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24章 石碑上的巫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这石屋是我们寨子的禁地,实际上这片后山都应该算是禁地,而能够进入石屋的,整个寨子只有鬼师和寨主,就连莫可都没这个资格。”

    莫可,就是芭莎古寨的巴代雄,也就是多宝鬼师的那位弟子。

    “关于芭莎古寨的秘密,就在这石屋里面,现在多宝鬼师不在这石屋内,要想了解古寨的秘密,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清依看向方铭的目光带着怂恿,但她却不知道的是,就算她不怂恿,方铭也会进入这石屋。

    因为在这石屋一侧的墙上,画着类似于图腾的图案,在清依看来这就是他们芭莎古寨的图腾,一些由多宝鬼师亲自主持的活动上,就会有这些图纹出现。

    但方铭第一眼看到这些图纹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当初魂穿张浩魂魄的时候,在张浩的记忆中所看到的那个巨大的磨盘,而在那个磨盘上铭刻着许多符文,其中一个符文就和石屋墙上的图纹一模一样。

    这不是什么图腾也不是图案,这是一个符文,只不过是放大版的符文。

    关于张浩记忆中所走过的那条路,方铭可以确定这不是他这个境界所能碰触的,甚至就算是那些天级强者都不一定有这个资格,所以他已经是决定不再调查关于那嫁衣的秘密了。

    可现在又一次看到了磨盘中的符文,他又按捺不住了心中那颗好奇的心,也许这石屋里面就藏着关于那条路,关于那磨盘的秘密。

    “这个石屋我曾经进去过,不过只待了一分钟不到,因为鬼师回来了,不过就是这一分钟的时间,让我知道了古寨关于诅咒的秘密,甚至我怀疑里面还藏着整个十八寨共同的秘密,可能也有天葬山的秘密。”

    清依目光看向方铭,话里的意思已经是说的很明显了,你要去天葬山救凌维,那不想对天葬山提前有所了解吗?

    不过清依并不知道的是,就算没有她这番怂恿的话,方铭也会进入这石屋,虽然说不主动去了解关于嫁衣的秘密,到既然秘密送到眼前了,他也不会视而不见。

    石屋周围没有任何的布置,显然多宝鬼师不认为有人会到这里来,毕竟这是芭莎古寨的后山,连古寨都很少有人敢来,那就更别说是后山了,至于寨子里的人,除了清依这种一心想要毁掉寨子的人外,其他寨民谁敢违背鬼师的话进入禁地。

    方铭推开了石门,这石门设计的很巧妙,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显然是经常有人进来过。

    石门打开,里面有着光亮,在石屋的四角都有着火苗,将整个石屋照耀的透亮。

    方铭的目光,第一时间扫过全屋,最后落在了最前方的一块石碑前,这石屋并没有其他东西,有的只是排成一排的石碑,而每一块石碑前都有着一个蒲团,很显然,这是多宝鬼师用来祭拜的。

    祭拜石碑?

    方铭有些疑惑,一个鬼师跪拜在石碑前,这石碑难道有什么奥秘?

    在方铭疑惑的时候,清依目光已经是看向了第四幅石碑,显然她上一次进来的时候,一分钟的时间让她看完了前面三幅石碑的内容。

    “这是记录,是古代人记录下面某些事情的场景。”

    凌楚楚的目光落在第一幅石碑上,这一副石碑上方出现了一座山,不过这座山画的很模糊,被云雾给遮盖住,而在山脚的下方,则是有一群人跪在那里,这群人衣衫褴褛,头朝着山上方向跪着,仿佛是在祈祷。

    “这山就是天葬山,而这些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我们苗人的祖先。”清依在一旁解释了一句。

    因为被石碑中的画所吸引,所以凌楚楚没能反应过来清依话中所透露出来她的苗人身份,随即目光又落在了石碑的最下方,在这石碑的最下方,画着一个模糊的图案,好像一只眼睛,可又像是一团火焰。

    “石碑的右下角这个图案,应该就和古代文人喜欢在画卷右下角提名一样,这应该是代表着刻石碑的人的身份吧。”

    凌楚楚猜测,而方铭则是将目光给移到了第二幅画上。

    第二幅画的内容就和第一幅画完全不一样了,第二幅画上出现的是一个寨子,从画上的木屋布局可以看出就是芭莎古寨,虽然和现在的芭莎古寨有些差别,但仔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的了的。

    在这幅画上,有不少人,这些人站在古寨的里面,手里拿着各种很原始的工具,而在古寨之外,则是有着一层雾气,这雾气被勾勒成一个魔鬼形状,无数个有魔鬼组成的雾气将古寨给包围在了其中。

    如果仅是从画面上来判断的话,只能是判断出来古寨的人遇到了危险,而危险就是这些被雾气所包裹住的魔鬼,在这幅图案的右下角同样也是有这么似火似眼的小图案。

    不过比起第一幅石碑来说,这第二块石碑上面多了几行苗文。

    “你应该知道我们苗族是没有文字的,只有少数苗文流传了下来,为了破解这一行苗文的内容,我曾经去找过许多古籍,最终判断出来个大概意思。”

    清依一边看后面的石碑一边继续开口说道:“这石碑上的苗文大概提到了诅咒,提到了神灵还有灾难,大概意思就是说古寨因为神灵的缘故逃过了灾难,但却被诅咒了,至于诅咒是什么,第三幅石碑你就知道了。”

    第三幅石碑上,同样是古寨,只是这一次古寨有了变化,所有的木屋全都坍塌,小溪变成了红色,而那些寨民则是跪在了这石屋前,不同的是石屋内的石碑尽数毁灭。

    “这就是诅咒,当诅咒来临,古寨将会灭亡,什么都不存在,哪怕是这石屋也保存不下来,这是石碑上苗文的意思。”

    听到清依这话,这一次凌楚楚反应过来了,质问道:“你懂苗文,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凌楚楚不傻,要是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清依的来历不简单,那她也就不能成为广年集团的高管了。

    “这个,等到出去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清依没有直接回答,方铭也没有给凌楚楚解惑,他将目光看向了第四块石碑上。

    如果说第二和第三块石碑是提到了芭莎古寨的诅咒,那么第四块石碑就和芭莎古寨没有关系了,因为在这块石碑中,出现的不是芭莎古寨,而是一座古城。

    漫天黄沙之中,一座古城就这么矗立在那里,这座古城很奇特,因为它是漂浮在黄土之中的,这一点从画图之人在古城下方所画的一些草木可以看出来。

    古城的下方除了草木之外,还有着许多趴伏在那里的人,一个个全都抬头看向上方的古城,仿佛是在窥探着什么。

    “这些人应该是在祭拜这古城,就和第一幅图我们苗族先祖在祭拜天葬山一样。”清依发表了自己的猜测。

    对于清依的这个猜测仿佛也表示认同,然而一旁的凌楚楚却是冷哼了一声,反驳道:“什么祭拜,这分明就是一些尸体啊,只不过死的时候都很诡异的头朝上。”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方铭和清依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两人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会朝着玄学方向去思考,会想到祭拜或者朝奉,但凌楚楚是一个普通人,以普通人的思路和观点,得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

    “确实是死人,也就是说这幅画要表达的是一座漂浮在死人上方的古城。”

    第四幅画看完,方铭的目光看向了第五幅画,这幅画的画风又一次变了,这一次画的内容变得苦涩难懂了,不是石碑上的画太复杂,相反来说,反倒是太简单了,只有那么寥寥几笔。

    简单的根本就看不出画的是什么?

    “这幅画应该是没画完吧。”凌楚楚在一旁说道。

    “不可能,后面还有石碑,如果这幅画没有画完的话,那怎么可能继续画后面的?”

    清依否定了凌楚楚的猜测,不过方铭在看到下一幅石碑的时候,嘴角却是微微上扬,“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因为下一副石碑和前面几幅石碑并不是一个人所画。”

    虽然这些石碑的大小和样貌一模一样,但方铭还是感觉到了差别,那就是从第六幅石碑开始,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萦绕在石碑上面,而前面五副石碑却没有给他这种感觉。

    第六幅石碑,上面同样也是一副画,画上画的是天葬山,而这一次在山脚下的人有了变化,这些人抬着一座石棺,跪拜在了那里。

    第七幅画,作画者将石棺的一半画在天葬山中,想表达是这石棺被送入了天葬山中。

    这是连环画,终于是连贯起来了。

    第九幅石碑上的画依然是连着前面的画,这一次画的是天葬山里的情景,那石棺被送入天葬山的某处,而在那里竟然还摆着十座一模一样的石棺。

    第十副画,这是最让方铭震惊的画,看到这幅画,他体内的巫师之珠竟然自动运转了起来。

    这幅画出现的是一位女子的背影,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却带着出尘般的气质,可以想象的到,这背影的主人是何等的绝世,这是一位真正盖世天娇。

    而方铭震惊的原因不仅仅是被女子的气质所震撼,更因为他知道,这女子是巫,是真正的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