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25章 错了,是四个人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仅仅是一幅画,凭借着画上女子的一个背影,方铭便是可以判断出这女子是巫,不是因为其他的,正是在女子的脚下浮现着九星图案。

    在石碑上,这只是九个小圆点,甚至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但作为得到巫师传承的方铭,却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巫师境界有九星之分,当成为九星巫师之后,脚下便是会有着九星浮现,就如同佛家的步步生莲一般,这是实力的体现。

    就拿方铭现在来说,他是五星巫师,但脚下却无法浮现星辰,只有踏入六星境界之后脚下才会显露,当然要不要显露出来那就是看方铭自己的选择了。

    九星巫师,这是一个方铭想都不敢想的境界,巫师六星就已经是相当于天级强者,而且每到后面修炼也就越加的困难,九星巫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至少在方铭心中,就算是西方的那些神恐怕都不是对手。

    一个芭莎古寨中的一块石碑,竟然会记载着一位九星巫师,再联想到巫师传承中的那首苗族祖谣,方铭越发的觉得苗族恐怕和巫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这幅画中,这位九星巫师强者是站在了那十座石棺面前,更让他震惊的是,在下一幅画中,这位九星巫师女强者竟然微微躬身,这是在向这十座石棺行礼。

    九星强者,这绝对是站在了这个世界最巅峰的存在,方铭无法想象那这石棺中又是怎么样的存在,竟然可以让九星巫师女强者行礼。

    是苗族的先祖吗?

    正当方铭准备将目光看向下一幅石碑的时候,他的耳朵却是竖立了起来,随即转身看向了门口处,那里,站着一道身影。

    多宝鬼师此刻就站在这石屋门口,那张老脸上的表情有压抑不住的愤怒,但也有一种意味不明的情绪,此刻眼皮抖动,却一言不发。

    方铭的动作自然也是让清依和凌楚楚都看到了,两女也是跟着回头,也是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多宝鬼师。

    凌楚楚的表情有些心虚,毕竟这是人家的禁地,自己这属于偷看人家的隐私,不过想到就是这糟老头子将自己弟弟给送入那什么危险的天葬山,她的一点心虚就消失了。

    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没必要心虚。

    清依在见到多宝鬼师的一瞬间,神情便是充满了戒备,如同一只遭遇危险的小猫一样,浑身毛发仿佛炸起,似乎只要多宝鬼师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她也会立刻行动。

    “清依,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在记恨你父亲还有寨子。”

    然而让方铭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多宝鬼师竟然没有动怒,相反的,语气中有着疲惫,看向清依的目光充满了复杂之情。

    “是,我是对寨子充满了恨,如果不是这破寨子该死的规矩,寨子里的人怎么会越来越少,如果不是那该死的规矩,我姐姐又怎么会死,我那父亲眼里只有寨子,根本没有亲情,他既然这么在乎寨子,那我就要把寨子毁掉。”

    “所以你找了那姓凌的小子来,让我将他给送到天葬山,如果他通过了考验成为了寨主,他将按照对你的承诺毁掉寨子。”

    听到多宝鬼师的话,清依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会被鬼师给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她现在也不在乎了,冷笑道:“没错,这就算我的计划,不过现在不需要了,因为诅咒到来了,不需要我动手,寨子就会毁灭。”

    “被忘了,你也是寨子里的人,寨子毁灭了,你同样也逃不过这一劫。”多宝鬼师用复杂的语气说道。

    “从我姐姐死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只有复仇,为了复仇我把最珍贵的身体给了那个不学无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混蛋,你觉得我还会怕死吗?”

    清依说这句话的时候画风是很决然的,然而方铭听完之后嘴角却是抽搐了一下,不知道凌维要是知道自己在清依心中的评价会作何感想。

    凌楚楚的表情有些怪异,知弟莫若姐,自己弟弟是什么玩意她再清楚不过了,和清依所说的没有任何差别,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败家子。

    多宝鬼师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郑重说道:“我以芭莎古寨第七十六任鬼师的身份宣布,从今天起你将不再是清依古寨的人,如若踏入芭莎古寨半步,格杀勿论。”

    听到多宝鬼师的话,方铭脸上露出诧异之色,他没有想到多宝鬼师竟然会放过清依,以多宝鬼师为了找自己报仇布置了这么一个局,心胸并不是那种宽阔之辈,怎么可能会放过清依?

    清依脸上也是有着诧异之色,显然她和方铭是一样的想法。

    “老夫放过你,那是因为你所谓的计划老夫早就知道了,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我说过,整个芭莎古寨内没有任何事情瞒得过我。”

    多宝鬼师脸上带着傲慢之色,解释了一句之后目光看向了方铭,说道:“现在该启程前往天葬山了。”

    方铭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有多宝鬼师在,后面的石碑内容他是看不到了,不过不要紧,既然这些石碑放在这里,那么以后总会有机会的,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救出凌维。

    几乎是盯犯人一样盯着方铭三人的一举一动,直到看到方铭三人走出了石屋之后,多宝道人突然将石门给关上,把自己给关在了里面。

    石门关上,方铭想要感知一下多宝鬼师在是石屋内的举动,可他却发现这石屋就好像是一个绝缘体一样,他的感知根本就感应不到石屋里面的情况。

    也正是因为感应不到,所以方铭没有看到多宝鬼师站在最后一块石碑前,这是和前面石碑完全不一样的一块石碑,因为这块石碑是两面的,在靠着门口这一面,上面刻着的是古老的苗文,古老到就连多宝鬼师都不认识。

    而在石碑的另外一面,则是刻着一副图案,图中有着三道身影站在一排石碑前,从这三道身影的粗瘦来看,可以明显看出是一男两女。

    “预言真的实现了,可对于我苗人来说这到底是好是坏,那一面苗文刻着的到底是什么?”

    多宝鬼师轻语,关于这面石碑从他接任鬼师那一天起,他的师傅便告诉他,这最后一面石碑是一副预言,石碑中出现的身影将会改变他们芭莎古寨的未来,也许是新生,但也许是毁灭,因为石碑上的苗文没有一位鬼师认识,哪怕是第一任鬼师也是如此。

    “当预言出现,这一幕将永远封尘于世。”

    多宝鬼师想到自己师傅的交代,苍老的手掌抚摸过这一幕石碑,上面的图案开始慢慢的消散,然而就当他的手掌抚摸到那属于男子的身影的时候,老眼突然收缩了一下,仿佛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不是三个人,错了,都错了……”

    石门外,方铭没有就此离开,但清依却是直接走了,至于凌楚楚用质问的眼神看向方铭,在等待着方铭关于清依身份的解释。

    “那露露就是清依,她父亲是上任寨主,而她姐姐因为违反了寨子的规矩被她父亲给害死,所以她心中对古寨充满了怨恨,想要毁灭掉古寨,为此故意吸引你弟弟前来,让那鬼师把你弟弟给送入天葬山,如果你弟弟真的成为了寨主,按照你弟弟和她的约定,将会替她完成毁掉古寨的目标。”

    方铭长话短说简单的解释了一遍,以凌楚楚的智商自然是听得懂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她这心里更是恼怒自己弟弟,连色字头上一把刀都不知道吗?

    “那有没有破解之法,如果我弟弟不完成那女的一个要求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血液倒流,脱阳而亡,至于破解之法,至少我是做不到。”

    方铭摇了摇头,如果自己可以破解的话,那以多宝鬼师的实力自然也能破解,清依不可能没想到这点。

    “这么看来只能是真的指望你将他从那天葬山带出来了,最好是不要让他成为寨主。”

    凌楚楚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这时候石门传来了响声,多宝鬼师从石屋内走了出来,表情古井不波,只是看了眼方铭后说道:“该我来。”

    多宝鬼师带着方铭和凌楚楚再次回到了古寨,而此刻的古寨却是充满了风声鹤唳的气氛,所有的寨民都聚集在了祖祠前。

    巴代雄莫可看到自己师傅出现,连忙迎了上去,两人用苗语说着什么,莫可的表情越说越着急,不时还朝着方铭这边看了几眼,可最后还是被多宝鬼师给说服了,垂头丧气的退回人群。

    莫可退回了人群,和寨民有苗语交流着,而那些寨民的表情就和先前的莫可一样,先是着急,最后又垂头丧气一言不语。

    “芭莎古寨从这一刻起不欢迎外人,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多宝鬼师这句话是朝着凌楚楚说的,凌楚楚将目光看向方铭,而方铭则是朝着她点了点头,天葬山神秘莫测确实是不能带着凌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