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39章 兵临城下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天蒙蒙亮!

    芭莎古寨依然是对外锁寨,整个寨子里的人都不允许离开寨子,只有三两家禽偶尔出现在田野上,然而今天这些家禽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不对,刚走出寨子口便是立刻退了回去。

    漫无一人的田野,突然有着窸窣的声音传来,如果有人此刻可以在高空俯视这片田野的外,就会发现田野上有着许多毒物正在爬行。

    蜘蛛、毒蛇、毒蝎……这些毒物犹如大军一般迅速的朝着芭莎古寨靠近,但诡异的是这些毒物相互之间并不开战,就如同泾渭分明的部队一般,互不干扰。

    百米,五十米,十米……

    十米的距离,当离着芭莎古寨只有十米距离的时候,毒蛇群突然翻涌了起来,朝着一旁的蝎子喷射毒液,而那边蜘蛛也和蟾蜍给干上了,原本有序的毒物大军,瞬间陷入了内战当中。

    唳!

    远处,有着笛声响起,在这笛声之下,那些毒蛇纷纷停下了攻击,而同时也有低沉的鼓声传来,那些蜘蛛在鼓声之下也都被安抚住。

    芭莎古寨之内!

    莫可听到寨子外面传来的鼓声和笛声,却是开始带领着寨民摇动起来了水车,水车搅动着溪水哗哗作响,那水声传出寨子,原本安静下来的毒物大军又一次陷入了混乱,再次开始绞杀起来。

    一场无声的较量已经是展开了。

    寨子的最上方,方铭可以清楚的看到寨门口的动静,那些毒物的自相残杀也都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多宝鬼师果然是计算的没错,十八寨的人确实是来了,也许,在凌维进入天葬山的时候,多宝鬼师就在准备了吧。”

    方铭的身边只有凌楚楚和凌维姐弟两,只是以他们姐弟两的视力还无法看的清楚寨子外的情况,但从方铭的话语中他们也是听出来了寨子外面所发生的事情。

    “你说那鬼师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凌楚楚有些诧异,几个月前就想到了现在这一幕,这未免也太老谋深算了。

    “未雨绸缪啊,多宝鬼师也是在赌一把,如果凌维没有带出石碑,那么寨子也将灭亡,留着一些宝贝也是无用,可如果凌维带回来了石碑,那么寨子就有救了,而这个时候只要能够扛过其他十七寨的抢夺,什么宝贝都可以舍弃。”

    方铭感叹了一句,他虽然不是十八寨的人,但也知道这类操纵毒物之法大部分都凭借着声音,无论是那笛声还是鼓声都是有着只有那些毒物才能够听见的指令频率。

    这个世界很奇妙,不同物种对声音的敏感度是不同的,就拿老鼠来说,如果有超过150分贝的声音,那么就会对老鼠造成致命的伤害,而像狗和海豚又能听到我们人类所听不到的高音,所以也才会有海豚音之说。

    像训练这些毒物,就是让这些毒物能够听到某个频率的声音,来让这些毒物按照声音所代表的指令来进行活动,笛声和鼓声就是起这么一个作用。

    多宝鬼师显然也是预料到了一点,所以提前准备好了破解之法,水的声音是至柔的,也是最容易混合进入其他频率的,所以当水声按照某个频率传播出去的时候,可以破坏其他任何音频。

    当然了,光是这一点还不够,要是这么简单就能破坏掉的话,这些训练毒物的人也就没地方混了,除了水声之外,最重要的是在田野上撒了某种药粉。

    这些毒物都是从小便是被训练过的,像毒蛇生性怕雄黄,可这些毒蛇却不怕,而能够让他们疯狂的药粉极其珍贵,恐怕制作这些药粉,也差不多是掏光了寨子里的草药存货。

    毒物厮杀的很快,一大片大一片的死去,而随着这些毒物的血液流出,整个田野都充满了一种难闻的臭味。

    不远处的几座山头,那些站立在山头之上的人望着田野上死掉的毒物,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这些毒物正是他们所训练培育的,现在一朝就被全部毁掉了。

    “意料之中,芭莎古寨要是这么容易就攻入进去,那早就不存在了。”

    “不过是一次试探罢了,看来多宝那老家伙还没死啊,也罢,就最后送他一程吧。”

    “毁我蝎子,这笔账一会再算,就算你多宝再厉害,一人还能是我们其他十七寨的对手不成?”

    ……

    这些毒物的死去并没有让十七寨的人退缩,相反的更是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杀意,既然突袭不成功,那就光明正大的攻打。

    第一位出现古寨寨子门口的是一位老人,带着草鞋草帽,身上披着一件蓑衣,不知道的只会把这位当做普通的山野老农,但谁能想到,这会是十八寨中阿羌古寨的寨主。

    “来的挺早啊,你们阿羌古寨离着芭莎有百公里之远,你也不怕路途遥远,一把老骨头都给丢了,到时候没能给你收尸回去。”

    就在老农出现之后,又一位老妪出现,只是这位老妪出现,话里阴阳怪气。

    面对着十八古寨的一位寨主,老妪还敢说这句话,身份也可想而知,同样是来自于十八古寨中其中一个古寨。

    “你都死不了,我怎么可能会死,要走也是你先走,这样我还给你扶灵柩送一程。”

    十八古寨之间恩怨很深,虽然这一次都是冲着芭莎古寨而来,但相互之间也是不对付,见面时候没有动手就很不错了。

    老农、老妪……

    这只是开始,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古寨门口的身影越来越多,到后面足足有二十多位,每一位不是其他寨子的寨主便是鬼师。

    “二十位地级后期强者,多宝鬼师要怎么破解这个局?”

    高山上,方铭皱了下眉,至少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无解的局,多宝鬼师就算会强一些,恐怕最多也就只能面对两三位,二十位和他同级别的强者,根本就撑不住。

    在方铭沉吟破局之法的时候,此刻在寨子的门口,莫可出现在了那里,而多宝鬼师的身影依然不见踪影。

    “这是多宝的那个徒弟吧,可惜,天赋不行。”

    “芭莎古寨的人越来越少,多宝能找到一个可以继承他衣钵的已经算不错了,根本就没得挑。”

    “不与外界通婚,芭莎古寨早就该灭亡了,留着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有老者冷哼了一声,虽然十八寨不与外界交流,但那个外界指的是非苗族人,像其他寨子和苗人还是有交流的,否则的话,各寨凭什么保持血液。

    十八寨的人可以取其他苗族姑娘,但姑娘一旦嫁到了十八寨,就不能再离开寨子,而对于许多苗人来说,十八寨是他们最向往的地方,许多苗族姑娘都希望可以加入十八寨。

    南疆这地方多毒虫,所以经常会有苗民被毒虫毒蛇咬伤,许多时候便是要求助于十八寨,所以十八寨的人在他们心中地位很高。

    “在下是芭莎古寨巴代雄莫可,我芭莎古寨已经封寨,各位寨主鬼师大人请回吧。”

    莫可看着这些老者,不卑不亢,哪怕此刻他心里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但也必须完成师傅的交代。

    “让我们回去,这话你没有资格来说,还是让你师傅多宝过来吧。”

    “怎么,我们这些老朋友都到来了,多宝还不端着架子不出来吗?”这些寨主和鬼师哪怕不动手,光是这份威压也不是莫可所能承受的住的。

    “各位前辈,我们十八寨同出一支,何必咄咄逼人呢?”

    “是啊,就是因为同出一源,老夫才会过来,这样吧,只要多宝把石碑给交出来,老夫转身就走,绝不停留一刻,另外从此以后芭莎古寨的事情就是老夫的事情,谁要是敢欺负你们多宝古寨,那就和我阿羌古寨过不去。”

    阿羌古寨的那位老农装扮的寨主说话了,然而莫可却是面色一沉,把石碑交出去,那古寨就等于是完了,以古寨现在的人数,根本不可能在这一次诅咒中活下来。

    “各位前辈,我师傅让我转述给各位,如果各位前辈愿意离去,从此以后芭莎古寨将会退出对石碑的争夺,各寨得到石碑,芭莎古寨绝不会眼红更不会动抢夺之心。”

    莫可只能是说出最后的底线,以前其他寨子得到石碑,芭莎古寨也参与过争夺,只不过因为那时候石碑获取并不难,所以各寨只是刁难一下,得到一些好处就离去了。

    然而芭莎古寨的情况不同,芭莎古寨的人太少了,挑选适合的人进去天葬山太难了,所以这块石碑已经是救命的石碑了,绝对不能丢。

    “哼,你们芭莎古寨走到今天只能怪你们自己,定下不得与外界通婚的破规定,反正你们古寨也没有多少人,哪怕没有诅咒,也撑不过几十年,何不如将石碑给我们,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没错,你们芭莎古寨人口不过五十,而我蓝贝古寨有近千人,牺牲你们几十人,换来千人的性命安危,你们芭莎古寨的人该有一些奉献精神。”

    ……

    说到底,这一次各寨的寨主和鬼师是铁了心要多夺走芭莎古寨的这块石碑,因为芭莎古寨太弱了,已经是没有和其他十七寨抗衡的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