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9章 芭莎古寨想不开吗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踏过木桥!

    一缕缕乐声突然传来,方铭等人都竖起耳朵倾听。

    “我听到了笛子和唢呐的声音。”张威说道。

    “好像还有当地的芦笙,还有鼓声,这不会是有人死了吧。”露露好奇说道。

    “这不是死人,而是在举办婚礼。”

    方铭摇了摇头,许多人对唢呐有一个误解,觉得唢呐只有在办丧事的时候才会用得上,但实际上自古以来的传统,红白喜事都会有唢呐,只是吹奏的曲调不同罢了。

    “结婚?难道是我弟弟……”

    凌楚楚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就要朝着乐声传来的方向而去,不过方铭却是拉住了凌楚楚,按照他对苗族的了解,苗族结婚有着一套繁复的程序,不会这么快结束,用不着这么着急。

    乐声是从最上方传来的,而寨子里之所以看不到其他人,方铭也是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去参加婚礼了。

    顺着上坡石头小道走着,乐声越来越清晰,到后面,方铭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了前方,凌楚楚等人同样也是一脸诧异的看向前方。

    在他们的前面有着一支迎亲队伍,诡异的是这支迎亲队伍没有什么白马,反而是有两顶红色的轿子,十几个男子抬着这两顶轿子,最前方是吹着唢呐和笛子的乐队,后面则是跟着一些妇女,正浩浩荡荡的迎着方铭这边走来。

    “两顶轿子,难道是有两个姑娘出嫁?”

    赵立看着好奇,然而方铭在看到这两顶轿子的时候,表情便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低声喝道:“闭上眼睛,不管听到什么碰触到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也不要回头,就一直往前面走,我没有喊你们睁开眼就不要睁开眼。”

    方铭的表情很严肃,凌楚楚知道方铭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当下点了点头,并且朝着后面张威等人说道;“都听方铭的。”

    “哦,好。”

    “肯定听。”

    张威等人按照方铭吩咐的闭上了眼睛,就这么朝着前面走去,只不过走的很慢,步伐也迈的很小,这是人的通病,在闭上眼睛之后,哪怕明知道前面是一条宽广的大道,也不敢大步走路。

    凌楚楚不知道方铭为什么要让她们闭着眼睛,但她对方铭是百分百信任的,此刻闭上眼睛之后,没走几步突然感觉到浑身有些发冷,就好像走进了冰窖一样,那股寒气扑面而来。

    不一会,她的身躯突然一颤,因为她感觉到那股乐声越来越近,而同时好像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小姑娘,走累了吧,要不要坐轿子啊。”

    凌楚楚差一点就要回头睁开眼睛了,不过在最后关头的时候想到了方铭的交代,这才按捺下来,硬着头皮继续朝着前面走。

    “姐,你怎么来了。”

    突然,自己弟弟的声音也是在耳畔响起,凌楚楚睫毛抖动了几下,就要睁开眼睛不过就在这时候,另外一道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记住我说的话。”

    是方铭的声音,这声音让得凌楚楚刚要抬起的眼皮又闭上了,索性不再管耳边的声音和不断有人拍的后背,继续朝面走着。

    直到……所有声音和动静都消失了,凌楚楚的耳畔才传来了方铭的声音。

    “可以睁开眼睛了。”

    听到方铭这话,凌楚楚迫不及待便是把眼睛给睁开了,不过随即便是嘴巴微张,显然是被眼前的画面给震惊到了。

    那支迎亲队伍依然还在,那两顶轿子也还在,只是那些抬轿和吹唢呐的人全变了,变成了一个个目无表情的纸人。

    “这……难道我们刚刚看到的这些人就是纸人?”

    后面的赵立声音都有些颤抖,纸人抬轿,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不好,露露不见了。”

    甜甜突然惊喊出声,凌楚楚等人回头这才发现队伍中少了一个人,露露的身影消失了。

    “放心,她没有事情,只是我让她去办一件事情去了,到时候会和我们汇合的。”

    方铭开口解释了一句,而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些纸人的后头,在这纸人迎亲队伍后面,有着一位盘着头发的中年男子,正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远来是客,鬼师让我来迎接各位。”

    男子脸上有着不少坑洼,看着有些狰狞,不过方铭却是含笑应了下来,答道:“何必这么麻烦。”

    中年男子深深看了方铭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是在前面带路,而凌楚楚则是有些好奇的小声在方铭耳边问道:“鬼师是什么?”

    “鬼师就相当于是祭司,因为生苗对鬼神这一方面极其相信,所以鬼师的地位很高,所有生苗男子在成年的时候都要请鬼师来家里剃发,如果放在我们汉族的话,那就是当地的阴阳先生,当然论地位那是要远远超过阴阳先生的。”

    方铭简单解释了一句,在汉族里,阴阳先生身份地位并不算多么尊贵,但是在苗寨,鬼师那是仅次于寨主的存在,寨主是一寨权力最大的人,而鬼师则是一个寨子里最受尊敬的。

    “方大哥,那鬼师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而且他知道我们的身份吗?”张威有些好奇问道。

    “自然是知道,也许此刻这路边草丛中趴着的一只蜘蛛就是那鬼师的眼睛。”

    方铭笑了笑,恐怕从他们踏入这寨子的时候,那鬼师就已经是知道了,从蛇群到后面的纸人抬轿都不过是试探罢了。

    “真的假的,怎么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张威下意识的双手在自己的手臂上摩挲着,眼睛则是东张西望。

    “方铭,我们就这样跟着他走?”凌楚楚也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来都来了,那还能回去吗,只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方铭倒是很随意,第一个跟在了男子的身后,凌楚楚等人见状也只能是跟了上去。

    和溪水的下半区一样,这里所有木屋的房门也都打开着,同样也都是没有一个人,如此左转右拐走了差不多有半里路,一座庙宇出现在了方铭等人的面前。

    在这庙宇之前,有着数十位苗人站在那里,披红戴花的,穿着本族的服饰,此刻嘴里正在唱着只有他们听得懂的曲子。

    “是阿维,阿维就在这庙里面。”

    凌楚楚的情绪有些激动,因为她收到的那张照片中,她的弟弟就是在这庙宇门口拍的。

    “别着急。”

    方铭拦住了就要朝着庙宇跑去的凌楚楚,笑着缓步走向庙宇,而这些苗人在看到方铭等人后,全都将目光看向这边,不少人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善。

    “我怎么感觉他们看我们的目光就像看仇人一样啊。”

    张威嘀咕了一句,其他人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就算不好客可也没有必要这幅表情吧,就好像我们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样。

    就在这些苗人用仇视目光看向方铭等人的时候,那位带路的男子却是用苗语说了几句话,这些苗人虽然还是有些不满表情,但最终还是纷纷退开,给方铭等人让出来了一条路。

    “鬼师在里面等你们了。”

    男子回头看了眼方铭,但他自己却没有踏入进去,方铭倒是一脸怡然自得的表情,丝毫不在意这些苗人不善目光,当先第一个走进了这庙宇当中。

    这是芭莎寨子的祖祠庙,一进入之后,方铭第一眼便是落在了最前方的一道身影上,那是一位将辫子给盘在头上的老者,那老者此刻也是将目光给落在了方铭身上。

    四目相对,方铭眉头皱了一下,老者的那一双眼神就好像是一谭深水一样,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苗疆十八寨,就算这芭莎寨子是十八寨之一,但方铭也不相信一位鬼师就有天级强者的层次,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苗疆十八寨的实力岂不是比起方家还要恐怖。

    “补天至尊的弟子,方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才,没有想到方公子也会来到我芭莎古寨这种小地方。”

    鬼师一开口便是直接说出了方铭的来历,这让方铭对这位老者更加忌惮的一分,自己是临时过来的,就这样还被这位老者给认出来了,那只能说明一点,所谓的生苗不与外界交流根本就是假的。

    至少,这鬼师对修炼界的事情很了解,否则不会这么快就认出自己。

    “阁下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想来也知道我这一次来的目的吧。”

    方铭此刻脑海中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存不存在故意以凌维为诱饵将自己给引到这寨子里来?

    “当然知道,方公子别着急,你还有几位朋友没有进来,等到进来之后我再一并说明吧。”

    鬼师说完低头拿着香朝着祖祠上的那位灵牌拜祭了几下,而凌楚楚几人也是迈进了庙宇的门槛之内。

    “方铭,我弟弟呢?”

    凌楚楚一进来目光便是在祖祠里搜寻,可整个祖祠除了鬼师一人之外再无一人。

    “凌小姐不用担心,令弟没有一点事情,更何况他将是我们芭莎古寨下一任寨主,没有人会害他的。”

    “啥?”

    听到鬼师的话,凌楚楚用一种惊惧的表情看向老者,她是被老者话里的内容给吓到了,自己弟弟成为了芭莎寨主,是芭莎寨的苗人都想不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