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27章 血债该血偿了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夜深人静!

    王子琪已经是回到宿舍去了,此刻这操场就剩下方铭一人。

    看着那属于自己的雕塑,还有雕塑上的那双眼睛,方铭心中也是有着感叹,才一年的时间,这雕塑便是出现了眼睛,如果等到整张面部都显露出来的时候,就是他收获的季节了。

    同样的,先前之所以放那人离开,不是因为对方的方家身份,而是因为以他现在的境界,这雕塑没有达到地级八层根本就破坏不了。

    雕塑,是以他的精血凝聚而成,所以这雕塑和他之间一直存在着联系,而他的实力提升同样也是反馈在这雕塑上。

    平常人如果没有心生恶念或者邪念还好,一旦对这雕塑有什么心思,或者想要破坏雕塑,就会遭到雕塑的反击,仅仅是堪比地级八层的威压,就不是一般地级强者可以承受的。

    方铭自然也是看到了王子琪,只是他并没有在王子琪眼前现身,原因很简单,琪琪对他的那些情愫他心里很清楚,不过他只是把琪琪当做妹妹罢了,根本没有其他方面的想法。

    所以还是不见的好,时间长了,琪琪自然也就会将自己给淡忘了,更何况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医学院,学校里不缺青年才俊,琪琪肯定是会遇到各方面条件都很优异的男生。

    不过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点也是方铭没有现身的原因之一。

    穆家!

    穆家对于自己身边的情况进行过调查,知道自己和华家的关系最为亲密,所以对华家下手,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和琪琪的关系,恐怕也不会放过琪琪。

    自己现在虽然不惧怕穆家,可琪琪到底是个普通人,如果穆家要下手,琪琪根本就不可能躲得过去,所以在解决了穆家的事情之前,还是和琪琪保持拒绝。

    除了琪琪,还有自己亲生母亲那边也是一样,在穆家的事情没有解决前,方铭都不打算联系他们。

    而对于在京城的子瑜,方铭倒是不担心,只要子瑜不离开水木大学,那她的安危就没有问题,水木大学是国内最高学府,里面藏龙卧虎,就算是穆家也不敢到里面放肆。

    也许社会混混或者精神病可以在水木大学惹事伤人,但修炼者绝对不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凌瑶在水木大学里面时候并不会遇到危险,但一出校门口,就有修炼者在那候着。

    当然,不只是水木大学如此,京城中另外一所燕京大学同样也是如此,而且和水木大学不同的是,燕京大学校内,魑魅魍魉这等阴邪之物根本就不敢靠近,一旦进入瞬间就会被镇压的魂飞魄散。

    方铭的身前出现了一桶神灵之液,这神灵之液是储存在宝塔内的,而这段时间方铭也发现了宝塔的一个变化,那就是当他的手放在胸口处那观想之花的印记上,心念一动便是可以将宝塔一层内的东西拿出来。

    可以拿出东西,但却不能将东西给放进去。

    这桶神灵之液直接是浇灌在了雕塑上面,很快便是渗透到雕塑内部被彻底吸收,在这夜空之下,方铭可以清楚看到雕塑闪烁着一层银色光辉,比原来更加圣洁几分。

    做完这一步之后,方铭离开了学校,不过他没有返回叶家,而是在出了校园之后,直接给华明明打了一个电话,没多久华明明便是开着车来到了校门口。

    “去无锡!”

    “有没有搞错,大晚上的跑无锡去?”

    华明明听着方铭报出的目的地,一脸的诧异,这都快晚上12点了,这个时候竟然跑无锡去,光是开车都要三四个小时。

    “你想报仇吗?”方铭反问了一句。

    华明明愣了一下,马上便是明白了方铭话语中的意思,二话不说启动车子便是朝着高速方向开去。

    “那群陷害我家的龟孙在无锡是吧,一会到了给我个动手的机会。”

    方铭没有再理会华明明,而是坐在了后座闭目养神了起来,而华明明也是报仇心切,车子一路飞驰,原本需要四五小时的路程,愣是被他三个多小时就开到了。

    无锡太湖青衣府!

    一年前,青衣府灯火通明,然而一年后这里门可罗雀,里面也是一片黑暗,铁门上的铁索更是锈迹斑斑。

    “方铭,我们来这地方干什么?这里一看就没有人住。”华明明借着车灯光看到青衣府大门的冷清模样,好奇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在市里找一家酒店休息一下,等我给你电话。”

    方铭从车上下来,留给华明明这一句话后便是径直朝着青衣府大门走去。

    “哎,我说你怎么神神秘秘的,这大门都上锁了,你……”

    看着方铭离去的背影,华明明话说到一半便是戛然而止,在他的视线中,方铭走到那大铁门前,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是翻过了铁门,消失在了大门内深处。

    “算了,我先去睡一觉,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也够累的。”

    华明明开着车离开了,而方铭则是在青衣府内缓缓行走着,虽然已经是过去了一年,当初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然而依然是阴风阵阵,在一些房屋甚至空地上都可以看到一些符箓和法师做完法事后留下的道具。

    “一百六十三位兄弟,你们是因我而死,这血债我来替你们讨回。”

    方铭轻语,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股股阴风刮起,带着呼啸之声仿佛是在回应着他,这些当初被穆家给屠杀的青衣门精锐,哪怕是时隔一年,可依然是有怨念留在这里。

    穆家一日不除,这怨念便是不会消散。

    青衣府内广场上,方铭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而后直接进入闭目养神状态。

    深秋露水落下,方铭衣衫都已经被沾湿,寒气也可以弥漫整个府内,整个青衣府一片寂静,直到一声鸟叫声传来,乌鸦啼叫打破了这份寂静。

    方铭睁开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扬,穆家的人终于是来了。

    “方铭,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一声厉喝从远处传来,再然后便是冲进来了十几道身影,这十几道身影虎视眈眈的盯着方铭,而后分开在两侧,让后面几人走到最前方。

    穆家三长老穆严看着大刺刺坐在椅子上的方铭,老脸上有着一抹诧异之色闪过,一年的时间,眼前这小子竟然就突破到了地级二层,这修炼速度当真是恐怖。

    “方铭,见到我穆家三长老还敢这么坐着,你还真是放肆。”

    先前开口的穆家年轻人再次呵斥,在他们看来,方铭见到三长老和他们,应该是瑟瑟发抖一脸惊惧的,可眼前的方铭表情太平静了,而且脸上甚至还露出了笑容。

    “看来你应该是背后有人,既然老夫到来了,那就让你背后之人出来吧。”

    穆严看了眼方铭,却是放开自己的感知全力去感受周围,在他想来方铭之所以会如此有恃无恐的坐在那里,应该是身后有人在撑腰,或者那人就埋伏在周围。

    不过随即穆严的脸色便是有些难看起来,因为他感知全面放开之后,依然是没有发现有任何气机的存在,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周围没有人,要么就是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上让他发现不了,或者对方擅长隐匿之术。

    “你们终于是来了,知道我为什么会选在在这个地方吗?”

    方铭开口了,表情平静,低头拨弄着自己指甲,冰冷的声音传出,“因为这里有被你们穆家给屠杀的一百六十三位无辜之人的冤魂,唯有当着他们的面,把你们都杀了,才能让这些冤魂安息。”

    听到方铭的话后,穆家人全都愣住了,不过随即那些年轻人便是放声大笑起来。

    “真是大言不惭,境界有所突破就以为自己很强大了?还真是膨胀,三长老,我请求出战将此子给擒拿住。”

    跟随而来的一位穆家管事,四十多岁,地级三层,在修炼界也算是一号人物。

    “嗯,不过注意点,小心此子使诈。”

    穆严点了点头,地级三层对付地级二层是没有问题的,而他则是防备着四周,如果真有埋伏,也会第一时间被他给发现。

    “三长老放心,对付这小子,几招便可拿下。”

    穆家管事有这个自信,到了地级层次,每一个境界的差距都很大,高一个境界的对付低境界的,就跟一个大人对付小孩一样,轻而易举的事情。

    “方铭,我劝你还是乖乖跪下,等到我动手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好受了。”

    方铭抬起了头,视线从自己的指甲收回,目光看向这穆家管事,而穆家管事接触到方铭眼神的刹那,身躯为之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眼神对视的那一下,他这心里突然有些发寒,就好像被一位强者给盯上了一样,不过很快他就挥散掉了这种念头,方铭不过是地级二层,怎么会是强者。

    “诸君看好了,血债就从他身上先开始。”

    冰冷的声音从方铭口中传出,而下一刻,所有穆家弟子全都惊叫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