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1章 私战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三年这内,十七寨不得无故找芭莎古寨麻烦,不得因为往日恩怨而报复芭莎古寨!

    这是多宝鬼师以自己的命以及供奉各寨祖先牌位为条件,让得这些寨主和鬼师们发下的誓言,当着神灵雕像之面发的誓言,谁也不敢违背。

    然而,多宝鬼师却没有想到那阿贝鬼师会找到这个誓言的破绽。

    对,我是不能因为过往的恩怨来报复芭莎古寨,不能无故欺凌芭莎古寨的寨民,但我外孙被人打伤,这不算是和芭莎古寨的过往恩怨吧,因为这涉及到了外人。

    我不是站在阿贝古寨方面来找芭莎古寨的麻烦,我只是作为一个外婆来替我外孙报仇,而且和我外孙发生矛盾的也不是芭莎古寨的人,而是芭莎古寨新任寨主的姐姐以及方铭。

    “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交出那女孩还有方铭,这事情就和你们芭莎古寨没有关系。”

    阿贝鬼师是从自己外孙还有老k那里知道的事情经过,但方铭这个名字于她来说却是陌生的,第一,南疆这边和修炼界的联系并不多,关于方铭的事迹还没有传开。

    这就和现在一些明星一样,有些明星突然爆火,铁粉很多,但也只是在年轻一代,在一些城镇农村地区,这个名字依然是陌生的,他们只知道四大天王,因为关于四大天王的歌曲和电影已经传播很久了。

    老k没有隐瞒方铭的来历,但老k隐瞒了方铭的实力和事迹,所以阿贝鬼师只知道方铭是出自于方家,方家这两个字对修炼界许多人来说便是一种震慑,但是在南疆,方家的触角还伸不到这里来。

    多宝鬼师之所以了解方铭的过去,那是因为他发现了凌维之后,便是开始调查凌维的信息,这才查到了方铭头上,作为凌维那边唯一和修炼界有关系的人,多宝鬼师这才对方铭进行了详细调查,才被方铭的事迹所震撼到,有了当初的布局。

    “阿贝鬼师,你这分明就是狡辩……”

    莫可整个人气愤的都在哆嗦,自己师傅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可却没有料到那天在古寨门口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想到这阿贝鬼师竟然会这么的狡猾。

    “老身在神灵面前发下誓言,自然不会违背誓言,你要说老身是狡辩,那神灵为何不惩罚老身?”

    阿贝鬼师老脸上的沟壑扭动,毫不掩饰心中的得意,她现在庆幸没有一开始就直接找多宝鬼师要人,否则的话现在又怎么可能使用这个借口。

    原本自己外孙被打,阿贝鬼师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初她生下女儿的时候还没有加入阿贝古寨,是和一个普通男子结的婚生的女儿。

    生了女儿之后,机缘巧合她被寨子里的上一任鬼师给看上了,被带回了阿贝古寨,对于自己寨子外的老公也就看不上了,连带着对自己女儿也是没有多少感情,更遑论外孙了。

    如果她真的在乎外孙的话,一到芭莎古寨的时候就该问罪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诸位,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不算阿贝古寨和芭莎古寨的恩怨,大家就当个见证人,证明老身可没有违背约定。”

    听到阿贝鬼师这话,其他寨主和鬼师也都是笑呵呵的,眼前这一幕是他们乐意见到的,没有人会愿意站出来替芭莎古寨说话。

    “私事吗,既然是私事那也就和十八寨没有了关系,是不是?”

    祖祠后方,传来了声音,所有人目光朝着那边看去,方铭和凌维还有凌楚楚三人朝着这边走来,而开口说话的正是方铭。

    “你是方铭,方家的弟子?”

    阿贝鬼师也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方铭,打量着方铭,按照老k告诉她的,方铭是一位年轻人,而这里凌维虽然也是年轻,但一看就可以看出是一个普通人。

    “没错,打伤你外孙的也是我。”

    方铭很光棍的承认了,看到阿贝鬼师的时候,他终于是明白为何多宝鬼师要让他护佑芭莎古寨了,不是因为多宝鬼师没有料到阿贝鬼师会有这么一出,这一切恰恰就是在多宝鬼师的筹划中。

    这十七寨的寨主和鬼师就算是遵守了承诺,这三年不对芭莎古寨动手,但显然也会动用一切办法限制芭莎古寨的发展,甚至可以借助其他势力对芭莎古寨进行打压,所以多宝鬼师需要自己来震慑住其他势力。

    整个南疆,以十八寨的实力最为强大,如果自己将这阿贝鬼师给击败,那么在十八寨不能明着动手的情况下,南疆其他势力怎么可能还敢针对芭莎古寨。

    这才是多宝鬼师整个布局的最后一步。

    “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觉得我可以击败眼前这老太婆吗?”

    方铭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多宝鬼师是把宝给压在了他身上,如果他败了,那么芭莎古寨绝对撑不到三年,如果自己胜了,这三年内芭莎古寨可以全力发展,至于三年后的事情……

    要说多宝鬼师对芭莎古寨三年后要面对的局面没有考虑到,方铭是绝对不相信的,那么多宝鬼师是凭什么认为三年后芭莎古寨可以在十八寨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方铭脸上突然露出了苦笑,他终于是明白了,多宝鬼师的自信就是来源于自己。

    三年以后,如果自己不能力压十八寨,那么芭莎古寨必然灭亡,多宝鬼师这是赌自己这三年的实力进步。

    看到方铭脸上的苦笑,阿贝鬼师还以为方铭是怕了,脸上更加的得意,直接说道:“方铭,你打伤我外孙,这笔账不可能这么轻易过去,就算你是方家弟子也不行,把那女孩交给我,至于你,自断一手便是算了。”

    听到阿贝鬼师的话,方铭笑了,笑的很开心,他还没说话,一旁的凌维就先忍不住了。

    “你个老太婆真是蠢啊,还自断一手,没有文化就不要出来丢人,那叫自断一臂,还想要我姐姐,把我姐请回去教你学成语吗,就怕你这脑袋不开窍,学不会。”

    噗哧!

    原本脸上浮现怒色的凌楚楚听到自己弟弟这话突然笑了起来,被自己弟弟给逗笑的。

    “放肆!”

    阿贝鬼师气的脸色通红,一脸沟壑更是扭在了一起,差不多比得上十万大山这般纵横交错。作为一位鬼师,她走哪不是受人尊敬,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

    “放肆你个头,就会这一个词语吗,那也不用一直重复说,我来教你,除了放肆你还可以说闭嘴,这个更通俗易懂。”

    “你……”

    阿贝鬼师本来就是想说闭嘴的,可听完凌维的话,话到一半却是说不出来了,真说出闭嘴两个字,岂不是还真的是变成眼前这小子教的自己了。

    “牙尖嘴利的小子,老身不跟你逞口舌之利。”

    咻!

    说完这话,阿贝鬼师右手一抬,一道细小的绿色身影便是朝着凌维射去,速度之快凌维连察觉都没有察觉到。

    不过凌维没有察觉到不代表着方铭也没有察觉到,几乎就在阿贝鬼师抬手的一瞬间,方铭也是一手挥出,挡在了凌维的前面。

    手掌伸出一翻,掌心处便是有着一条绿色的小虫,只是此刻这小虫在方铭的掌心中正瑟瑟发抖着。

    “对一个普通人动手,阁下不觉得有失身份吗?”方铭冷冷说道。

    “老身是什么身份,胆敢嘲讽老身,那就是个死,你敢出手,就算你是方家弟子,老身也不在乎。”

    “是吗,既然如此那这战我也接下了,这就是你我之间的恩怨,和芭莎古寨无关。”

    “放心,这就是私人恩怨,也扯不上十八寨和方家去。”阿贝鬼师同样也是想要撇清,因为她也不想把方家这庞然大物给招惹进来。

    一场在两人心照不宣各怀心思的私战也就这么确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