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2章 平局~第293章 斗法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颜海来说,如果没有这个赌约的话他根本不在意谁输谁赢,但是有了先前的赌约,他无法接受吕智辰输了,因为吕智辰输了也就意味着他输了。

    “智辰,不要那么武断,就这么几张照片你就能确定你输了?”吕智辰身边的老者也是开口提醒道。

    “钱老,我知道的,这一次确实是我输了。”

    吕智辰这么说,那老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沉着脸。

    “你怎么可能会输的,你们两人先前交谈的时候分明就是认识的,分明是串通好的。”

    颜海要疯了,这个结果他不能接受也无法接受。

    “闭嘴!”

    吕智辰直接是怒喝道,“你以为灭门书是写着玩的吗?”

    灭门书三字一出,现场脸上本来有不少怀疑之色的人全都色变,怀疑之色消失不见。

    灭门书,没有人会一灭门书来开玩笑!

    “输了就是输了,虽然我想给我父亲报仇,但也要赢得堂堂正正。”吕智辰看都没有再看颜海。

    不过,吕智辰没看不代表方铭不看,此刻方铭正是用笑吟吟的目光看向颜海,“接下来,不用我说了吧。”

    颜海表情变得难看起来,他当然不想兑现赌约,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和爷爷。

    颜洪涛此刻内心也是充满怒火,就想一巴掌拍死方铭,但他只能压住怒火,因为这赌约是他孙子当着这么多人亲口承诺下来的,而且他也是点头答应的。

    如果这时候毁约,整个颜家的名声就没了,虽然修炼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但表面上大家还是维护所谓的规则的。

    “爷爷!”

    颜海苦着脸求救,然而颜洪涛只是冷哼了一声,“自己许下的赌约那就自己去完成,我颜家人既然敢赌那就输得起。”

    颜洪涛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纷纷露出钦佩之色,不愧是人级九层的强者啊,这气魄就是非同一般。

    方铭也是眯起了眼睛,颜家这位老家伙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的果断,这样的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今天他让颜海爬着出去,对方必然会记恨在心。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颜海整张脸都垮了下来,他知道,爷爷这是放弃他了,选择让他受辱来给外人留下一个颜家言而有信的形象。

    “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

    颜海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方铭,而后慢慢蹲下身子,足足蹲了十几秒,最后一咬牙,这才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手脚划动,颜海没有任何的停留,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狗一样朝着门口爬去,爬到门口的那一刻整个人站起,头也不回的就跑开了。

    他,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里了。

    茶楼大厅内,现场一片寂静,对于前来围观的众人来说,他们知道眼下颜家人心中充满了怨气,所以没事还是不要开口,更何况这一次吕智辰那边输了一局,那几位支持吕智辰的大佬估计也是憋着火,这时候要是乱说话,触到这几位大佬的眉头可没有好果子吃。

    现场的众人当中,唯独陈家人是最高兴的,看到颜海爬出去,不少人甚至还露出了解恨的表情,因为颜海先前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吕智辰没有说什么,目光看向了方铭,“第一场你们赢了,第二场比试,找一块地,你我双方分别点穴,最后再分高低。”

    “第二场你们来挑选地方。”

    听到吕智辰的话,不少人脸上都带着惊讶之色,在已经输了一局的情况下,吕智辰竟然还让陈家来挑选第二轮比试的场地,这未免心也太大了。

    要知道灭门书上面的挑战总共就三轮,如果输掉了两轮那就意味着这一次挑战失败了。

    众人当中,唯独方铭心里知道,吕智辰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这就是吕智辰的性子,不愿意占人便宜,或者说这些年来支撑他的就是给父亲报仇的执念,而他希望这个仇可以报的正大光明,而不是用一些低级的手段。

    “第二轮的地方我已经是挑选好了,在这茶楼三里外有一处小土丘,我们就在那里各自点穴。”

    陈汉生直接开口,实际上在接受灭门书后,他心里很清楚,只有前面两轮才是陈家唯一的机会,第三轮比斗的话,陈家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原因很简单,比斗可以请外援,对方背后有强者撑腰,在斗法上陈家是没有一点机会的。

    “好。”

    吕智辰答应了,方铭看到吕智辰嘴角不易察觉的一抹笑容,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位陈师兄这一次可能是上当了。

    一行人没有过多的废话,各自上车,陈家人在前,其他人的车子在后面跟着,一排车子最后在一处靠近郊区的小山丘停下。

    说是山丘也不恰当,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小土包,离着不远处就是环城高速,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里并没有怎么开发,只是种了点花草。

    陈汉生带着众人来到土丘,直接是开口说道:“就是以这块地位中心,方圆一公里之内点穴,我陈家点的穴位是这个。”

    也许是怕被吕智辰抢先了,陈汉生直接是来到了土包的某个点,表示这就是他所选择的穴位。

    看到陈汉生选择这位置,吕智辰没有说什么,不过方铭眉头却是皱了起来,等到他看到吕智辰走到不远处,蹲下身子开始用墨水画线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苦笑之色。

    第二轮,陈家输了。

    “自己这位陈师兄是上当了。”

    方铭微微一叹,吕智辰虽然要光明正大的赢,但并不是说就真的一点心机的,方铭几乎是可以确定,在下了灭门书之后,吕智辰便是一直盯着自己师兄的一举一动。

    自己师兄找到这块地,吕智辰肯定也是知道的,甚至第二轮让自己陈师兄来挑选,实际上就是想要将自己师兄给引到这里来。

    方铭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原因很简单,这块地存在一个很特别的情况,这是母子地。

    何谓母子地,意思是说一地穴,在这地上可以点出两个穴位,如果分别只是取其中一个的话,那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如果两个穴位同时点中下葬的话,那个母坟的风水就会流逝,变成滋润子坟。

    现实中,这样的墓地也不是没有,有的人家给祖上上坟的时候,会发现有的先祖的坟墓上方没多远的地方也会有一个坟。

    对于这些后人们来说,他们认为这是假坟,是以前先人怕被人盗墓所弄的假坟墓,但说实话就算是有盗墓贼,一般也不会去盗这些平民的坟墓,因为不划算。

    所以,假坟只是一个说法,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地是母子地,一地结双穴。

    方铭一眼便是看出,自己这位陈师兄所挑选的是母子地中的母穴,从目前看来确实是风水最好的,可一旦吕智辰点到子穴,这母穴的风水之气就会源源不断的流入子穴,彻底成为一个废穴。

    “我也挑好了。”

    那边,吕智辰脸上带着笑容,他的目光没有看陈汉生而是看向了方铭,给了方铭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哈哈,这一轮你又输了。”

    陈汉生看到吕智辰挑好之后,老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第二轮他胜出了,这一次灭门书挑战陈家赢了。

    吕智辰没有说话,方铭叹了一口气,看向陈汉生,有些无奈的说道:“陈师兄,这一轮是你输了。”

    “我输了?”

    陈汉生愣住了,这块地他研究足足有半个月,怎么可能会输的?

    “方师弟,是不是你看错了,这地最好的穴位就在这里。”

    围观的众人,也是被方铭的话给搞糊涂了,他们发现了一个很怪异的地方,第一轮是吕智辰主动认输,第二轮轮到这位年轻人,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一场涉及到灭门书的挑战,他们几乎都要认为方铭和吕智辰是故意戏弄他们。

    方铭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起了一把铁铲,将陈汉生和吕智辰各自所画出的穴位直接铲了一条小渠出来。

    “陈师兄,你倒点水进入水渠吧。”

    陈汉生一脸疑惑但还是按照方铭所说的去做了,从车上拿下来了一桶水而后倒进了水渠中。

    接下来,让得陈汉生目瞪口呆和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陈汉生所挑选的那个墓穴位置和吕智辰的那个穴位相比,地势上要更低一点,可现在陈汉生所倒下的水,顺着那水渠朝着吕智辰那边的穴位流去。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谁有人都知道的常识,可眼前的这一幕便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母子坟,母坟气场是朝着子坟流动的,陈师兄,这一轮确实是你输了。”

    方铭看向陈汉生,陈汉生整个人呆在原地,半响之后脸上带着失落之色,“是,这一轮是我输了。”

    母子坟,陈汉生听说过,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会栽在了这上面。

    灭门书,前面两轮挑战到此结束,双方打成了平手。

    这一轮,我陈家输了。

    说出这句话对于陈汉生来说很艰难,因为,这一轮输了意味着他们陈家刚刚看到的一缕希望又灭了,又一次跌入万丈深渊当中。

    如果可以,陈汉生真的不想认输,哪怕是知道这是母子坟,可只要他不认可,除非对方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

    关系到陈家整个家族的生死,陈汉生平日里就算是行事在光明磊落,这时候该耍赖也会耍赖,而且他相信任何人站在他这个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然而,这话是他的方师弟所说的,陈汉生没法否认,因为没有这位方师弟他陈家第一轮就输了。

    成也方铭,败也方铭吗?

    听到陈汉生认输,吕智辰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而他身后的那几位前来撑场的老者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现在,局面又回到了他们的预计当中了。

    说实话,吕智辰第一轮输了,他们心里都微微有些紧张,要是第二轮也输的话,那吕智辰这一次的挑战就算是失败了。

    吕智辰的生死他们并不放在心上,但吕智辰后面站着二公子,如果吕智辰输了,那丢的是二公子的面子,这是他们所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陈家人看向方铭的表情也很复杂,是方铭将他们从深渊中给拉出来,可现在又将他们给推向了深渊。

    该感激还是该恨?

    陈家人说不出心里的感受,陈心怡俏脸也是露出绝望之色,前面两轮没有胜出,第三轮,陈家没有机会了。

    灭门书上第三轮的挑战很简单,斗法。

    斗法,整个陈家只有陈汉生一人算是有点实力,而陈心怡只能算是风水刚入门,其他陈家人都只是普通人。

    虽然说,斗法可以邀请外援,可陈家这边根本就没有一个帮手,这第三轮他们是输定的。

    “天要亡我陈家。”

    陈汉生声音带着悲戚,仰天长叹了一声。

    “爸,我终于是给你报仇了!”

    吕智辰那边身躯也是微微颤栗,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他足足等了几十年,现在,大仇即将得报,他怎么能够不激动。

    在场的人,不少人看向陈家的目光也是带着一缕同情,不过,修炼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实力不够就只能是任人宰割。

    “方师弟,谢谢你这一次的鼎力相助。”陈汉生朝着方铭重重的鞠了一躬,“只可惜我陈家恐怕是无法报答方师弟相助之恩了,如有来世,师兄我再报答。”

    听到陈汉生的话,方铭微微一愣,一脸疑惑说道:“陈师兄为何说这样的话,不是还有第三轮比试吗?”

    陈汉生脸上带着苦笑,“第三轮,不比也罢。”

    “为什么不比,既然知道会输,那为什么不赌一把,也许奇迹会出现呢?”

    方铭的话一说出口,现场一片哗然,不少人更是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方铭,人家吕智辰后面站着四位人级后期的强者,随便一位都可以灭掉一个陈家了,陈家拿什么去跟人家斗。

    “我倒是希望陈家敢接这第三轮,至少这样的话,老夫可以教训一下这小子。”

    吕智辰身边的一位老者看向方铭的目光带着杀机,一个小辈而已,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哗众取宠,换做其他地方他早就一巴掌拍死了。

    陈汉生犹豫了,他之所以不打算比第三轮,是不打算再自取其辱,因为他知道斗法的时候对方肯定不会留手,不想陈家人再遭到虐杀。

    可经过方铭这么一问,陈汉生心里确实是有些犹豫,真的不最后拼一把吗?

    “第三把,我陈家不放弃,就算是输,那我陈家也要站着输!”

    陈汉生,最终做出了决定,而对于他的决定,围观的人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因为在他们看来,陈家这是最后的无用的挣扎。

    “好!”

    吕智辰大声应了下来,他心中希望的就是陈汉生可以应下来这第三轮,因为这意味着他就可以亲手杀死陈汉生,报仇,就是要手刃仇人。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立下灭门书的原因,否则如果只是杀掉陈家人,完全不需要他出手,他要的就是亲手杀死仇人、灭掉陈家。

    第三轮,斗法!

    车子朝着魔都郊区而去,在那里有着一个属于修炼界的庄园,这是修炼界的某个家族的地产,这一次便是拿出来当做第三次斗法的场地。

    车子上,陈汉生和方铭还有陈心怡以及陈大钊兄弟两人在一辆车上。

    “方师弟,虽然师兄我应下了第三场比斗,但说实话,第三场比斗我没有一点的把握,斗法,除了我之外,陈家拿不出其他人了。”

    陈汉生在车上也不隐瞒了,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位方师弟也看的出来,不过说完这话之后,陈汉生立刻补了一句,“方师弟,我没有让你出手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方师弟你帮我们陈家赢了一局已经是很感激了,最后一轮就靠我们陈家自己了。”

    陈汉生怕方铭误会,因为他真的是没打算在让方铭出手,而且他也不觉得方铭出手可以改变结局,对方必然是会让那几位人级后期的强者出手的,让方师弟上只会给对方一个光明正大废掉方师弟的机会。

    “方师弟,我陈家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不过那颜洪涛并不是真正心胸开阔之人,这一次你让颜海爬着出去,让颜家丢尽了脸,以我对颜家的了解,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方师弟你要小心。”

    方铭脸上带着笑容,“颜家我自然会防着,不过我觉得咱们现在不是讨论这问题的时候,陈师兄,咱们现在该研究的是接下来这一轮怎么才能够赢下来。”

    听到方铭的话,陈汉生愣住了,陈大钊两兄弟却是无奈说道:“赢,那什么赢,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跟拳王进行拳击,怎么可能会赢?”

    唯独一旁的陈心怡听到方铭这话,妙目有着一抹异彩流过,看向方铭,“方先生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听到自己孙女的话,陈汉生也是想到了什么,老眼中也是出现一缕期待之色,看向方铭。

    不过,当方铭下一句说出来,陈汉生和陈心怡燃起的期待之色消失,而陈大钊兄弟两人更是垂头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