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44章 风水轮流转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你该叫我大伯啊!

    方天的这句话没有让方铭愣住,也让现场所有人都傻了,因为这个转折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方铭是方家人?

    这是一个让现场所有人震惊的结果,要这样的话,那为何当初穆家追杀方铭的时候,方家没有人站出来?

    而且在场的人也发现,方铭脸上的震惊表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说明身为当事人的方铭也是同样的懵B和震惊。

    所有人当中,要说表情最复杂的那就是方战和穆家人。

    被方铭击败让得方战心中极其不爽,如果不是自家大伯拦着早就动手找回场子了,可现在大伯却是告诉他,方铭也是他们方家的,而且还是和他同辈,那岂不是说他这一次是丢脸丢定了,根本就没有机会找回来了。

    要知道方家有一道铁则,那就是族人不得随便出手私斗,否则无论地位多么尊贵,都将会受到族规的惩罚,而且还是极其严厉的惩罚,曾经方家有一位天才,正是占着自己天资绝伦,深受上面长老喜爱,不顾族规私下将一位族人给废掉,而且那族人还不是嫡系,修炼天赋也就是一般,可最终的结果却是那位天才被长老亲自废掉修为,而后囚禁了三十年。

    所以,方战哪怕天赋再高,他也不敢违背族规对方铭出手,当然前提是要确定了方铭是他们方家弟子。

    “大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方家似乎没有沦落在外的族人吧,叔伯们在外行走也更不可能在外面留种的,毕竟这是咱们方家的铁律。”

    方战开口,按照方家家规,方家年轻弟子出山行走,不允许私定终身,也不允许在外留下子嗣,否则一旦被家族发现,那惩罚可不比族内私斗的惩罚轻到哪里去。

    正是因为有这一族规在的原因,方家从来没有沦落在外的族人,不过如果方家的年轻人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却隐瞒族里,这种情况难道就不会出现吗?

    方战不知道其他家族,但是他知道在方家是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的,原因很简单,方家有一件宝贝,据说这件宝贝和是方家始祖所留下的,每一位方家人在出生的时候都会在上面留下精血,一旦在外面有血脉子嗣的话,那些长老们便是可以察觉到。

    这件宝贝是什么,方战也不知道,整个方家也只有天级长老们才有这个资格,另外可能像大伯这样被家族当做下任族长继承人来培养的存在,知道的会稍微多一点,否则就是地级大圆满的方家强者也都一概不知。

    “我当然知道,但方铭确实是你的堂弟,而且刚刚我的精血和他的精血已经试验过了,可以完美融合在一起,方家血脉不会有假。”

    方天话里有所隐藏,要是换做其他方家弟子肯定是不可能留有血脉在外面的,但是那个人不同,要知道那位当初之所以离开方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一个女子。

    至于族里的那件宝贝之所以没有显露出来,那是因为当初那位是拿走了自己精血的,没有了他的精血,那上面又怎么会显露出来他的后代呢。

    方天说完这话,目光看向了方铭,而此刻方铭脸上已经是没有了惊讶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思索。

    他相信方天没有说谎,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毕竟他展露出来的只是地级二层的修炼天赋,虽然刚刚击败了方战,但在许多人看来凭借着不过是超越了境界的强大术法,属于动用了禁忌之术。

    地级二层的修炼天赋虽然不错,但还不至于让方家看在眼里,至于自己师傅的身份,连穆家都敢对自己出手,方家又怎么会在意?

    再结合方天先前拿走自己三滴精血的举动,方铭几乎是可以确定,自己应该是方家人。

    自己是方家人,而自己师傅又恰好给自己取名方铭,当初自己师傅说过,在自己得到了巫师传承之后,他就无法在自己身上推衍到任何信息,但是在那之前,也许自己师傅给自己推衍过,所以才有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二十多年前,自己师傅已经是拥有着至尊实力,方铭不觉得自己师傅要推衍自己的信息会有多难,所以这个姓名就应该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方铭,你确实是我方家人,具体的情况到时候我再详细告诉你,不过眼下先把你的问题给解决了。”

    方天目光转向了穆家族长这边,而穆家高层感受到方天的不善目光,心里一凛,一股后悔之色涌上心头。

    如果说他们知道方铭是方家弟子的话,当初绝对不会让穆武对方铭动手,就算廖凡大人因为和补天至尊之间的恩怨要出手对付方铭,他们穆家也绝对不会插手其中。

    如果知道方铭是方家人,就算这些事情都已经是发生了,就算真的有西方教会的大主教出现,他们也绝对不会发英雄帖,而是会私下动用穆家一切力量灭杀掉方铭。

    现在有方家出头,他们穆家还能奈何的了方铭吗?

    “方兄,方铭和我穆家的仇怨相信你也知道,你们方家子弟的命是命,难道我穆家子弟的命就不是命、更何况还有我死去的两位弟弟。”

    穆家族长开口,然而方天压根就没打算给他面子,直接冷笑道:“你们穆家一个家族欺负我侄子一人不说,小的打不过就来老的,一点脸皮都不要,那我是不是要上报我方家长老,说你们穆家欺负我族子弟,让我族长老来找你们穆家理论理论?”

    方天的话一出口,穆家高层脸色就变了,要是真的让方家长老出头的话,那就意味着方家和穆家两个家族的事情了,到时候他们穆家就没法善了了。

    “总之,你们穆家死去的那些人都是咎由自取,我这一次就私自做主了结掉这事情,以后你们穆家不许再找我侄子麻烦,更不允许动什么心思,否者等待你们穆家的就是我族的雷霆一击。”

    现场的人听到方天的话,一个个表情也都变得怪异起来,在几分钟前还是穆家以势压人对付方铭,没想到一转眼形式就变了。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可现在才过去三分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