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56章 巫师分身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方铭愣住了,没有理会宝塔器灵的在脑海中的呼喊声,而是带着疑惑看向了青铜树。

    自己可以任意挑选一样东西?

    是因为自己的巫师身份?

    巫脉一族的人,按照当初的约定……

    这句话方铭可是记得很清楚,也就是说他这一脉的某位前辈曾经和青铜树达成过某种协议。

    “敢问前辈,可是见过我这一脉的前辈?”方铭开口问道。

    “没有。”

    青铜树的回答让得方铭愣住了,既然没有见到过他这一脉的前辈,那这约定又是怎么来的?

    “前辈,你这话的意思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只需要知道这里的东西你可以拿走一样就行了。”

    青铜树的态度算不上好,方铭也是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他脑海中的宝塔器灵却是忍不住了,吼道:“你个小子怎么这么蠢,你问这些干啥,反正你就将那绿塔给拿来就行了,也许是因为你气运够多,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有什么原因。”

    宝塔器灵那叫一个无奈啊,在他看来先把东西给拿到手再问也没事啊。

    “前辈,那您觉得哪样东西适合我?”

    方铭没有搭理宝塔器灵,而青铜树竟然罕见的沉默了,半响后声音中透露着一缕古怪情绪,说道:“挺聪明的,还知道询问一下我,还以为你真会听你体内那器灵的话要那凰金凤塔。”

    青铜树能够察觉到自己体内宝塔器灵的存在,方铭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过从青铜树的声音中,他听出了一些端倪,那就是这个选择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哼,要是真选择了凰金凤塔,那器灵就等着被吞噬吧,就他现在的状态,怎么会是凰金凤塔中器灵的对手。”

    青铜树的话让得宝塔器灵瞬间沉默了,他忘记考虑这种情况了,他想着是得到绿塔,而后融合炼化绿塔之后自己的实力必然是会得到增长,也许能够回忆起所有事情。

    可他却是疏忽了一点,既然他可以做到这些,那这绿塔的器灵同样也可以做到啊,到时候谁炼化谁还真的是不好说。

    “凰金凤塔,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该死的,想不起来了。”半响后,宝塔器灵的声音才再次传出。

    “你的记忆丢失了许多,想不起来很正常。”方铭安慰了一句。

    “前辈既然可以让晚辈任一挑选一物,那前辈能不能告知晚辈这些东西的用途?”方铭厚着脸皮问道。

    做人啊,还是不能脸皮薄,问一下又没什么,青铜树不回答那就是靠自己去盲选了,不过要是青铜树回答了的话,那就是赚到了。

    “罢了,既然先前已经提醒了你,那就索性告诉你吧。”

    方铭赌对了,青铜树竟然真的是答应了。

    “第二颗树杆上挂的是镇龙石碑,可镇山河龙脉之气运,普天之下这样的石碑一共只有九块,不过其中五块已经是被用掉了,也就是说真正还存在的只有四块。”

    听到青铜树的讲解,方铭立刻便是明白这块石碑的作用了,这镇龙石碑是风水师最想要得到的宝贝,每一位风水师都希望可以点到龙脉龙穴,可龙脉龙穴何其难找,就算找到了,没有足够的本事也镇不住这龙脉,毕竟龙穴不是谁都可以下葬的。

    但有了这镇龙石碑后,就可以镇住龙脉,让得任何人都可以葬到龙脉之穴中。

    “第三条枝干上的洗灵果,服用此果之后,身躯将成为灵体,对于天地灵气之感应远超他人,位列十大洗髓果实之一。”

    一个修炼者能够走多远,一般是由三样来决定,天赋和机缘以及悟性,但悟性一般是到了地级后期乃至于天极强者才需求的,而在天级之前修炼者追求的就是天赋和机缘。

    洗灵果,可以造就一个绝世天才出现,这样的果实要是流出到修炼界,必然会引起无数势力争抢,因为服用了洗灵果的人,只要不夭折,几乎是等于半只脚踏入了天极强者的门槛。

    所以听到青铜树的介绍,就连方铭也是有些心动了,只是强行按耐住,等着青铜树继续介绍。

    “第四根枝干上挂的是子母之气,是一万对母子之间的思念之情凝聚而成,乃是无上炼器之宝,只要将炼制的灵宝放入子母之气,灵宝将与主人真正的心神相通。”

    方铭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子母之气绝对是好东西,可关键的是他目前用不上,在法宝都已经很少有人可以炼制出来的时代,更别提是更高级别的灵宝了。

    第一是因为炼器技术的失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材料的稀缺,一些珍贵的炼器材料是越来越少的,没了材料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慢慢的炼器大师也就少了。

    要知道炼器这一行是没的取巧的,每一位炼器师要想进步就需要不断的打造器物,可材料越来越少,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打造,而没有了打造的机会,也就无法从打造中总结经验,到后面导致了整个炼器行业的衰退。

    养一位天级强者很难,但如果以方家的底蕴来说还是培养的起的,可如果说培养一位炼器大师的话,就算是方家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第五根枝干上的是凰金凤塔,此塔……天地之精华凝聚而成,夺天地之粹,以无上之法炼制,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第一灵宝,不过,已经有主。”

    听到青铜树刚开始的介绍,方铭真的是动心了,但青铜树的最后一句话又给他泼了一桶凉水,已经有主了,那他得到也没有用。

    不过方铭倒是有些好奇,这种夺天地造化的宝塔,他的主人又会是谁?

    “第六根枝干上的是一本道经,此经是老子亲自所著,乃道教第一经书。”

    在青铜树讲述的时候,方铭也是注意到了那六根枝干上挂着的东西,一本古朴的老书,泛着金色的光泽,隐隐看去便是给人一种压迫感。

    “道经吗,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会引起整个修炼界疯抢吧。”

    方铭知道道经对于道家弟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这却不是他所需要的,正如当初他师傅所说的那样,自己师傅可以教自己道教经文和典籍,但绝对不会传自己道教的法,因为自己所修炼的法和道教无关。

    “第七条枝干上面挂着的是一具尸体,准确的说你这一脉曾经的人炼制的一具分身,这具分身实力虽然弱小,但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具可成长型的分身。”

    “我要了,我就要这具分身。”

    几乎就在青铜树声音落下,方铭立刻便是做出了选择,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考虑,甚至根本就不在意这具巫师分身的实力。

    这一次就连宝塔器灵也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巫师分身对于一位巫师来说意味着什么。

    道教有斩三尸之说,要想修炼成圣最后必须斩断三尸,这其中最有名就是神话故事中的老子一气化三清,这三清就是三尸。

    而和道教类似的是,佛教也有相对应的修炼之法,而在巫师这一脉中,与之类似的就是炼制分身。

    任何一位巫师要想走的长远,最终都需要炼制一具分身,方铭现在虽然还不是很了解为什么必须需要分身,但是根据巫师传承中的记载,一位巫师如果没有分身的话,最终将会遭遇厄运。

    这厄运是什么,巫师传承中没有详细提到,不过方铭知道这是自己的境界不够,还没有完全解锁巫师传承中所有信息。

    “如你所愿。”

    青铜树回应了方铭一句,而后在那上方,一具身躯便是缓缓落下,落在了方铭的面前。

    “这就是巫师分身吗?”

    方铭打量着眼前这具分身,身形和自己差不多,但整个皮肤却是黝黑,最关键的是根本没有脸,不过这一点方铭并不惊讶,巫师分身是根据主人变化的,当自己炼制了这具分身之后,分身的模样就会和自己一样。

    打造一具巫师分身需要的材料及其繁杂,毫不夸张的说,拿来培养一位天极强者的资源都无法炼制出来一具巫师分身,从知道巫师有分身后,方铭也没有敢往这方面去想过。

    “好了,约定已经完成了,我也可以离开这里了。”

    青铜树说完这话之后,巨大的身躯竟然开始变小,到最后变成了一株绿色的树苗,直接是凭空遁去消失了。

    “什么意思,难道说青铜树一直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

    方铭有些诧异,这一切怎么看着这么像是青铜树特意在等着自己,也似乎是知道自己会选择巫师分身。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别忘了你身上有多少气运,这么多气运伴身,就算是天上掉馅饼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你这具分身的实力还真的是……”

    宝塔器灵啧啧出声,方铭也是莞尔,这具分身的境界才是人级二层,不过分身可以成长,只要好好炼制,自然是可以让分身的实力增长上去。

    “先将他给放到你塔里吧,现在还不是仔细研究分身的时候。”

    方铭看了眼凌丰等人,发现那位王老身躯微微颤动了一下,显然是马上就要恢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