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四章 文气

九灯和善Ctrl+D 收藏本站

    沈自恪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还有着浓浓的震惊之色,很显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哪怕是过去了这么多年都让他无法忘记,甚至还在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秦德峰包括琪琪和大柱等人已经是被沈自恪所说的话给吸引住了,只有方铭看了沈自恪一眼脸上露出了思考之色。

    “老道士带着我在整个校园游逛了好几天,每天在不停的地方停留,什么也不说,甚至有时候一站就是一个小时。”

    “正当我想着到底该从哪里抓到这老道士破绽的时候,老道士带我来到了校园内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现在所站立的位置。”

    沈自恪的话让得秦德峰等人下意识的看了看脚下,随即再次露出聆听之色。

    “当时老道士来到这里之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样物件,那物件我当时没认出来,不过后来知道这是罗盘,老道士拿着罗盘摆放在地上之后盯着罗盘一会,嘴里念叨着我听不懂的话,片刻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柄铁铲,指着一个地方让我挖。”

    “我虽然不相信老道士,但想到老校长的交代,最终还是按照老道士的吩咐拿着铁铲开始挖起来,前面还好,然而当我挖到三十公分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挖不动了,明明是一样的泥土可铁铲就是铲不下去。”

    铲不下去?

    秦德峰几人脸上都露出疑惑之色,这土怎么会铲不下去,除非下面是碰到了岩石了,但老师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下面依然是泥土。

    “我不信邪还要继续下去,然而老道士却是阻止了我,没多久老校长就过来了而且还拿过我手中的铁铲就要继续挖,正当我打算提醒老校长的时候,却看到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校长竟然一铲下去轻松的就挖出了泥土。”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自恪的情绪似乎是有些激动起来,“然而老校长因为用力的缘故,铁铲削到了他的脚,直接是把半边脚掌都被削下来,鲜血当场直流。”

    “我一看这情况不对劲立马上前搀扶老校长,可谁能想到,这时候身后竟然传来了老道长的爽朗的笑声。”

    “成了,哈哈,以血代水,才如泉涌,这局倒是可以布置了。”

    老校长被铁铲削掉了脚身后老道士反而大笑,沈自恪当时就怒目瞪视老道士,不过老道士压根没有理会他,只是朝着老校长说道:“就是这里了,在这里布下局可保医学院文气汇聚百年不散。”

    更让沈自恪想不到的是,老校长不但没有因此而生气,相反的听到老道士的话后脸上竟然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沈自恪愤怒,他觉得老校长已经是被这老道士给骗的着了迷了,他必须要阻止老校长继续被骗下去,然而就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老道士却是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面黄色的旗帜,上面密密麻麻画满了符文。

    老道士将旗帜丢尽泥坑当中,下一刻,泥坑中先前老校长的那些血水竟然开始慢慢的出现变化,到最后化作了一股清泉涌了上来。

    正是这一幕震撼住了沈自恪,让得沈自恪呆愣在原地都忘记了要说的话,只是傻傻的盯着泥坑。

    地下水,这一点沈自恪自然是知道的,可前一刻还是干涸的泥坑下一刻突然涌出泉水,这让沈自恪明白绝对不可能是地下泉水。

    可不是地下泉水,那又该怎么解释眼前这一幕?

    然而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当泉水上涌之后眼看着就要溢出的时候,老道士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箓而后贴在了这泉水之上。

    这符箓贴下去之后,整个泉水就再也没有上涌,就这么和地面表持着平衡,没有一滴泉水溢出。

    这两幕,可以说是让沈自恪多年的认知全都被推翻了,他可以确定这不是魔术,因为这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溢满则亏,光靠老道这张符箓是镇不住的,必须要借助其他东西镇压住这文气,以免文气外泄。”