,问道:“怎么,徐先生不敢了吗?”

    “我当然敢。”徐辉想都不想就答道。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最终证明是我这平安符更好,我希望徐先生以后不要打扰我女朋友了,也请调离监察局,我相信以徐先生的关系,市里其他更好的单位也都可以调过去。”

    张小龙提出的要求,而听到张小龙的要求,徐辉还没有做反应,曹父第一个不干了,好不容易可以和徐书记搭上线,他怎么甘心就这么放弃。

    “你在胡说什么,徐辉在哪个部门上班,那是组织决定的,你以为官场是你家的,说调就调?”

    张小龙没有回应曹父,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徐辉,而徐辉没有过多犹豫,直接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个稳赢的局,没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既然朋友你提出了要求,那我也提一个要求,如果我赢了,我希望可以和你有公平竞争曹霞的机会。”

    “我不答应。”曹霞立刻是拒绝了。

    “都别吵了。”曹父这个时候也是怒斥道:“既然你们要赌,那输的一方以后就不要再找我女儿,这样对你们两方都公平。”

    “爸,这哪里公平了?”

    曹霞不干了,自己和徐辉本来就没有什么,徐辉不来找自己他根本没有一点损失,可要是小龙输了的话……

    “阿霞,没事的,我不会输的。”张小龙握住了曹霞的手,脸上有着坚定之色。

    曹霞也是了解自己男朋友的,知道自己男朋友这么说那是肯定不会更改了,不过她心里也是想好了,反正是小龙答应了不来找自己,可没有说自己不能去找小龙啊。

    “既然都约定好了,那我们现在就一起去金龙寺,让慈光大师来判断。”

    曹父脸上表情很严肃,但心里也是暗喜,这约定看起来公平,实际上是对徐辉非常有利,而且这赌约徐辉的胜算几乎是百分之一百。

    “真是个蠢小子,就算你这平安符确实是好,可慈光法师和徐书记的关系多好,肯定是站在徐书记那边的,让慈光法师来判断,就注定是输定了。这么蠢的小子怎么能让他娶自己女儿,自己的决定看来没有错。”

    作为常年在宦海浮沉的,曹父自认自己对人性看的很透,也就更加的看不上张小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