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你敢代我约战穆家吗?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场的人第一时间回头,却是看到一道青年身影从那门口方向缓缓走来,就在话音落下之际,身影便是来到了这操场上。

    “方铭哥哥!”

    王子琪惊喜的惊呼出声,而老院长沈自恪在看到方铭出现的那一刻,原本紧绷的老脸终于是松展开,那股让他坚持下去的那口气便是松懈了,整个人摇摇欲坠,仿佛要昏厥。

    毕竟是八十多岁的高龄,被人摔飞出去,如果不是凭借着心中那股气给坚持着,早就倒地了,现在见到方铭来了,他这口气也就松掉了。

    “老院长。”

    就在老院长即将昏厥的刹那,方铭上前扶住了老院长,同时体内一道巫师之力度入老院长的体内,这股巫师之力入体,对于老院长来说就好像是一股清泉,瞬间滋润他那几乎快要枯竭的身躯,让得他没有昏厥掉。

    “方先生,咳咳……终于等到你来了,我这把老骨头没有用,差点害的方先生你的雕像被毁,真是抱歉啊。”

    沈自恪想到当初他对方铭的承诺,那就是只要他活着一天便不会让人破坏掉这雕像,想到这里老脸上有着愧疚之色流露。

    “老院长,该说抱歉的是我,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方铭将老院长交给了王子琪,让王子搀扶着,而他的目光则是转身看向了方觉。

    “方铭,既然你来了那就更好了,战哥看上了这雕像,你把雕像让出来。”方觉看到方铭目光看向他,傲慢的说道。

    “你是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方铭看都没有看方战,只是眼睛微微眯起,说道。

    “什么话?”方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你现在选择自断一臂也许还能活着走出医院。”

    方铭这句话说的很平淡,然而落在方觉耳中,再感受到方铭眼神中的冷意,方觉发现自己竟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当下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堂哥。

    “方铭,你是我方家子弟,怎么能说出同室操戈的话,念在你还未到族里认祖归宗,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但要是再敢说出这样的话语,可便怪我这个做堂哥的不近人情,执行族规。”

    方战开口了,要知道当初在那酒店门外,意外败给方铭就让他心里很不满,如果不是大伯给压着他早就教训一下方铭了,而这一次想到自己要得到的是对方的雕像,这才压抑住怒火。

    “是吗,那么请问掠夺同族之人的修炼资源,是否违背的族规,又该如何处置的。”

    方铭冷笑着看向方战,不说他对方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归属,就算有的话,也不会任凭方家人将属于他的东西给夺走。

    “方铭,你知道什么,战哥是我方家年轻一代第一天才,未来将是我们方家的扛鼎大人物,族内的修炼资源自然是要优先给战哥,能够为家族的昌盛贡献自己一份力量,你应该感到荣幸。”

    方觉在一旁开口,只是他这话音落下,方铭直接是放声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充满着嘲讽和不屑。

    “如果是这样的方家的话,那么不加入也罢。”

    “放肆,你以为方家是你想加入就加入,想脱离就脱离的吗?”方战面色也是沉了下来,虽然拿走族人的修炼资源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但是这雕像他是自在必得的。

    “没有方家你现在早就被穆家的人给杀死了,享受了方家弟子给带来的好处,却不想为家族付出,天下岂有这样的好事。”

    因为方铭的出现,而且还有王成的人在,方战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到时候肯定会传出去,所以他必须要给自己一个站得住脚的大义。

    “说的也是,因为方家弟子的身份,让穆家人不敢对我下手。”方铭脸上露出了认可之色,好像是被方战给说服了一样。

    “知道就好,知道就赶快让开,将这雕塑给战哥。”方觉在一旁附和说道。

    “要我交出这雕像也不是不可以,我这人也是很通情达理的,这样吧,我与穆家有三年之约,既然你们想要这雕像,那不如宣告整个修炼界,三年之后代替我去和穆家约战,并且生死不论,要么穆家灭亡,要么你们死。”

    方铭笑吟吟的看向方战和方觉,方战的面色瞬间便是阴了下来,方觉更是嘴巴张的老大,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旁的王成听到这话,心里却是一凛,他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位补天至尊的弟子是丝毫没有打算将这雕像给叫出来啊。

    也是,这方铭要是这么容易屈服,又怎么可能当初和穆武结下那么大的仇怨,最后甚至还和整个穆家就对上。

    另外王成也看明白了一点,方战想要占据个道德上风,可惜的是他碰到的是方铭,此子是一点都不傻啊,一句话便是让得方战所搬弄出来的家族荣耀站不住脚了。

    没错,都是方家人,我确实是可以为了家族利益让出自己的利益,但既然我让出了利益,那家族是不是也得解决我的危机?

    你想要我的雕像可以,那你就去替我对付穆家吧。

    只是方战敢答应吗?

    这个答案王成用脚趾头都可以想的出来,方战不可能答应的,因为就算方战再天才,三年的时间也不可能成长到和穆家抗衡的地步,而方铭和穆家是死仇,方战不可能代替方铭去送死。

    可你方战不愿意代方铭接下这约战,那么你凭什么要拿走属于方铭的东西,就因为来自于同一族吗,这一点在道义上是站不住的。

    “这方铭真的是机智啊,短短几句话就将方战给逼到了道德下风,想要以大义来夺走方铭的雕像,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王成在心里暗叹,而那边方觉看到方战不说话,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了几下,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坏人必须他来做。

    “方铭,你还真的是巧舌如簧,战哥只是要你一个雕像而已,到时候族内自然也是会给你相应的补偿,你倔着不愿意交出来,分明就是心中没有将家族给放在眼中。”

    说完这话,方觉又故意朝着方战说道:“战哥,方铭这种目无家族的人,应该受到族规惩罚。”

    图穷匕见了。

    既然道义上不占上风,那就用实力来说话了,实力才是修炼界恒古不破的真理。

    “方铭,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雕像你是交还是不交?”方战沉声看向方铭,其实在他的心里是希望方铭不服软的,这样他就有理由狠狠教训方铭一顿,一解心中的不满。

    “交?凭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方铭冷笑,丝毫不在意方战的威胁,而此刻方战整个人的气势也是在不断的攀升,雷霆一击随时都准备着出手。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轻笑声却是在操场响起。

    “哟,方家同室操戈,这场面可是很少见到啊,这么有趣的一幕怎么能够错过。”

    这声音传来之后,从那校门口方向又出现了几道身影,而看到这几道身影的时候,方战的眼瞳收缩了一下。

    “是你们!”

    这几个人他并不陌生,尤其是领头的那位更是他最近几天恨意最深的对象,太一楼年轻一代天才吕正阳,三天前,他就是败在了此人的手上。

    太一楼的吕正阳,宗圣宫的一子……

    三天前的年轻一代大战,四大公子彻底换人,前十大门派那些隐藏的年轻高手纷纷出世,原本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场景彻底消失。

    “听闻这里有不少道兄齐聚,小妹和几位姐姐也来凑凑热闹。”

    念瑶冰也是出现了,不过这一次来的不是她一位女子,同样还有着两位位仙姿飘飘的女子,同为修炼界年轻一代十大美女中的其他两位。

    明月仙子,一身青色长裙,明月宗未来圣女,同为十大门派之一,整个人站在那里犹如明月一般清冷孤傲。

    陈婵婵,百花教教主之女,一颦一笑都充满着妩媚风情,举手投足之间,极具风情,款款迈步,吸引着不少男人的眼球。

    “这才过去了三天的时间,怎么,修炼界又有盛会了吗?”

    有老者声音传来,看到不断从校门口或者其他方向出现的人,方战脸色越加的阴沉,自己夺取同族他人的东西,本来就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自己和方觉肯定是不会泄露消息的,而王成估计也没有这个胆量,这么看来会将消息透露出去的只有他了。

    想到这里,方战目光看向方铭,眼神中有着凌冽的杀机。

    方铭毫不在意方战眼神中的杀意,他的眉头也是轻蹙了一下,因为他也疑惑,念瑶冰这些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方铭,琪琪。”

    而在这时候,一道身影朝着方铭这边跑来,这道身影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大柱。

    看到大柱的时候,方铭也是愣了一下,先前在登机前他让大柱先看下情况,可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大柱,大柱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