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22章 真相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祭坛下,多宝鬼师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方铭,他知道方铭刚刚问的话肯定是和祖谣有关,然而方铭缄口不言,他也无可奈何。

    “要不这样吧,我将这祖谣的内容告诉你,你将凌维从天葬山给带出来?”

    方铭试着想要和多宝鬼师交易,只是换来的却是多宝鬼师的不屑冷笑声。

    “你当天葬山是什么地方,那是我族的圣地,就算是我终生也只能进去一次,更何况,神灵没有将祖谣传授给我,那只是因为我机缘不到,就算你告诉我又有何用。”

    看到多宝鬼师这幅盐油不进的模样,方铭也不再说什么了,实际上在祭坛上的时候,这祖谣也只是唱到了一半而已,后半部并没有唱出来。

    “既然你让苗灯点亮了,说明神灵允许你进入天葬山了,明天我会带你去天葬山。”

    多宝鬼师留下这句话后转身便是朝着上面走去,方铭耸了耸肩,回头却是看向了那被红布包裹住的神灵雕像,他很想看一眼这雕像的模样,可当他的手朝着红布伸过去的时候,一股巨力袭来,直接是将他的手指给弹开了。

    “结界?”

    方铭脸上有着诧异之色,一具雕像竟然有着结界之力,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方铭的眸子有着隐晦之色,半响之后再次伸出了手,这一次他的手指尖有着光芒流转,体内的巫师之力运转起来,朝着红布抓去。

    轰!

    这一次一股恐怖鱼的压力袭来,就犹如巨浪一般,将方铭给整个人给推倒了祭坛下方,身躯踉跄了好几步才停下来。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那里就好像是被滚烫热水给烫到了一样,一片嫣红,甚至还有一点点微微红肿的迹象,这让方铭明白,这结界不是他目前可以破解的,强行的话只会遭到反噬。

    看着依然被红布给包裹住的雕像,方铭脸上有着苦笑,地级八层境界,在修炼界已经算是强者了,可谁能够想到仅仅只是一个寨子里的一具雕像就让他束手无策。

    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也还要强大啊。

    ……

    芭莎古寨祖祠外,当方铭走出来的时候,凌楚楚等人都带着期盼之色看向他。

    “先离开这里吧。”

    方铭没有说什么,带着凌楚楚等人离开了祖祠,而此刻先前给他们引路的那位男子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木屋前,说是多宝鬼师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方公子,你真的要去天葬山?”

    木屋内,老k再次开口询问,当得到了方铭的肯定答复后有些无奈的离去了,这消息他要汇报给上面。

    “方铭,你先前在古寨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等到老k走后,凌楚楚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方铭会说人家是冲着他来的?

    “这古寨的那多宝鬼师和我之间有些恩怨,所以在知道了我和凌家的关系后,故意将凌维给送入了天葬山。”方铭没有隐瞒如实答道。

    听到方铭的回答,凌楚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怪方铭吗?可要是自己弟弟不来这里的话,那也不会有事情。

    “放心吧,明天我会前往那天葬山,将凌维给带出来。”

    方铭安慰了凌楚楚一句,随即目光又看了张威几人,问道:“你们是决定晚上住在这里,还是回镇上去住。”

    “住这里吧,再说天也快黑了,这种地方大晚上的我们可不敢乱走。”

    方铭点了点头,这木屋有两层,一楼有两个房间,二楼也有两个房间,人倒是可以住的下,张威和赵立带着两个女伴住在二路,而方铭和凌楚楚则是住在一楼。

    对于方铭等人的入住,寨子里的人就好像是当他们不存在一样,直到晚饭时间了也没有人给送点吃的过来,当然了,就算古寨的人真的送了吃的过来,凌楚楚她们也不敢吃。

    夜色慢慢弥漫,在这寒冷的冬天,就连虫鸣鸟叫声也都减少了许多,张威和赵立他们很早就去入睡了,凌楚楚最后也是熬不住寒冷,回到了房间,整个木屋的大堂只有方铭一个人坐在那里。

    一张木桌,一张木凳还有一盏油灯,方铭就好像是入定了一般,那烛光将他的影子给映照在木墙上,拉的老长老长……

    许久之后,方铭的耳朵微微竖起,不过随即脸上便是带着怪异的笑容,就在刚刚有靡靡之音从二楼传来,只是倾听了那么几秒,他便是知道二楼在干啥呢。

    到底是年轻人啊,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寻求刺激……

    没有理会二楼那两对的,方铭将目光望向半掩的门口,这个点还不休息,那是因为他在等一个人。

    一阵冷风出来,让得大堂的温度又降低了几分,木门被推了开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处,正是那大白天消失的露露。

    只是和白天不同的是,此刻的露露少了一缕风尘气息,妙目带着复杂之色看向方铭,身上的衣服也是换了,从吊带长裙变成了苗族少女服饰。

    “你早就察觉出来了,是吧。”露露看着方铭,问道。

    “嗯。”

    方铭承认了下来,说道:“因为巧合太多了,恰好凌维就会来到这里,恰好凌维就会符合寨主条件,先前我询问过张威,他说是凌维决定的游玩地点。”

    “像凌维这样的家伙,对于他来说去哪里玩都一样,而你是他的伴侣,如果你说要到这里来玩的话,他决定不会反对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是有人故意引凌维到这里来。”

    从老k口中知道了自己和多宝鬼师的恩怨,方铭就在猜测了,凌维会来到这里可能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有人故意设的局,那么设局的人就是张威这一行人中的某位。

    所以方铭才会带着张威等人一起来到芭莎古寨,而先前面对着纸人抬轿的时候,露露果然是露出了马脚。

    在所有人都闭上眼睛朝着前面走的时候,露露却是睁着眼睛,而且并没有被这纸人抬轿给迷惑住,一个人溜进了寨子里。

    “我有些好奇的是,你如果不想暴露自己的话,为何要突然离去,你知道这样会引起我的怀疑的?”方铭看向露露,问道。

    “因为我想知道一个真相,而那是我唯一的机会。”露露看着方铭,“我不叫露露,我的真名是清依,另外我确实是芭莎古寨的人,只不过在我十六岁的时候便是离开了古寨。”

    清依自顾在方铭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昏黄的烛光映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给人一种泛黄的感觉,相反的,也许是卸掉了化妆品的缘故,此刻的露露,哦不,此刻的清依显得清秀动人。

    “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洗耳恭听。”

    听到方铭的回答,清依莞尔一笑,随即香唇轻吐,将那油灯给吹灭,整个木屋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只有木屋外有着一抹微弱的月光洒落进来。

    “我是芭莎的孩子,出生在芭莎古寨,我还有一个姐姐,她叫天依,我姐姐比我大一岁,我和我姐姐的感情很好,小时候爸妈去田地劳作,都是姐姐带着我,教我吹笛子,教我识字……”

    在清依的讲述中,方铭仿佛是看到了两个少女无忧无虑的成长故事,可少女情怀总是春,清依的姐姐天依后来喜欢上了一个外族人。

    其实芭莎古寨并不是真的就不与外界交流,芭莎古寨的规定是在二十岁之后不得离开寨子,而在二十岁之前却是可以走出寨子的。

    清依的姐姐天依喜欢外面的世界,经常会从外面带回来一些书籍,而在天依十七岁那年,走出寨子后遇到了一位流浪歌手,两人一见倾心,最终天依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予了那男子。

    对于天依来说,她向往着外面的世界,而那个年纪的女孩正是单纯的,可能一句文艺的情话就能将俘获她的芳心。

    也许只是冯唐的一句:春水出生出林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又或者是余秋雨的一句: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然而对于芭莎古寨来说,女孩子和外族结合这是大忌,天依的事情最终曝光了,寨子里的寨主勃然大怒,亲自将天依给关了起来,并且执行了宅规,将天依给送入了蛊窟,成为了毒蛊的食物。

    “你知道吗,当年的寨主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父亲,我和姐姐的亲生父亲,是他亲自将姐姐给送入了蛊窟,让自己被万蛊噬咬,活活折磨而死。”

    虽然看不清清依的表情,但是从清依那激动的语气当中,方铭也是可以感受出来清依此刻内心的情绪波动,这件事情对她的影响很大。

    “亲生父亲为了所谓的规矩而杀死了自己的女儿,说起来多么的大公无私啊,他是寨主,他要为寨子负责,但我只知道那是我的姐姐,我要替我姐姐报仇,我要毁掉整个寨子。”

    “没错,是我将凌维给引到这里来的,因为凌维符合成为寨主的要求,我知道只要鬼师知道凌维后,肯定是会动手的,而凌维曾经给我发过血誓,会无条件的答应我的一个要求,这个誓言谁都解不掉,因为那是我用我的第一次所换来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