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32章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影像中,白衣女子消失,蛊皇也消失,沧海桑田般的时光流逝,只剩下光圈之门还屹立在那里。

    “长生之术,十有八九,唯独缺一,可怜的蛊皇啊,并不是那一。”

    声音又一次传来,而这也是最后一次,紧随着,画面便是消失,云雾散去。

    “方铭,你没事吧。”

    凌维看到云雾散去,第一时间便是关心问道,“你知道吗,你站了差不多有三天,不对,也有可能是五天,反正我都睡了好几场觉了。”

    因为在这天葬山没有时间的足迹可寻,当凌维根据自己睡觉的次数做出了判断,方铭起码被云雾给包裹了三天。

    “三天吗?”

    方铭有些恍惚,他感觉过去了一个时代那么久,看着一个辉煌的属于蛊族的时代,看着一个强大的王朝统治着世界,可最后,这个王朝还是崩塌了,而毁掉这个王朝的竟然是一个人。

    “是九星巫师吗,还是超越了九星?”

    方铭不敢确定,因为九星之后的境界巫师传承中没有记载,他也不知道九星之后脚踏的是不是还是九颗星?

    一个强大的女巫,而且还是蛊皇的师傅,但最后因为蛊皇制造出来了光圈之门后灭掉了整个蛊族王朝,这光圈之门的后面到底是什么?

    一个已经拥有了无上权力并且可以长生的人为何还要制造它出来,那白衣女巫为何因此要毁掉这王朝,阻止蛊皇带着族人进入光圈之门。

    权势和长生,可以说这满足了一个人所能够幻想的一切欲望,方铭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让蛊皇不惜冒着被灭掉王朝的风险制造出来。

    “也许要揭开谜底,只有到那光圈之门后才能够知道吧。”

    方铭的目光望向了山巅另外一处的小山头,光圈之门依然是伫立在那里,正如它曾经经历了最辉煌的岁月后,历经历史的沧桑永恒不倒。

    “永恒之门吗,这倒是一个很贴切的名字。”

    这一次方铭没有再犹豫,因为他体内的巫师之力已经是解封了,意味着已经是可以动用术法,只要可以动用术法,那么到对面的山头并不是一件难事。

    双手结印,双脚在地上旋转,半响后,一股罡风在方铭的脚下刮起,而借着这股罡风,方铭也是一跃而起,在凌维震惊的目光中朝着对面的山头而去。

    砰!

    准确无误的落在对面山头之上,身后凌维还保持着瞪大眼睛的表情,半响后才揉了揉眼睛,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幕,一跃几十米远,这要是说出去都没人信啊。

    方铭可没有心情理会凌维的惊讶,此刻他离着那光圈之门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一座闪烁着极致白光的门,没有任何特别的能量和气息透露出来,就如同一件高科技产品一样。

    然而方铭却是打起十二分的小心,一座可以让那些无法想象的强者前仆后继的门,怎么可能就那么的简单。

    一步一步的靠近,当离着光圈之门还有三米距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晃动,如同地动山摇一般,再然后方铭便是听到了在那云雾之中的下方,突然传来了铁链的声音。

    这声音让得方铭头皮有些发麻,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而下一刻他便是看到在那云雾之中有着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遮天蔽日,将整座山头都给遮盖住。

    云雾被这身影给吹散,方铭便是看到一个巨大的头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此刻正用一种漠然的眼神看向他。

    头颅想要靠近,然而这时铁链声哗哗作响,紧随着这颗头颅被缓缓拉了下去,最终最剩下不甘的咆哮声,而方铭顺着云雾看下去,却是看到在那头颅的脖子处有着一条巨大的锁链,锁链之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符文。

    这深渊中囚禁着一个巨人?

    方铭很快便是有了判断,那铁链声应该是绑在巨人身上的,也就是说有人将巨人给囚禁在了这里,而自己来到这座山头,将这巨人给惊醒了。

    一个堪比天葬山的巨人,方铭已经是不敢想象这位有多强大了,可如此强大的存在竟然还被囚禁,那囚禁他的又该是怎么样的强者?

    这些疑惑萦绕在方铭的心头,只是他无法得到答案,除非他去询问巨人,不过方铭觉得现在他还不想死,还没有活够。

    将心思从巨人身上收回,方铭再次打量起了这光圈之门,三米的距离,那极致的白光照耀的他都快睁不开眼睛,不过也正是因为仔细的观察,让他发现了这光圈之门的一些端倪。

    在那白光之中,似乎是有着两行字,而且是红色的,等到他再走近两米的距离,才知道这红光是什么,那是两行血字。

    有人用鲜血在这光圈之门的两侧留下了字,就好像是在这门上贴上了一副对联,没错,确实是对联,因为方铭随即抬头还看到了横幅。

    “大年三十到此留念。”

    这是横幅上的字,很是潦草,但是看到这字迹的时候,方铭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长生之道十之八九,缺少的一并非此道,大坑,慎入!”

    很不工整的对联,正如这自己一样,潦草随意,不过方铭却是看呆了,因为这字迹他认出了,正是自己那位失踪的父亲。

    这字迹和自己当初在那山河之殿所看到的字迹如出一辙,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自己父亲来到过这里?而且还走到了这光圈之门前,只是最后并没有踏入进去。

    方铭的表情有些怪异,当初山河之巅的时候,自己父亲也是留下一句非我之道便是霸气离去,而现在在这里的时候又同样写下这么一副对联,他已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见到自己父亲的字,方铭还是有些激动的,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父亲很有可能还活在世上,可惜的是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什么时候来到的这里。

    如果没有自己父亲所留下的这幅“对联”,方铭会踏入这光圈之门,但有了“大坑慎入”这四个字,方铭便是有些犹豫了,踌躇着要不要踏入进去。

    就在方铭犹豫的当头,他的胸口突然一热,宝塔竟然主动浮现的出来,而且是径直朝着光圈之门而去,飞入了光圈之门中。

    “这……”

    宝塔突然出现并且冲进光圈之门,这一突然变故让得方铭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还没等他彻底反应过来,宝塔竟然又出来的,直接是飞回到他的胸口。

    方铭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是看到一只玉手从那光圈之门内伸出,露出了一截如白藕般的洁白玉臂和半截袖子。

    “白衣女巫?”

    只是一瞬间方铭便是想到了在那影像中所看到的那位风采绝世的白衣女巫,当初那位白衣女巫直接是在影像消失了,有很大可能是进入了光圈之门。

    想到这位白衣女巫的恐怖,再看到朝着自己而来的玉手,方铭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宝塔这坑爹的家伙,竟然把这尊煞神给招惹出来了,那可是一个人灭掉了一个王朝的恐怖存在啊。

    玉手落下,方铭甚至都没有抵抗的打算,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就和蝼蚁强不了多少,抵抗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玉手,离着方铭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而后画掌为指,一指落在了方铭的胸口处。

    “挺狡猾的,知道躲在他的身上,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清冷的声音从光圈之门传来,方铭便是感觉到自己胸口突然变得滚烫起来,而宝塔又一次浮现了出来,只是此刻的宝塔没有了一点光泽,显得黯淡无光,而且还在微微颤动。

    “这是害怕?”

    如果把宝塔当做一个人的话,那就是此刻身躯在发抖,因为恐惧而发抖。

    方铭知道宝塔肯定不凡,甚至很有可能有自己的灵智,否则的话也不会好几次都主动出现,可现在看来这宝塔的器灵也是害怕了。

    也是,在这么一个狠人面前,谁不害怕?

    玉手这一指点出之后便是收了回去,随后整个玉臂也都回到了光圈之门内,而宝塔这个时候也终于不再抖动了。

    “果然啊,是被吓到了。”方铭看着宝塔的模样,轻语道。

    “吓到了怎么了,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可以让她给吓到的?”

    然而让方铭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只是这声音有些傲娇。

    “你是宝塔的器灵?”

    只是怔了那么一秒,方铭便是反应过来问道。

    “算你小子还不傻,没错,就是我。”傲娇的老声音再次传来。

    “苍老的声音,神秘的宝塔,戒指里的老爷爷?我这是开启了金手指?从此以后要走上主角之路?”方铭突然呢喃了一句。

    “当然,你就是这天地的主角,在我的辅佐之下,你会成为这世上最顶尖的强者,俯视三界。”器灵也是附和道。

    方铭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宝塔,“我信了你的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